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19大型客机是我国首次按照国际通行适航标准自行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喷气式干线客机,于2007年立项,2017年首飞,2022年9月完成全部适航审定工作后获中国民用航空局颁发的型号合格证,将于2022年底交付首架飞机。中共中央、国务院9月29日对C919大型客机取得型号合格证,向国务院大型飞机重大专项领导小组、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并C919大型客机项目各参研参试参审单位和全体同志致贺电。可见这一项目的战略价值。

C919的意义是极为巨大的,对于中国航空工业而言,能够交出这样一份产品,背后是数十年的投资、研发、标准设置和艰苦谈判,换来的则是一个参与万亿级别市场的机会,带动的是数百个乃至上千个上下游承包公司企业,并且可以预见,这会让中国制造进入高端市场的自由王国。

世界商业飞机市场基本上在90年代后就被波音和空客瓜分,这部分市场的利润也被美欧两个经济体瓜分。世界范围内几乎再找不到足以与这两家企业竞争的对手。当然,相对来说商业飞机制造业的利润率并不算高,不过基于其数额,绝对数依然是非常可观。

更重要的还是C919的带动能力。飞机制造的特点在于高度复杂,上下游涉及的企业非常多而且加入的门槛很高,因此其项目带动和对于制造业的整体提升将带来巨大的帮助。之前我们直接采购波音和空客飞机,只能分享其中一小部分的利润,如部件生产组装,其占比很低。而现在我们使用的C919则可以接触一架商业飞机的绝大部分领域,这都是从无到有的过程。

很多人认为C919是“造壳”,其实姑且不论机身结构本身就有不小的技术难度,事实上大部分子系统上C919都是采取中外合资的模式联合完成,这也意味着中国企业事实上就在分享这个型号研发所带来的技术革新。当然,最为重要的发动机我们是很难实现技术分享的,这还是取决于航发技术的自我发展。

通过C919这个项目,我们带动了一系列航空制造业,吃透了相关技术及其技术标准,可以说收益非常巨大。中国航空制造业也因此向着全领域、大深度、高标准的方向迈出了巨大且重要的一步。这些技术不仅仅可以在商业飞机上运用,更可以在军用以及其他领域上运用,并且成本更低,还可以培养大批团队和人才。这种增益是巨大的。

当然,在C919之前,ARJ21支线飞机的研发事实上也一路磕磕绊绊地走了过来,为C919积累了大量的经验。现在两型商业飞机都已经或即将投入商业运营,这可以说是中国航空工业的质变。

可以说,中国已经具备了研发成熟大型商业飞机的大部分能力,这些能力可以形成配套完善的产业链,进而参与瓜分巨大的全球市场。未来“一带一路”倡议的沿线国家将成为中国C919的重要争取对象,而参与这个高端市场的竞争,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进步。中国未来的国际领导力,也有一部分将出自于尖端制造,C919的相关产业将是这种国际领导力的重要支撑。

“我有而你没有”,这种情况就很容易获得权威。

C919之后我们还会有一系列新的型号研发,而C919将这最难的第一步迈出去,未来的后续型号将会减少很多挑战。C919的战略价值巨大,能够获得适航证更是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