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观察者网报道,美媒披露,美驻华大使伯恩斯在新加坡参加智库活动时呼吁中美对话,伯恩斯称,美在华有着1.2万亿美元的投资,不违背美政府安全政策情况下的对华投资是被允许的。而尽管美国同华在气候、健康等领域有着竞争,但美方需要在这些领域与华展开合作。

伯恩斯声称想改善中美关系,并表达希望中国在气变等领域解除对美反制的期待,这显示着美方仍能意识到“美对华存在需求”,但中美关系的好转应是彼此间的相互走近,美方不可能指望一边侵害中国利益乃至核心利益,一边中美关系在美方需求的领域仍不受到影响,这一情况,只存在于美单边妄想中。

今年8月初美不顾中方反复正告执意启动佩洛西窜访事件,解放军随后在台湾岛周边以海陆空火箭军公开划定拒止区域,中国外交部宣布对美核心政治人物佩洛西实施制裁、对美宣布“三取消,五暂停”八项反制措施。美屡屡行突破国际交往底线行径情况下,不出重拳无以反制霸权扩张,不坚守红线无以在全球明正视听。美方应当明确一点,中国的对美密集反制因美方在台海的严重错误行径而起,其结束也需以美国的改弦更张、在台海停止干涉为前提。

中国的工业升级进程当下尚未完成,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也尚不足以完全满足中国的国际贸易需要,这一背景下,中美间的共同利益实质上是大于基本分歧的,美方对华发生持续错误认知,采取持续错误行径,中方的反应便只能是在斗争中求团结,以经济、金融、军事、外交、舆论各“战线”的发展,构筑捍卫中国发展成果不被霸权劫掠的更大战略空间。

美霸权的各类对华敌视动作实质上服务于美国的全球劫掠操弄,改开以来中国在逆境中崛起,累积了大量发展成果,而从美奥巴马政府时期舆论声势浩大、对中国军事安全进行威胁的所谓“重返亚太”战略,再到特朗普政府时期声势浩大的对华全面贸易战,从基础工业到尖端科技到金融领域对华密集发难,到拜登政府时期所谓“印太战略”、“印太经济框架”、“四方芯片联盟”等各类在亚太连续不断的军事经济操弄,其中心目标是一致的:在华制造恐慌,促进中国财富向美恐慌式撤离。

美国当下对欧采取的收割操弄同样是近些年来美霸权对华的“念念不忘”之处,中国人民解放军则以从2016年南海对峙到2022年划定台海拒止区域的实际行动,将霸权威胁触须,拦阻在中国国门之外。中国科技与中国工业、中国金融同样在霸权发难下展开战略反制,在全球发展底层的经贸规则、科技规则、金融规则上、安全规则上,书写下越来越多的中国话语。

中美关系的好转需要美清晰纠正对华系列误判,放下对华劫掠的不切实际妄想,当下全球变局正在加速演进,上合、金砖越来越在区域及全球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欧亚一体化的进程在随俄罗斯的脱欧入亚行动和伊朗正式加入上合组织迈入新节点,中国的海上安全形势也随中国海军不断走向深蓝而愈加得到好转。和平与发展是全球各国的主流心声,美方应尽早与霸权割席,以免陷入更大的孤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