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对于人民军队来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就在这一年,我军首次实行衔级制度,军一级以上的干部绝大部分都被授予了少将至元帅等军衔,部分师级干部由于资历较老,也被授予了少将军衔然而,在当时陆军(含志愿军)的三十四个军长当中,唯独一人仅被授予了大校军衔,此人便是时任十六军军长的尹先炳。

早年参加革命

尹先炳在众多军长当中资历并不算浅,他1930年就参加了红军,凭借着作战勇敢以及对革命的无限忠诚,逐步成长为了一名红四方面军的指挥员,先后参加了多次反“围剿”,并最终跟随部队顺利到达陕北。

抗战爆发后,尹先炳所在的部队被改编为特务团,负责八路军总部的警卫工作,他先任参谋长,后又担任了团长。对于尹先炳这样久经沙场的革命战将来说,在后方负责警卫,这显然不是他的性格,对于尹先炳来说,战场才是能发挥自己长处的地方。

于是在尹先炳的积极要求下,没多久,他就被调到了一支新成立的部队-129师新编11旅担任旅长,在担任旅长期间,尹先炳先后率部参加了包括“百团大战”在内的许多大大小小的战役,取得了不俗的战果。

解放战争伊始,正在湖西分区司令员任上的尹先炳,率所部加入了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一纵队,被改编为该纵队2旅,成为刘邓大军的一支劲旅。在此后的岁月里,无论是挺进大别山,还是转战中原,决战淮海,这支部队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49年初,中原野战军编为第二野战军,尹先炳成为第5兵团第16军首任军长,渡江战役结束后,16军与二野其他兄弟部队一起,高歌猛进,进军大西南,解放了大片国土。

西南全境解放后,16军回师贵州,担负起了剿匪建政的重任,此时的尹先炳也兼任了地方军区的副司令员。

参与抗美援朝战争

抗美援朝爆发后,16军虽然也抽调人员参加志愿军,但未整建制入朝参战,尹先炳及部下们摩拳擦掌,抓紧时间练兵备战,恨不得立即就杀到朝鲜战场。好钢总是用在刀刃上,1953年1月,16军在换上了苏式装备,接受了相应的训练后,全军入朝,成为了志愿军中的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尽管当时朝鲜战场局势已接近明朗,几乎没有什么大仗可打,但美帝及南朝鲜依然贼心不死,在这种情况下,调一支装备精良的部队入朝作为总预备队是很有必要的。16军是当时志愿军乃至我军唯一一个合成的步兵军,不仅每个师都有炮兵团、坦克团,志司还专门为16军配属了一个高炮师。

这样一来,16军的火力和突击力大大加强,防空能力也有了质的增长,这样的一个军在中国军事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能够指挥这样精锐的部队,对于尹先炳来说,是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同时他又深感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对于志愿军来说,这样的一个王牌军,自然要拉到战场上试验一下。

1953年7月17日,16军打响了入朝后的第一仗,进攻占据一处高地的美军第二师的一个连。在尹先炳的指挥下,16军牛刀小试,仅用五分钟就夺下了高地。在接下来的几场战斗中,16军更是势如破竹,接连取得战果。

看到自己的部队有如此强的战斗力,尹先炳心花怒放,他准备组织一次大的进攻,全面检验了一下整个军的战斗力,然而,随着停战协议的签订,这一设想并未实现。

授予大校军衔后被开除党籍

作为王牌军的军长,尹先炳开始骄傲起来,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迷恋上跳舞,并违规将舞伴调到自己身边工作,后来甚至还有了一些不正当的关系,犯了生活作风上的问题。

此时,恰巧处于授衔前夕,组织上得知这一情况后,决定撤销拟授予尹先炳的中将军衔,改为大校军衔。同时,尹先炳的级别也从正军降为了副军。

然而,降职仅仅是开始,次年(1956年),组织上正式做出了开除尹先炳党籍的决定,同时将他调到政治学院,负责后勤工作。此后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尹先炳一直未能翻身,1983年,因为战友病逝,悲伤过度的他也不幸逝世,走完了这令人唏嘘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