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隆昌的“卖鱼西施”在直播中谈及外表时强调“长得好看没用”,在她看来实力(经济层面或才艺层面)、智商、情商、逆商更为重要,并坦言称“谁会喜欢空有其表的女人”。要知道,“卖鱼西施”主要是在回应舆论层面的质疑,因为紧接着她就说:“我就杀个鱼,就说我是靠外表,我杀鱼我动手啊,我杀个鱼我被爆锤了。所以美貌不值一提,还是永远得靠双手。”

一定程度上,“卖鱼西施”强调“长得好看没用”,主要是指对于“延续热度”没用,也就是对“续命”没用,而非是她认为“长得好看真的没用”。因为包括“卖鱼西施”在内的所有人都很清楚,她的走红主要还是靠长相。换句话说,“卖鱼操作”是小前提,“西施样貌”是大前提。

之所以这样强调,并不是说“卖鱼操作”这个小前提不重要,而是从舆论关注的角度来讲,它只是个必要的前置,而真正决定“卖鱼西施”走红的关键因素,却是“西施样貌”这个大前提。只是舆论层面存在一种奇特的“反噬现象”,也就是“成就你的往往也会杀死你”。

对于这个问题,当事人多数时候是无法辩驳的。因为一个人一旦享受到舆论层面的能量,那么就要忍受舆论层面的炙烤。所以在既定的境遇中,当事人只有跟舆论层面保持一定距离,才有可能避免被反噬。

就以“卖鱼西施”来讲,她只有拼命自黑,并保持最大限度的低调,才可能免受舆论层面的反噬。因为舆论层面生产网红的潜规则是:我们可以成就你,也可以毁掉你,而最为关键的考量在于“你是否听话”。

这个“听话”主要是指,舆论层面追捧你时,你不能太飘,也就是掌声再热烈,也要保持低调,而不是忘乎所以;而舆论层面质疑你时,你不能还嘴,也就是谩骂再恶毒,也要坚持文明,而不是硬怼回去。否则,舆论层面真的可以让你在“谩骂间灰飞烟灭”。循此再去看待“卖鱼西施”的态度,不得不说,拼命自黑,已成网红续命之道。

以“卖鱼西施”来说就是:你们不是说我靠外表走红吗,那我现在告诉你们“长得好看没用,永远得靠双手”;如果这还不行,那我继续提醒你们“别刷太贵重的礼物,大家挣钱都不容易”;如果这也不行,那我们共勉“生活不要有那么多抱怨,埋头苦干,干就完了”总行了吧。

说到底,一个被热捧的网红想要活下去,除了业务能力要过硬,更为关键的是如何去抚慰舆论层面的玻璃心。这就好比闺蜜诉苦,你只有把自己说的不如她,或比她过得差,你才能对她起到安慰作用,否则诉苦不成便意味着友谊破碎。毫不夸张地讲,舆论情绪的不稳定跟闺蜜友谊的不稳定是很类似的。

就此而言,显然“卖鱼西施”已经对“如何当网红这件事情”渐入佳境了。正如费尔巴哈所言:“无疑,我们的时代偏爱图像而不信实物,偏爱复制本而忽视原稿,偏爱表现而不顾事实,喜欢表象甚于存在。对这个时代而言,神圣之物仅仅是个幻觉,而世俗之物才是真理。”

也就是说,当整个社会生活显示为一种巨大的景观的积聚时,直接经历过的一切都已经离我们远去,进入了一种表现。这也就是为何对于网红们而言,他(她)们在屏幕之外是什么样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屏幕下如何表现,怎样表达。更进一步讲,网红生活就是表演。

就以“卖鱼西施”杀鱼来讲,本应该它是真实的,但是这种真实却在屏幕的分离下,变成虚像的支撑。而舆论层面的翻云覆雨,只不过是对既定虚像指责,至于“卖鱼西施”卖鱼卖得如何,想必是没有多少人去关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