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意大利的老太太,80多岁了,就像阳光,非常的开朗,我们在一艘邮轮上相识,本以为她和我们一样只是短期旅行,没想到她是一直跟着船务组在海上漂,这么大年龄了,为何不住在陆地上呢?

01

有一年我带着儿子乘邮轮,为期15天,在邮轮上认识了个意大利老太太,满头银发,开朗热情,她操着并不流利的英语熟练的给我们介绍邮轮上好玩的场所,好吃的东西,说我儿子跟她孙子一样大,她还经常多拿了巧克力来跟我儿子分享。

儿子非常喜欢她,应该说很多人都非常喜欢她,邮轮到港后,她跟我们挥手道别,说要跟船务组开往埃及了,我诧异地追着问,她说,从三年前,她就一直跟着邮轮生活了。

邮轮一别,我和老太太互留了联系方式,有时候也会视频聊天,慢慢地,知道了她的过往。

02

老太太名叫约瑟芬,中产家庭出身,射手座,年轻时就喜欢到处玩,她和她的丈夫都是海洋和溶洞爱好者,她们两人是在中国认识的.

所以她一直说,中国,是她的幸运地,她也会隔段时间,就来一趟中国。

意大利是个风流的国度,我记得当年我被公司派驻国外,去意大利分公司时,同事问我,有几个男朋友,我诧异地回答,一个。

心里想的是,难道能脚踏许多船,不怕翻船吗?结果意大利同事对我说,你留在意大利吧,我们这里可以有八个男朋友,同时!

公司的附近有条河,每到晚上,都会有很多情侣把车停在河边,伴着河水荡漾,就见那车也跟着荡漾,所以那条河被戏称为情人河,要知道,情人节也是起源于意大利,这就是浪漫的发源地。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约瑟芬出落得标致风流,这样的美人自然追求者众多,可她一个都没看上。

她与他们约会,接吻,进行身体的探索,最后像一只蝴蝶,飞离他们,直到她在云南遇到了她生命中的缘分。

从此夫妻俩一起去潜水,一起去爬山,孩子出生才一岁,他们就带着孩子爬华山,而且是走上去的。

两人一共四个孩子,继承了父母的高颜值,散落在意大利,法国,美国和新加坡,等孩子们都长大后,约瑟芬夫妻俩又开始了各种探险,譬如百莫大,譬如马里纳海沟。

五年前,老伴查出了肺癌,而且是晚期了,老两口觉得与其痛苦的化疗,不如生命中再自由一下,取得了子女的支持后,两人卖掉了房产,跟一个船务公司签订了五年的合同,夫妻俩成为了邮轮的长期乘客,一年无限次,只要他们想,就都可以上船,但必须提前两个月订票。

03

03

就这样,夫妻俩一年在海上的时间就有10个月,他们一起看日落日出,遇到不同国家的人,因为邮轮不会选择风浪太大的海域,而且船上医疗,饮食都方便,老两口的日子相当滋润,甚至和船务组都处成了家人。

偶尔遇到像我这种很聊得来的,就加邮箱,分享一些见闻和日常,老两口就像两个大孩子,童心未泯,又满怀真诚。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多,在一次去印度的旅行中,老伴终于在夕阳下永远倒在了约瑟芬的怀中,等到了印度,约瑟芬申请火化,将他的骨灰撒在了恒河。

老伴说恒河是圣河,骨灰撒进去,轮回后争取还能再相见。

约瑟芬吻着骨灰盒,把她最爱的人留在了恒河,离开印度的那天夜里,她梦见老伴站在恒河里,温柔地看着她,给了她一个飞吻后就没入了河中。

约瑟芬回意大利待了半年后,选择回到了邮轮,依然如同老伴在世的快乐,她说,她要带着那份快乐继续下去。

就这样,约瑟芬又开始了在邮轮上的生活,把快乐带给遇见的每一个人。

04

04

一天,儿子想约瑟芬奶奶了,就和她视频,我发现她情绪不对,哄了儿子先去读绘本,赶紧问她出什么事了.

她说前两天,她打开邮箱,收到二儿子发来的邮件,说大儿子在美国遇难,老年丧子,这让约瑟芬很难过。

听老二说,警方的通报是大儿子一家在超市购物的时候,遭遇匪徒无差别攻击,等到警察赶来,一家三口都遇难了,老二现在正准备奔赴美国,处理后续事宜。

我赶紧安慰约瑟芬,并跟她说,我哥哥在美国,如果要接送,找律师可以找我哥哥帮忙,并把我哥哥电话留了给她。

这个坚强的老人和二儿子一起,安葬了大儿子一家,二儿子想接老妈跟自己住,约瑟芬拒绝了,她又回到了她热爱的大海上。

她说,只有她在海上,她觉得老伴就在身边,那些吹过的风里有他,下过的雨里有他,他们一起遨游过四大洋,所有的海水里都有他的味道。

新加坡的女儿几次想留下妈妈,可约瑟芬总是住了没几个月就回到了海上,转眼她都82岁了,身体还是很硬朗,一头银发灿烂。

有几次,儿子一家或是女儿一家,都跟着一起来邮轮旅行,但是在公海的几天,都没有任何信号,儿子是做金融的,明明说没事的,最后一旦没信号了,急得跳脚。

女儿也一样,平时手机不离手的,一旦没有信号,脾气就开始暴躁了。

孩子们倒都是挺开心的,最大的11岁,最小的3岁,在奶奶的带领下,在邮轮上每天都玩得很嗨皮。

05

05

但是后来,儿子女儿再也没有上过邮轮,约瑟芬慢慢地也很少回陆地了,她说,儿女有儿女的生活,不用绑定.

加上外国人的亲情也没那么浓郁,每年几场问候就可以了,约瑟芬一直说,她女儿跟她通电话的次数还没我多。

我心里偷乐,我儿子跟着她,现在意大利语特别溜,还会了点法语,我最喜欢看他们两人隔着屏幕手舞足蹈的聊天。

老太太会把年轻时的见闻趣事,还有海底的各种风貌讲给儿子,现在儿子的知识储备远远的超过我。

我曾经问老太太,她现在年龄上去了,邮轮有年龄限制么,她说她当初签了五年,回头续签试试,她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接受她,但无所谓了,她估计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反正快乐就行。

照老太太这个心态,我想海上才是她的归宿,只要能上船,她就一定不会长期在岸上。

其实约瑟芬老太太的生活,我是羡慕的,但真正去执行,还是有各种条件限制的,譬如身体素质好,譬如吃得惯等。

但这种对自由的渴望是每个人都追求的,青年中年可能会因为各种限制,不能去追求自己想过的生活,老了不要再去限制自己,有时候自己以为的需要并不是别人真正的需要。

譬如你觉得子女离开你就不行了,其实你真正放手,子女过的也挺好的,为了别人一辈子,该为自己好好活了,像约瑟芬老太太一样,活出自己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