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和共产党两党之间的兵锋相对,从某种程度上也是蒋介石和毛主席的对弈。

国民党几十年的发展,也出现了一批颇具才能的军队领导者,桂系的李宗仁和白崇禧也成为了典型代表,他们对毛主席也都有过评价,他们的评价出发点也和蒋介石不同。

李宗仁白崇禧的评价都是毕恭毕敬的,但蒋介石,可以用字字诛心来形容。

白崇禧和李宗仁眼中的毛主席

白崇禧的军事能力其实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有目共睹。

在战争方面,当年红军在被国军“围剿”的时候,白崇禧就在湘江让开了一道口子,在他的眼里,蒋介石更恨他们,若是红军过不去湘江,必然会掉头南下来广西,那会中央军就有理由进入广西,这批人解决了红军还能解决桂系军阀。

这种战略考量,也足以能够看出白崇禧的狡猾。

奈何,白崇禧的这种“狡猾”单纯只体现在了排兵布阵上,他在政治这方面却没有什么天赋,很多时候还得靠李宗仁。

白崇禧对于蒋介石来说绝对不是能够信赖的嫡系,所以白崇禧和蒋介石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飘忽不定的。

有的时候,两个人能够在战场上拼得你死我活,可有的时候还会变成合作关系。

自从李、白二人拿下了广西政权后,他们也就在时局下投靠了广东国民政府,1926年桂系军阀也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由李宗仁担任军长的职务,白崇禧便已经是参谋长外加第一旅旅长,成为了李宗仁麾下心腹。

北伐战争期间,白崇禧还公然顶撞蒋介石,蒋介石都气得要拍桌子走人了,可白崇禧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在一些其他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一项心高气傲的蒋介石竟然直接选择了下野。

白、蒋二人类似的恩怨其实也有很多,这些都是白崇禧不善于考虑政治影响的体现,若不是李宗仁保护以及白崇禧本人的军事才能天赋异禀,估计记仇的蒋介石早都将白崇禧给铲除了。

后来国共合作抗日,周总理也和国民党的这些高级将领有过较多的接触,他也很欣赏白崇禧的主战立场以及指挥才能。

这段时期,见多识广的周总理也一眼就看出了白崇禧的缺点:政治短板。

正如李宗仁所说过的那样,白崇禧在很多做法上都显得十分天真,甚至还想过彻底和蒋介石合作,也能看出他无法分得清人情冷暖。

换句话说,白崇禧适合打仗,但是绝不适合操弄权术,从他自己的性格和思想来看,能让他产生敬佩之情的,就一定得在战略层面上高人一等的。

而毛主席,就是其中的一位。

抗战期间,《论持久战》也是毛主席所总结归纳出来的抗战主张,这篇文章在刚刚发表后,当时还在武汉的周总理便将其中的基本精神介绍给了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看。

对于军事和战略上的事情,白崇禧可谓是非常精通了,他在了解了相关内容后,马上就领悟到了毛主席的意思,并将这些归纳为“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

他对毛主席的战略思维有了一个极高的评价:克敌制胜最高战略。

这种站在军事角度上的评价,也是白崇禧能够作出的最为恭敬的评价,要知道,白崇禧甚至是看不起蒋介石的。

比如在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在陷入节节败退的时候,蒋介石就把这一系列军事失利的原因怪罪在前线将领贪生怕死之上。

听到这样的发言,“小诸葛”心里自然是极为不平衡的,他认为蒋介石在指挥部队期间甚至连一个交警大队和一个步兵营都能干涉,这种“微操”本来就使得前线的将领们畏手畏脚。

这蒋介石还在日本学过军事的,可他展现出的指挥能力有时候连当步枪指挥官都不合格,打赢了仗就归功于他本人,输了就怪这怪那。

白崇禧那个直脾气也让他在会议发言的时候直接说出来了:“统帅部应尊重各级指挥系统的权力,上级不能越级指挥下级,下级不应越级报告与请示。”

对于白崇禧来说,没有一个好的领导,他就算多么能打,恐怕也没办法看到胜利结果。

相比于白崇禧,李宗仁就更加懂得政治了,他对于毛主席的评价也可以从他的实际行动中得知:他选择离美回国。

当年作为早已得势的军阀,李宗仁也是依靠着自己敏锐的眼光和独到的政治能力才有了那些故事的,他的军事才能,也特别能从台儿庄战役中体现出来。

在1949年蒋介石宣布下野的时候,就是由李宗仁上台操纵国民政府,这些都能够体现出李宗仁的强悍硬实力。

李宗仁和毛主席的对弈也有很多年了,最终的结果早已清晰,不难想象,在成王败寇的战场上,李宗仁对于毛主席的军事才能已经不用多说什么了,这从白崇禧的评价便能看出,最终促使李宗仁回国的,还得是因为毛主席宽广的胸怀。

