自2020年年初冠状病毒开始大规模蔓延以来,抗疫形势仍在扩大,尤其是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研究更是被大部分国家提上了重要议程。

根据冠状病毒研究最新进展表明,美国总统特朗普所青睐的药物其实对新冠病毒没有任何益处,这是怎么回事呢?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等世界领导人吹捧抗疟药羟氯喹是COVID-19的一种治疗方法,但一项针对近10万人的研究表明,这种药物与死亡风险增加和心律失常有关。

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布里格姆妇女医院心脏和血管中心的曼德普·梅赫拉和他的同事分析了接受COVID-19治疗的96000多人的健康记录。这项研究来自六大洲671家医院的患者。大约15%的患者接受羟氯喹,相关药物氯喹,或者这两种药物中的一种配以抗生素。但是结果并不乐观。

与未服用药物的人相比,四个治疗组的人更有可能出现心跳紊乱或心律失常。虽然他们的结果没有显示因果关系,但是毫无疑问,只有参加临床试验的人才会服用这些药物。

另一项对雷姆德西韦的试验表明,它缩短了因COVID-19而住院的患者的康复时间。马里兰州洛克维尔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约翰·贝格尔和他的同事研究了1000多人参加的随机、双盲试验,发现服用雷德西韦的人的中位恢复时间为11天,而服用安慰剂的人的中位恢复时间为15天。但是具体的研究结果需要专家进一步的认证。

此外,有个好消息是在5月22一项关于-DNA疫苗保护猴子免受冠状病毒感染的研究,猴子在接种了抗这种病毒的DNA疫苗后,受到了保护。由此看来,疫苗的进步的肉眼可见的,全世界都在为疫苗的研究而奋斗。在该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开发了六种基于冠状病毒蛋白质的DNA疫苗,称为spike,并在恒河猴(Macaca mulatta)中进行了测试。这些动物的抗体反应与猕猴和从SARS-CoV-2感染中康复的人的反应相似。

研究小组随后给接种过疫苗的猴子注射了一定剂量的冠状病毒,这些猴子只患了轻微的疾病。与未接种疫苗的对照组相比,动物体内的病毒增殖率普遍较低,这可能是因为接种疫苗的动物的免疫系统抵抗了病毒。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在猴子身上适用的疫苗对人类也会起作用呢?其实不然,我们知道疫苗通常通过触发人体的免疫反应来起作用,免疫反应产生抗体来抵御特定的病毒。但有些病毒不能刺激保护性抗体反应,这意味着不能保证每种疾病都能研制出疫苗。人和动物的免疫系统存在一定的差异,起到的免疫效果必然不同。

于是,科学家将线索转向了人类,纽约洛克菲勒大学的戴维德·罗比亚尼和他的同事研究了68名从SARS-CoV-2感染中康复的人,发现他们都产生了不同数量的抗该病毒抗体,这些抗体的一部分强烈阻止了冠状病毒入侵人类细胞。由此看来,设计一种疫苗来诱导这些有效的抗体可能是有效的。无论是希望有多渺小,我们必须尝试,才能到达成功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