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关了灯,蔡晨光钻进被窝悄悄贴了过来,熟睡的文静不自觉地向一旁躲了躲,蔡晨光又往前贴了贴,文静直接拍开了他的手,冷冷地说了句:“睡觉去!”

蔡晨光被文静的态度惹恼了,他抱起枕头准备去客厅,嘴里还嘟囔着:“我去客厅行了吧,我这叫什么日子啊!”

“什么日子?你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文静忽然没了睡意,转过身来问他。

蔡晨光放下枕头一脸严肃地问:“我们什么时候才生孩子?”

又是这个问题!虽然已经结婚四年了,但是每当提起这个问题,文静就会觉得被压得喘不上气来!

过年回老家的时候亲戚总会询问关于孩子的问题,就连蔡晨光的表弟都是怀里抱着一个,老婆肚子里有怀上一个。

每次文静总会尴尬地回复说自己还年轻,不着急。

但是身边的人仿佛都像统一好了口径的说客一样,女人对文静说:“女人过了二十五就开始衰老了,生孩子要趁早!”

而男人则对蔡晨光说:“兄弟你得再加把劲儿了!”

蔡晨光其实一直都想要个孩子,但是他和老家的这些亲戚朋友条件不一样,他们都在老家有稳定的工作,不用担心房子、车子的问题,而且生了孩子双方父母都可以帮着带。

他和文静如今是无房、无车、无存款的北漂奋斗青年...

前不久他们才下了很大的决心从城里的合租房搬到了现在燕郊的这套一居室来。

一想到这里,文静便没好气地朝着蔡晨光低吼到:“要孩子、要孩子!我们拿什么条件养孩子?”

“以前和别人合租,你说不能挺着大肚子还合租!那好,我们搬出来自己住!然后你现在还是告诉我条件不合适,你不想在出租屋里生孩子!那我现在凑钱去买了房子,你是不是还会说装修对胎儿不好,然后再过个三五年?”

文静的话刺激到了蔡晨光,他毫不客气地把自己的怨言全部抖了出来,

“你看我的那些亲戚朋友,人家二胎都会打酱油了,别人怎么就没有那么多条件不合适?”

“我就想知道,到底什么样的条件才算合适?”蔡晨光一边爆着粗口,一边摔门而出,将文静一个人留在了漆黑的卧室里。

02、

对于生小孩这件事,文静确实有些挑剔,但是她并没有不想生,只是想再等等。

等买得起房子了,事业稳定了,能给孩子更好的物质条件的时候再生!

虽然结婚四年多,但是她现在也不过是个二十八岁的大姑娘,算不上高龄产妇,所以也没必要那么着急。

躺在床上,文静睡意全无,她忽然有了点后悔这么早结婚的想法。

大学时的蔡晨光可以说是校草级别的人物,他高大帅气,而且篮球打得很好,作为学生会主席更是赢得了诸多女生的青睐。

文静也算是个美女,所以在她主动出击的情况下,两人很快便在了一起。

一起憧憬着各种美好的未来!文静说毕业后想留在北京发展,蔡晨光则信誓旦旦地保证,“你在哪,我就陪你在哪!”

临近毕业的时候,文静不小心意外怀孕了,那时候她刚找好了一家上市公司,外加上两个人年纪都小,谁也没做好当父母的准备。

于是她便悄悄地将孩子打掉了。

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文静蜷缩在被子里偷偷掉眼泪,蔡晨光一边耐心安慰,一边保证以后一定努力赚钱,将来给文静和孩子更好的生活。

有了蔡晨光的话,文静虽然肚子很疼,但是心里还是暖暖的。

蔡晨光为了让文静有安全感,两个人借口毕业要用户口本,直接背着家人领了结婚证!

后来文静妈妈得知她的做法后,整日抱怨说自己没有文静这样的女儿!

其实现在想想,妈妈只不过是心疼文静,年纪那么小没有任何社会阅历,又怎么会懂得婚姻的真谛,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给自己嫁了出去!

但那时候的文静不懂,她只知道自己嫁给了爱情,她认为妈妈就是想一辈子管着她!

03、

“就他家那条件,你嫁给他以后有苦头吃啊!”

“你就不能回老家来找个事业单位,或者考个公务员,稳稳定定地过日子吗?”

“如果你非要留在北京,哪怕你找个本地有房子的也行啊,这样日子会过得轻松一点!”

妈妈的话总让文静觉得十分刺耳,她始终坚信爱情的力量最强大,只要两个人齐心协力,将来想要的都会有的!

最后妈妈见劝不动文静,于是搬出了彩礼,因为彩礼的事情也差一点拆散了他们,但最终也只是差一点...

因为彩礼的事情,文静和妈妈吵翻了天,电话里吵,回家也吵。

妈妈最终妥协,“彩礼可以少给一点,但是不能不给!毕竟咱这小地方,如果不给彩礼,以后熟人问起来,爸爸妈妈都没办法和人交代,我们老两口的脸没处放啊!”

姐姐文慧也在一旁劝说:“静静,你就听妈妈的吧,当年我结婚你姐夫给了八万八,但是爸妈回礼的时候直接给了我十万块,姐姐手里有钱,说话做事都有底气!”

“其实妈不是真的想跟蔡晨光要钱,妈这都是想方设法地给你要的!”

还是姐姐的话文静听着更顺耳一些,但是她也十分为难,以蔡晨光家的条件,别说八万八了,可能连六万块都拿不出!

回到北京后,文静将爸妈的想法告诉了蔡晨光,谁知蔡晨光直接来了一句:

“现在都提倡不要彩礼了,本来就不应该要!我小学同学结婚,女方家没要彩礼不说,还陪嫁了一辆车...”

