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7岁时,生母就过世了,16岁那年,父亲娶了继母进门,原本继母和她关系还不错,两人也一直用“母亲”、“女儿”称呼对方,然而四年前父亲过世,家里的房子拆迁后,母女的关系急转直下。

现在拆迁后分得的房子已经都安置下来了,女子生母这边拆迁,安置了三套房子,分别是136平方,88平方,70平方,女子父亲在复兴南苑有一套房子也拆迁了,安置的面积本来应该是26点多平方,但经过扩面后,已经扩到了100平方。

如今后妈和女儿就是因为这些房子如何分配的问题产生了矛盾,后妈让女儿签下放弃遗产继承的协议,她要拿女儿父亲(已逝丈夫)全部的房子,女儿没有签字。

女儿告诉调解员:“我生母那边拆迁还有拆迁补偿款,土地安置费,树苗费等一系列补贴,我生父那边只有面积,没有拆迁补偿款,拆迁后,我本来和继母的关系还不错,我继母找我要身份证说去拿钱,我也给她了,但我继母直接把我生母这边拆迁分得的土地安置费给拿走了,也没给我。”

女儿的外公告诉调解员:“她亲生妈妈是在零一年的时候过世的,零二年造的房子,当时造房批复下来的时候她妈妈已经过世了,我们想着要是不造房子的话,过期就作废了,花了很多心血才把房子造起来。”

调解员问:“她生母这边拆迁分到的三套房子是以谁的名义分的?”

外公说:“我外孙女是户主,挂靠在她户主下的每个人有55平方的房子可以拿,拆迁的时候房子里的户口有她(外孙女),她爸,她后妈,我外孙女是独生子女,算两个人,那就是四个人,是个小户,于是我就补到了他们家里来,拆迁的时候我的名额补过去了,就变成了一个中户。”

女儿告诉调解员:“我的想法是把70平方的这套房子给我继母,但我继母说她要88平方的这套房子,她的意思是她本身就有55平方,然后我爸过世了,我爸的55平方她也要继承一半。”

调解员问女儿:“你和你继母是什么时候开始闹矛盾的?”

女儿:“就是她让我签放弃我爸房屋遗产继承协议的时候,我不肯签字,因为我继母还有个儿子的,她就是想要我爸的全部房产都归她,还拿了份遗嘱给我看。”

说到这里,女儿打开了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给调解员看,视频的内容就是她的父亲在病房里写遗嘱的画面。

女儿对调解员说:“签字是我父亲签的,但那时我爸的病已经很严重了,他是鼻咽癌,视频上我爸还插着鼻饲管,因为身体疼痛,我爸吃了很多止痛药,所以在拍这个视频,要把房产都赠给我继母时,我爸已经精神错乱了。”

外公对调解员说:“按照我们农村的风俗,大人去世了,财产肯定是给子女的,她继母哪里有份?”

调解到这里,女儿告诉调解员,其实先前她也跟继母去村里调解过,那时她也做出了让步,父亲写遗嘱赠给继母的那100平方的房子,她放弃,另外她可以再给一套70平方的房子给继母,但是继母不同意,继母的意思是三套房子一家一半,父亲那边拆迁分得的100平方原本就跟女儿没关系,那一次调解,双方谈崩了。

在了解完女儿的想法后,调解员给继母打去了电话,想听听她的想法,但继母表示不接受采访,无论调解员怎么劝说,继母仍然表示不接受采访。

调解到最后,女儿告诉调解员,现在继母已经把父亲那边拆迁分到的房子装修好出租了,但是自己生母这边分到的三套房子,她想装修下出租,继母却不肯,甚至威胁她只要她敢装修,就去把房子砸掉。

点评

在这期调解节目播出之前,女儿给调解员打来电话,说继母执意要走诉讼的途径解决此事。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其实碰到这种事,继母应该积极来跟女儿沟通房产分配的问题,因为如果不做析产的话,房子就是共有的状态,女儿作为户主,是占便宜的,三套房子的控制权都在女儿那里,这三套房子都归户主占有使用收益

其实我是不懂为什么继母一定要跟女儿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女儿也说了,在拆迁之前她跟继母的关系还不错,如今家里拆迁了,本来是喜事一桩,结果却要闹到法庭,不仅费时费精力还费钱。

调解员也说了,如果通过诉讼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最理想的时间是两年,在此期间,双方可能也会因为矛盾问题导致房子白白空在那里,造成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