上世纪60年代,在听说中国建设已经不断取得巨大成果后,李宗仁的思乡之情越来越迫切。

毛主席知道情况后,立即给周总理批示“应欢迎李宗仁回国。”

似乎连李宗仁都没有想到一切竟能如此顺利,待到他抵达北京机场大厅时,面对欢迎的人群,他讲道:

“16年来,我以海外戴罪之身,感于全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之下,高举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红旗,坚决奋斗,使国家蒸蒸日上……”

一句“英明领导”,完全能见得李宗仁的心理活动,他本人能够出现在北京,更是极好的证明。

这位当年成为过国民党“一号人物”的将领,况且在抗日战争中做出过极大的贡献,能够面对大众说出赞扬毛主席的言论,他的心意已经很诚恳了。

过去的恩恩怨怨,那些没谈拢的事情和没打赢的仗,也都化为了李宗仁那一句“毛主席英明领导”,当然,能看出李宗仁所阐述的内容中自然还包括毛主席在政治方面的宽广胸襟。

1965年7月26日,毛主席在中南海接见了李宗仁夫妇,毛主席还谈到“白崇禧在骂李宗仁”,也谈到了“他也是有后路的。”

李宗仁对白崇禧自然是万分了解,也只是心情沉重地说:“他有难言之隐呀。”

这或许,也印证了周总理对于白崇禧的评价。

蒋介石的评价字字诛心

至于蒋介石的评价,想必都不用太过于纠结了。

从蒋介石把大陆全部丢掉之后,他对于自身为何失败始终没有个中肯的解释,对于他在战争时期犯下的各种指挥错误也从来没有主动承认过。

反倒在退居台湾省之后,他还在接下来的年头里始终都在制定“反攻大陆”的计划,在具体的操作上面,很多场景都令人觉得可笑,或许,那也是他觉得一切早已没有可能,只好欺骗一下自己。

他始终都在排除异己,不断想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树立起自己的权威,他能对对手说出什么太好的话,恐怕都不容易。

蒋介石在和毛主席最激烈的一次“正面交锋”,莫过于重庆谈判期间了。

那段时间,他就也彻底见识到了毛主席的厉害。

蒋介石被手下的将领们捧得太高,对于不久前还在大山中的对手,他自然是极为轻视的。

可重庆谈判期间,他终于能直观的面对毛主席,对他也有了很多了解,但蒋介石还是不愿意在任何方面“甘拜下风”。

比如一首《沁园春·雪》曾在重庆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蒋介石自然感觉风头被盖下去了,他命令重庆的文人全部出动,去和毛主席一较高下,结果没一首能被人记住的,最后也落得个狼狈不堪的下场。

跟这件事相似的是,早年间蒋介石还弄来过毛主席写下的一些研究,品读后还说:“你看看,他就这么几本小书,把国共之间的关系、抗战的策略、抗战的战术都讲得这么透彻,他身边有高人,他的那些秘书是真的有本事。”

站在蒋介石的立场上,他恐怕终生都难以理解为何一个日理万机的统帅会抽出那么多时间去写东西,更有趣的是他当时还说:

“我和他打了这么多年仗了,说是不共戴天,不过我感觉他还是很坦率的,什么‘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只允许党指挥枪’这些话,他也很诚实,说是向我学习的,说我是他的先生,他这话很诚实呀。”


说着说着,蒋介石反而突然对身边的幕僚们破口大骂:“我还算什么先生?你们说说,他都有这样让他光彩的书,你们连这样几本小书都写不出来,你们就不能也写出来几本,让我这个党国的总裁也光彩光彩?”

回到重庆谈判期间,毛主席整日都表现出气定神闲的一面,不过蒋介石却表现得极为不自然,他估计一开始都没有料到毛主席真的会来重庆,甚至连谈判的方案都没有准备好,反而让中共方面提出。

而蒋介石在那种慌乱下,甚至还产生了想要扣押毛主席的念头,他在日记中还起草过对方的各种“罪状”。

可蒋介石还是会担心美国和苏联不会赞成,那么这件事肯定办不成,思来想去还是作罢。

不过,那会蒋介石还对毛主席有一句评价:“断定其人决无成事之可能,而亦不足妨碍我统一之事业,任其变动,终不能跳出此掌一握之中。”

这句话,也被蒋介石写在了日记当中,从中也能看出蒋介石的盲目自大,他认为毛主席无法改变他的事业。

然而,在蒋介石亲手撕毁了和平协定后,解放军也势如破竹,短短3年的时间便赢得了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最终也使得蒋介石去当了“岛主”,至此,他对于对手的各种评价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历史已经给出了答案。

参考

白崇禧:与林彪三次较量 被赞国军将领中最有才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周恩来评白崇禧:有指挥才能无政治远见 报刊荟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