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不完全统计,毛泽东的一生中题过400多幅题词。在这些题词中,毛泽东以辽阔的胸襟、恢宏的气度、坚定的意志、深刻的智慧、革命的情怀,将高远的理想、崇高的精神通过意蕴深远的题词,直抒胸臆,宣传、鼓舞、指导人民群众的革命和建设,向人们展现他的襟怀抱负和革命之志。

毛泽东接人待物有他的原则与分寸,对待题词亦不例外。作为一个革命家和政治家,毛泽东的题词虽然丰富,但绝不是随意之作,也不是有求必应,他有自己的规矩和原则,充满了一位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智慧。

一、

毛泽东是个极富人情味的人。对过去的老师,对曾经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对牺牲的烈士及其亲属,对他知识分子和青年人,他总是不惜文墨,用恰到好处的题词去鼓舞大家,勉励大家在今后的工作中再创佳绩。

1947年2月1日,是“延安五老”之一的徐特立的70大寿。

当时国民党军正在全面进攻陕北,形势特别严峻,但还是决定为徐老祝寿,通过这种方式,向全国人民显示共产党领导的延安军民仍然在战斗,鼓舞军民的斗志。

毛泽东特意让人为徐特立做了一个寿糕,自己则挥笔写了“坚强的老战士”六个大字,送给了徐特立。

这短短的六个字,凝聚了毛泽东对一位老革命的钦佩,以及通过这位老革命向人们透露出的对革命必胜的信念……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毛泽东为黄公略题过“毕生何奋勇”的挽词;为红军取得反“围剿”胜利题过“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

为抗大二期学员题过“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一切”;为西北青年救国联合会题过“青年是抗日战争的生力军”…...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更是不惜笔墨,慷慨地为战斗在各行各业的社会主义建设者题词鼓劲。

曾长期工作在毛泽东身边的李银桥要去学校学习,毛泽东题词嘱托李银桥“努力学习,学好后再做工作,为人民服务”。

武汉长江大桥建成后,完成了中国人多年的夙愿,毛泽东又挥笔题写了“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十一个大字,欣喜之情跃然纸上。

刘胡兰是罕见地获得过毛泽东两次题词的英烈。1947年3月,毛泽东得知刘胡兰的事迹后,挥笔写下了“生的伟大,死得光荣”八个大字。

但这八个字在后来的战争中并没有保存下来,成为一个遗憾。1957年1月9日,毛泽东得知这一情况后,再一次亲笔为刘胡兰题词,又一次写下了“生的伟大,死得光荣”八个大字。

二、

1956年冬,董存瑞烈士的牺牲地隆化县计划为董存瑞烈土修建一座烈士陵园,当地的县委书记特意赶到北京,想请毛主席给董存瑞纪念碑题几个字。

令人意外的是,毛泽东却回绝了隆化县的这个要求,而是让他们去找朱德总司令题词。

当隆化县委书记把这个消息带回隆化时,很多群众不理解:同样是英烈,为什么毛主席给刘胡兰题过两次词,却拒绝给董存瑞烈士题词呢?

隆化方面的同志仍不死心,又派了负责烈士陵园筹建工作的冀兴坡,带着县委的信第二次前往北京,请毛主席题词。冀兴坡找到内务部部长谢觉哉,谢老让他找优抚司具体办理。

冀兴坡到优抚司后,介绍了董存瑞的英雄事迹和修建董存瑞烈士陵园情况,对方让他们回隆化等消息,一定帮他们把这个情况向上反映。

过了两个月,优抚司的邹司长打电话叫冀兴坡来到北京,将一张16开大的题词郑重地交给了冀兴坡。

冀兴坡打开一看,看到题词是“舍身为国,永垂不朽”8个大字,但下面的落款却并不是毛泽东,而是朱德

能拿到朱老总的题词,冀兴坡也很兴奋,但还是忍不住询问邹司长,为什么毛主席没有题词,而是换成了朱老总的题词呢?

邹司长向他解释道:毛主席让我转告你们,刘胡兰是群众,所以由他这个国家主席题词比较合适;而董存瑞是军人,所以董存瑞的题词还是让朱总司令题更为合适。

经过对方的解释,冀兴坡终于弄清楚了毛主席让朱老总题词,既是对朱总司令的尊重,更是对董存瑞烈士的重视,于是赶紧带着这幅题词返回了隆化。

1957年10月18日,朱总司令为董存瑞烈士的题词“舍身为国,永垂不朽”八个镏金大字,被镶嵌在落成的高14.5米的董存瑞烈士纪念碑上。

三、

毛泽东另一次拒绝题词的对象,是他的家乡韶山。

1958年,湖南省批准了在双峰县建设水府庙水库和水府庙灌区的计划,并将这一工程命名为“涟水渠道工程”。这年4月,毛泽东来到长沙,湖南省委向毛泽东汇报了该工程,想请毛主席为这个工程题词。

