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影视剧作品中的男主角们身边总是会有一两个副手被称为“警卫员”,然而这警卫员”并不是谁都可以配备的,只有高级将领及国家领导人才能享受这一特殊待遇。

什么是“警卫员”

从字面意思上来看,警卫员主要有两个任务:“警”和“卫”。

“警”就是使用武装力量解决危险紧急的事件,而“卫”就是保卫,守护。

所以警卫的作用就是使用武装力量保护人民生命健康安全。

但是警卫也分为不同的两个等级。

第一种的警卫就是警卫部队,这类警卫是隶属与公安部门的警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警察

第二种警卫则是指中央警卫团以及军队中的人员

专属警卫员就属于这第三类警卫,他们不仅要辅助上级日常工作,还要保障上级的生命安全,具有高度职业素质,且本身就拥有一定军衔,不是普通的士兵。

在2016年军队改革之后,“警卫员”一词由“参谋人员”及“助理”代替,但其工作本质并没有变。

警卫员也分为两种,一种是由士官担任的普通警卫员,是属于分配的管理警卫员,另一种则是由军官担任的警卫参谋,这就有专人警卫的意味在其中了。

一般只有军队高级军官以及需要重点保护的国家重要人物会拥有警卫员,军队中将领的警卫员一般就是他的下属,而国家领导人的警卫员则专门由中央警卫局负责。

由于警卫员往往与重要领导任务朝夕相处,所以警卫员的筛选条件通常十分严苛,不仅作战能力要过硬,同时还要具有一定生活常识以及临危不乱有条不紊的处事能力。

最重要的还是警卫员的思想以及政治背景一定要毫无瑕疵,这就导致了选拔警卫员的审查手续非常严格,从家庭出生到本人经历,从政治素质到军事素质,从身体健康状况到不良习惯,连睡觉说梦话的小细节也不会放过。

这样一番审查下能当上警卫员的人自然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

因此警务员出身的有名人士不在少数。

周总理的警卫员吴生开先后参加了中央苏区的反围剿斗争以及长沙、龙甘建宁等战斗,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至解放战争时期,先后参加了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和娘子关战斗等,最后一直升任至黑河军分区司令员。

夏页文的警卫员元怀德1962年去往贵州省公安厅劳改系统做技术工作,1979年在园艺科研所担任工程师。

在战争时代,团级以上的干部可以拥有专属警卫员,这一点在不少抗日影视作品中都能看见,团长的周围总是有一个或两个的得力助手,两人一文一武配合极为默契。

抗战胜利后,我国军队也有了一系列改革,警卫员及其所属的警卫组织都有了新的变化。

毛主席与警卫团

1953年5月,中央军委命令从公安警卫师抽组出一个团,担负党中央及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警卫任务。

经过一番商讨后,上级决定由公安警卫师副政委张耀祠担任公安部第九局副局长兼中央警卫团团长的职务。

因为中央警卫团将直接担负保卫党中央和毛主席安全任务,他于是对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局长汪东兴说:“这个任务艰巨、责任也十分重大,我的相关经验少,就怕万一搞不好,导致任务完不成,要不你们还是另选别的有能力又有经验的同志吧!”

“这件事已经由党组织内部决定好了。”汪东兴说,“你快别推脱了,现在的任务就是快点把中央警卫团组建好。”

张耀祠也是红军出身的老警卫,见他这么说,便不再推辞了。

接着,汪东兴告诉他说,经过商议,中央警卫团将以公安警卫师第1团为基础进行组建,总体归公安部领导,建制归军委总参谋部,警卫任务归公安九局领导,杨德中担任政治委员。

就这样,张耀祠成为了中央警卫团第一任团长,随着到职后,他便立即开始组建部队。

张耀祠对警卫工作十分熟悉,仅用了几天时间,他就选调齐备了1000多名干部战士,并且以第1团为基础,按编制进行编队。

这些工作完成后,张耀祠去了一趟军委总参谋部,就组建情况进行汇报,总参谋部负责人说:“按照部队的编制序列,中央警卫团的代号为8341部队。”

回去后,张耀祠对汪东兴说:“为了保密,中央警卫团不以警卫团的名字对外,只以这个代号联系工作,你看行不行?”

