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届联合国大会期间,各国都在积极进行各种层级的外交互动,大多都能获得各自满意的回应,唯有韩国接二连三的“翻车”。在与美国和日本等国进行外交活动的过程中,韩国总统尹锡悦的遭遇可谓前所未有。先说韩日首脑会谈,韩国方面的态度“热情又积极”,日本方面则是一副“模棱两可”的态度,最终双方进行了一场“简略会谈”,让韩国内部极为不满,各大媒体将其批成“外交惨祸”。而韩国一直大张旗鼓的美韩首脑会谈,总计时长不过48秒,甚至在拜登主持的会议散场后,尹锡悦“爆粗口”一事,也被媒体曝光。

尹锡悦一系列的“外交事故”,在韩国国内引发了极大的争议,最终导致所有的矛头指向韩国外交部长朴振。韩国国会就相关事宜召开了全体会议,提出了罢免朴振的议案,并以168票赞成、1票反对、1票弃权的结果通过。在这次会议中,只有170名韩国在野党议员参与了投票,韩国执政党国民力量党以集体离席的方式,表达对该议案的反对态度,没有参与该议案的表决。

韩国国会的这些在野党议员之所以会提出罢免朴振的议案,是因为他们认为,尹锡悦在出访英美加三国没有获得多少实质性成果,而史无前例的“外交翻车”,损害了韩国的国格,作为韩国外交事务主要负责人的朴振,应该被问责,这些内容也直接写入了罢免议案中。但朴振认为在野党的目的不单纯,提出罢免议案是在搞政治斗争。

罢免建议案获得国会通过后,朴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外交是捍卫国家利益的“马奇诺防线”,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将其当作党争替罪羊。朴振指出,无法认同在野党将尹锡悦出访诋毁为“外交惨剧”,他会倾听在野党的声音,并将之视为对他外交工作的鞭策。但现在朝野应该放下争论,为国家利益考虑。

事实上,无论韩国在野党是出于什么目的,搞出这份议案,最终落实的可能性都不大。按照韩国的宪法规定,国会有权利提出罢免国务委员的建议,但对总统没有约束力,尹锡悦大概率也不会接受国会的罢免建议。尹锡悦在次日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朴振有着出众的能力,不顾个人身体健康为国家利益奔走,相信韩国民众能够分辨是非。

虽然尹锡悦没有正面回答是否会同意国会罢免建议,但他作为韩国最高元首,公开称赞另一位高级官员,话语中透露出的信息不言自明。韩国媒体在一篇报道中指出,尹锡悦就相关事宜的回应,是在委婉的表达他会行使否决权,以挽留朴振。而且,韩国总统室幕僚作出了更为直接的回应,称建议罢免造成的党争后果,最终的代价将由所有国民来承担。总统幕僚长金大棋也表示,在国际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在外交方面临阵斩将,不仅不合时宜,也存在很多不妥的地方。

一国总统的幕僚,几乎就是总统意志的体现,警告的话语中,透露的信息更为直白,几乎是将国会罢免议案事件定性为党争,而一旦事情上升到党争的层面,几乎可以肯定尹锡悦不会让朴振如此不体面的下台,毕竟从某种层面来说,朴振是给尹锡悦“背了黑锅”。尹锡悦出访外国“空手而归”,朴振作为韩国外长有逃不开的责任,但尹锡悦在此期间的表现,也实难令人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