毛泽东听了湖南方面的介绍很是高兴,但却没有马上动笔。他对省委的同志说,题词不用急,“等灵了再写。”

毛泽东的这五个字,自然是对湖南方面的鞭策。因此湖南方面决心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也一定要把这个工程建设好。

为了加强领导,湖南派华国锋担任工程总指挥,要求一定要把工程建设得让主席满意,人民满意。

接受任务后,华国锋召开了150多次调查座谈会,访问了上千名基层干部群众,拿到了不少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通过调查研究,华国锋决定将原定的灌区设计面积从75万亩扩大到100万亩,计划引湘乡涟河之水,与韶山、宁乡等地原有水库形成一条水网,既能灌溉农田,又能发电、防洪。

湖南人民对建设这一工程热情很高,几万名建设者不分昼夜,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1966年4月,韶山灌区工程胜利竣工,在通水典礼上,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等领导,也欣然分别为工程的数座渡漕和隧洞题了字。

银田寺渡漕是工程的大门,其他地方的字题好后,湖南方面故意把这个大门上的题字留给了毛主席。想当初毛主席可是答应过的“等灵了再写”,眼下工程顺利竣工,已经符合了主席的期望。

可当湖南省领导向主席汇报工程情况,并请毛主席为工程的大门题字时,毛泽东却又一次拒绝了。主席对前来汇报的王首道和张平化说:“光灵也不行,要高产才算!”

湖南韶山灌区工程,是建国后主席家乡最大的一个工程项目,能够解决湖南上百万亩农田的灌溉问题,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湖南省的领导本来对毛主席的题词很有信心,没想到毛主席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原因到底何在?

得知毛主席拒绝题词后,湖南的领导们开了个会议,专题研究原因。会上有人认为,韶山是主席的家乡,以主席的脾气,对家乡的要求要比其他地方严格得多,也许这就是主席不肯题词的原因。

在会上,华国锋却不同意这个理由,他提出了一个新的看法,最后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他认为毛主席是个重感情的人,对家乡和家乡的父老乡亲情深意长,所谓“爱之深,近之怯”,所以才不想为家乡题词。

解放后毛主席几次来韶山视察,除了为家乡的学校题写过校名外,再也没有留下过任何墨宝。

四、

毛主席很少在同一天多次题词,但也有例外。比如1943年1月14日,他就在延安“生产英雄”表彰大会上,为22名“生产英雄”分别题词,创下了一天为多人题词的记录。

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侵华日本将主要力量转向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

而国民党则执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包围封锁陕甘宁边区及各抗日根据地,停发八路军、新四军经费,使得陕甘宁边区的财政经济发生极大困难。

为了战胜困难,1942年底,党中央提出了"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方针,号召解放区军民自力更生,克服困难,开展大生产运动。被毛泽东题词的22名“生产英雄”,就是在这场大生产运动涌现出来的先进典型。

22名“生产英雄”中的李培福,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1933年参加革命,时任华池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

在“大生产”中,他领导全县开荒126000多亩,实现了全县机关干部经费伙食自给,领导华池县的干部群众,在征粮、征兵、兴办工商业、发展文教卫生事业等各项工作上样样赶在前面。

有一次,李培福在下乡指导生产中,他骑的马受惊踏坏了一户农民的西瓜。李培福马上找到瓜农家亲自登门致歉,并用自己的津贴赔了瓜钱。

这位瓜农民感动不已,逢人便称赞李培福是“青天县长”,很快李培福“县长赔瓜”的故事就传遍了整个根据地。在这次表彰会上,毛泽东在李培福的表彰奖状上,亲笔题写了“面向群众”四个大字。

359旅717团政委晏福生,在战场上失去了一条手臂,是我军有名的“独臂将军”。在大生产运动中,他深入生产一线,和指战员们一起劳动。

某天早晨,717团三连的战士们在连长的带领下上山去劳动,却发现山上的枣刺、藤条、茅草都已被人锄得干干净净。战士很纳闷,这是谁干的?

正在这时,不远处的山坳飘起了一股浓烟,战士们过去一看,看见浓烟中,两个人正在烧荒,其中一个人那只空荡的袖子,在晨曦中随风飘舞。

“是晏政委!”连长这才反应过来。昨天晚上政委带着警卫员来连队了解生产情况后,在连里过的夜。显然天还没亮,晏政委就带着警卫员赶到了劳动的地点,先干了起来。

看到政委被汗水湿透的后背,战士们倍受感动,干劲更足了。后来这个连也成了全旅的生产先进连,晏福生也被边区政府评为“生产英雄”。

在这次表彰大会上,毛主席也亲笔为晏福生发奖状,并在奖状上题词:“坚决执行屯田政策”。

1943年1月14日那一天,毛泽东同时为22名生产英雄签名题词,也创下了他人生中题词最多的一个记录。

尤其难得的是,给每个人的题词都不相同,而是针对他们做出的贡献来题写的,可以说这些言简意赅的题词,凝聚了主席大量的心血。

五、

毛主席喜欢年轻人,尤其喜欢青年知识分子。他曾对留学苏联的留学生说过一句著名的名言:“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在毛泽东看来,留学苏联的这引起年轻人,将来都是建设新中国的栋梁之材。所以只要有可能,他都愿意见见这些年轻人。