“很好!”汪东兴说,“以后干部、战士写家信,与亲朋好友通讯往来,都用‘8341部队’代号。”

6月9日上午,张耀祠等人在中南海的团部召开了排以上干部会议。

干部会上,张耀祠郑重传达了中央警卫团成立的消息,并宣布由他兼任中央警卫团团长以及团政治委员、副团长和团司令部参谋长等职位的具体任命情况。

之后,张耀祠向参会人员解释了团的编制,根据公安部下达的指示,对即将成立的中央警卫团的具体工作作提出了的详细任务和要求。

6月22日下午,全团干部战士在中南海东八所召开军人大会。

会后,中央警卫团正式接管了公安部、总参谋部交给的警卫任务,具体是两大块:

一是负责保卫中央五大书记毛主席、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和陈云的安全;二是负责住在中南海内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党政军领导机关以及住在玉泉山、新六所的首长和机关的安全保卫。

其中,毛主席的内卫由第一大队一中队负责。

有趣的是,一中队接管警卫任务后,第一件事不是抓特务,而是打麻雀。

此时毛主席还保持着战争年代的习惯,晚上办公,白天睡觉休息。

中南海的麻雀很多,白天叽叽喳喳。

一日,一位警卫战士建议说:“这些麻雀讨人厌,为了让主席睡觉时有个安静的环境,我们来个斩草除根,捣毁麻雀窝。”

随后,在中队长韩庆余的带领下,经过好几天的努力,大家把附近所有的麻雀窝都捣掉了。

麻雀们没有了栖息之地,却没有另外的落脚之地,所以大多数仍然滞留在中南海,如此一来,麻雀声反倒一点没少。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战士们凑到一起,决定想出一个一劳永逸的好方法。

一位士兵偶然撇了眼窗外的泥土,突然想起来小时候打麻雀玩的情景,松散的土块难道不是一个最佳方法吗?

于是他立马喊:“可以用土块!土块打上去,土散鸟飞,又没有响声。”

中队长韩庆余一听,一下子觉得豁然开朗,连声说:“这个办法最好!”

一声令下,战士们当即开始搜集凝块的泥土,瞅着用土块直直地扔向那些那些喳喳乱叫的麻雀,果真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土块落在地上声音小,麻雀也都受到惊吓飞走了,效果还真不错。

把鸟赶走后,中队里一名“秀才”写了一首小诗,贴在宣传栏上,其中有一句便是:

小鸟,请你别唱,别叫,让领袖舒舒服服睡个觉,下午他要接见先进工作者,晚上还要作工作报告。

战士们以自己的忠诚,尽心尽力地护卫着自己的领袖。

以后,无论毛主席在中南海,还是出巡,第一中队都紧随不离,天天跟毛主席在一起,成为毛主席的“王牌铁卫军”。

军改之后的警卫

十八大以来,主席就加强军队建设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并于2016年正式对军队进行改革。

理论上说,改革之后,少校或者是及以上的军官可以配备军官担任的高级警卫参谋,也就是军官助理,上尉可以配备一名由士兵担任的普通警卫员。

按照2016年军改实施方案:

陆军中参谋长和第一副参谋长军衔为上将、副参谋长军衔为中将、总部高级参谋军衔为少将、参谋军衔为上校;师长为少将、师参谋长为上校、师参谋为中校和少校。

旅长为上校、副旅长兼旅参谋长为中校、旅参谋为少校,同时军队各级司令机关中的幕僚,中级以上官佐不分军事干部、政工干部、后勤干部,一律称为参谋人员,且军衔在少校以上,原先的“政治干事”、“后勤助理员”等称谓则正式取消。

团长及大队长的军衔都为中校、副团长军衔则是少校。

营长为少校,可以拥有一名军官和一名士官作为营长助理,营长助理的军衔为上尉,士官的军衔是一级军士长,并且一般来说,营长为团长及副团长兼任。

同是上尉的连长也可以设一名士官为连长助理,他的军衔则对应二级军士长;在排方面,设排长为中尉,副排长为少尉;取消大校军衔和四级军士长军衔,士官以下的士兵军衔设置为二等四级,即下士、中士、上士。

警卫队与警卫员的相关制度在不停变化,但不能否认的是,从战争时期到现在的和平年代,警卫员在军队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警卫员与其领导之间的关系也远远不止于上下级。

2020年,已经92岁高龄的曾是毛主席警卫员的良守谦老人还会专程前往香山革命纪念馆,回忆与毛主席的点点滴滴。

2021年,记者找到了参加过长津湖战役时任志愿军9兵团20军60师180团团部警卫员的李东徳,与他一起纪念战斗中英勇牺牲的团长及战友同胞。

2022年,当过许世友、谭震林等人警卫员的徐源川老人也通过记者采访,说出了自己想找到浴血奋战老战友的心愿。

《父辈的勋章》;江西美术出版社;2018.07

《根据地 中国共产党人不能忘却的记忆》;泰山出版社;2015.04

《毛泽东与红色卫队 上》;中共党史出版社;2018.10

《中央军委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中央军委;2016.01

《志愿军老兵回忆长津湖血战:冻伤双腿,脑内弹片68年后取出》;长江日报;2021.10.25

《香山革命纪念地一年接待182万人次 将打造“沉浸式”游览模式》;北京青年报;2020.9.12

《九旬抗美援朝老兵追忆激战长津湖:希望找到老战友》;中国新闻网;202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