1957年11月,毛主席率中国党政代表团抵达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庆典活动时,就让中国驻苏联大使馆召集部分留苏学生代表去莫斯科大学,他要见一见这些年轻人。

11月17日,莫斯科大学的大礼堂里,挤满了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还有一些苏联学生也“混”在中间,他们也和中国留学生一样,都希望能目睹一下毛泽东的风采。

下午6点,毛主席出现了,全场顿时爆发出“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和暴风雨般的掌声。毛主席含笑着向大家频频招手问好,开始讲话。

毛主席的第一句话就是:“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发现有些同学听不懂湖南话,他还特意用英语解释说:“世界就是world,俄文读‘米尔’,米尔是你们的!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未来是属于你们的!”

从这个讲话便能看出,毛主席对这些青年学子寄托了太多的期望。只不过这次讲话,台下的学生太多,出于时间和安全的考虑,主席这一次并没有给大家题词签名,这一点也得到了青年学生们的理解。

六、

只要是情况允许,毛主席是很乐意给年轻人签名题字的。

1948年8月,东北局选派了21名青年去苏联学习科学技术。这些人中,大多都是牺牲的英烈的后代,比如谢子长之子谢绍明、叶挺之子叶正大和叶正旺、刘伯坚之子刘虎生等人。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利用出访莫斯科的机会,于1950年2月17日接见了这批留学生。

1992年10月,时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的叶正大中将曾向新华社记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总理和王稼祥把大家引进大使馆的会议室,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毛主席站起来,迎着我们走来,和我们一一握手。

王稼祥向主席介绍说这是叶挺的儿子叶正大时,主席走到叶正大的面前诙谐地说:“一看你这雄赳赳的样子,就知道你是铁军的后代,你学什么专业啊?”

叶正大站起身来回答说:“报告主席,我学的是航空专业!”主席点了点头说:“好,中国的起飞就靠你们了……”

当王稼祥介绍到几位专业是哲学的留学生时,主席有些不高兴。他对这几位同学说:“如果你们要学政治、学哲学,那就回国去学,先学好我们本国的政治、哲学再说。

你们知道新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吗?是经济建设,是自己的工程师、机械师、飞行师,是人民自己培养的专家。

党和人民供养着你们,党和人民盼望着你们。盼你们学一身本事回去重建我们的家园。从现在起,凡是学政治学哲学的,回去后改学专业,如你们自己不好改,让大使馆出面做工作。”

接见结束时,谢绍明和刘虎生想请主席为留学生们题词留念,主席笑着答应了大家的要求。他叫使馆工作人员裁了一沓20厘米见方的黄草纸,用钢笔根据每个人的专业,题上了不同的题词。

主席给叶正大的题词是:“建设中国的强大空军!”

捧过这几个字,叶正大感觉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激动得不知道怎么才好,只知道捧着几个字傻笑。这幅题词从此被叶正大视若珍宝,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存着……

在场的22名留学生中,有17人得到了毛主席的题词,只有五个学哲学的留学生,毛泽东没有给他们题词。大家都感觉到毛主席是在用这种特殊的的方式,表达对几位留学生选择哲学专业的不满。

得到毛主席题词的留学生们,大多也没让毛主席失望。他们中的不少人,后来成为了中国科学院院士或者中国工程院院士,有人荣获过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还有人走上了国家领导人的岗位。

可以说,他们没有辜负毛主席的信任与重托,没有辜负祖国人民的培养和期望。

毛泽东本人就是一位哲学大家,他的哲学自成体系,其中的立场、观点、方法具有唯物性、辩证性、时代性、实践性、能动性、革命性、批判性、开放性、创造性、人本性。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那就是毛主席的哲学思想,是“实事求是”的哲学思维。

在毛泽东看来,西方哲学虽然有一定的参考性,但在没有学好中国的哲学之前,就去学习西方哲学,无疑是舍本逐末的一件事。

更何况当时国家急需的是优秀的专业技术人才,在国家经济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还花费大量外汇将这批青年学生送到国外留学,目的就是想让他们学习西方先进的科技,回去建设祖国。相比之下,培养哲学家显然不是当务之急。

毛泽东是伟大的革命家和政治家,也是一位语言艺术的大师。他善于总结提炼中国的传统文化,将其点化成自己的语言,去激励人前行。

在他的题词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艰苦朴素”、“失败者成功之母,困难者胜利之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等,都感动、教育和影响了一代代中华儿女,激励着一代又一代青年为建设祖国奉献自己的知识、青春和热血。

参考资料:

中新网:《追忆毛主席接见留苏学生:耐心等待 通宵工作未眠》

卢荣泰:《毛泽东为何拒绝给学哲学的留苏学生题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