看着如此理直气壮的蔡晨光,文静忽然有些恼火,她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我妈对咱俩什么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本来就不想让我留在北京!”

“本来我们也不应该留在北京,你妈反对你也是有道理的!”蔡晨光冷冷地说着,明显是在挑起争吵。

文静冷哼一声想到了网上那些毒鸡汤:“果然!一个男人愿意为你花钱不一定是爱你,但是不愿意为你花钱,一定就是不爱你!我们分手吧!”

“好啊,分就分!”蔡晨光没有一句挽留的意思,直接堵死了文静的退路。

文静气急败坏地收拾了几件衣服摔门而出,可是在这偌大的北京城,她居然不知道去哪,最后在肯德基坐到了凌晨。

看着背包里揣着的结婚证,一想起两人已经结婚了,如果分手就得去离婚,这样是不是太把婚姻当儿戏了?

想着想着,她又拎着包回到了出租屋。

刚一进门就被拥入了温暖的怀抱,蔡晨光有些哽咽地说:“我还以为你真的走了,不回来了呢!彩礼的事儿我去想办法,多少也给一些行吗...”

就这样两个人凑了五万块彩礼,没有分手,最终还是结婚了。

04、

没有休息好的文静,第二天工作多少有些力不从心,郁郁寡欢了一上午,终于在中午的时候收到了蔡晨光的短信:

“晚上如果我不加班,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油焖大虾,糖醋排骨?”

看着蔡晨光给了自己个台阶下,文静的心里或多或少有了些欣慰,她不由得叹了口气,两个人在一起究竟是图什么呢?

最终不过是北漂人,相互有个依靠,有个安慰罢了。

虽然晚上没能吃到蔡晨光亲手做的晚餐,但是两个人难得吃了一顿肯德基全家桶。

其实当初搬到燕郊,多数也是因为蔡晨光不愿意跟人合租,他整日抱怨网速不好,抱怨没办法长时间蹲厕所,抱怨地方太拥挤。

文静总认为人一旦住得安逸了,就会丧失斗志,就像现在的蔡晨光,也不会再学习了,也不会主动承担家务了。

更多的时候晚上一回家就缩在角落里打游戏,有时候甚至玩到凌晨才睡。

每次文静抱怨,他总会说:“我都忙了一天了,回来放松一会儿,你能不能别抱怨了!”

或许真的工作比学习的时候累人吧,以前文静会和他争执一阵子,如今却也懒得再去争吵了,最后只要给了台阶下,她就能抚平自己的情绪。

就像今天,蔡晨光主动示好,文静自然没有再追究昨晚的争吵,两人今晚很默契地在了一起,蔡晨光也老老实实地做了防护措施。

过了许久,蔡晨光犹犹豫豫地对文静说:“下周我小侄子放暑假,我姐想带孩子到北京玩两天,可以吗?”

一听到老家要来人,文静整个人都抵触了起来,但她看到蔡晨光恳求的眼神,不由得又心软答应了下来。

05、

蔡晨光的姐姐比他大两岁,当初为了让他读书,家里人逼着姐姐读了个大专,然后就出去赚钱了。

所以大学的学费有一半都是姐姐帮他出的,蔡晨光和文静讲了很多次,读书的时候文静也为此非常钦佩他姐姐。

虽然文静想到大姑姐带着两个孩子会很吵闹,但她安慰了自己,住几天就走了,有晨光在没事的...

可谁知道去车站接人的时候,蔡晨光被通知要加班,所有的安排全部打乱。

最终无奈文静只好请假去将三人接回来,想到直接回家,一整个下午都没事做,她便带着三人去逛了附近的商场。

小孩子吵嚷着饿了,文静带着他们去吃了自助披萨。

姐姐一边往嘴里塞吃的,一边念叨:“你们平时不做饭吗?这外面的东西也太贵了吧,晨光平时吃得习惯吗?”

文静撇撇嘴,他们哪里舍得天天在外面吃啊,看着两个小孩子倒是吃得很香,文静也懒得和姐姐解释那么多了。

吃完饭又给孩子买了点玩具才回到租房,本来文静让姐姐带着孩子睡在卧室的大床,她一边安排,一边把床上的被褥搬到沙发上。

谁知道姐姐得知弟弟要打地铺直接急眼了,“晨光要上班的,睡地板上怎么行!还是我睡吧,让他和孩子们睡床上!”

下班回来的蔡晨光得到姐姐的宠溺,一脸的幸福,“姐,这大热天地上一点也不凉,实在不行我和文静换着睡,再说了,你儿子晚上踢被子磨牙的,我更睡不好了!”

一说到孩子,姐弟俩还真是有得聊,最后姐姐也没有强求弟弟,更多的时间姐弟俩交流起了养孩子的乐趣。

文静插不上话,给姐姐买了三张欢乐谷的门票,然后做好了乘车路线和游玩攻略发到姐姐手机上,就准备睡觉了。

姐姐换了新地方睡不着,一边在屋子里转悠,一边和蔡晨光抱怨:

“你们这房子也太小了吧,离上班的地方还那么远,房租还那么贵!你俩可真不会过日子!”

文静听得出来,不会过日子这句话是冲着她说的,姐姐这是在“心疼”弟弟。

蔡晨光宽慰他姐到:“租金不贵我出得起,比我上班那边便宜多了,早上早点起来就行!不用担心我,我现在赚钱比你容易多了,你那边不够花就和我说!”

文静和蔡晨光一起房租其实是AA制的,平日生活开销水电费也都是文静在缴,蔡晨光的钱总要留一半说是还当年的彩礼钱!

彩礼钱早就还完了,他更多的是补贴给了姐姐。

听着蔡晨光没有为自己说一句好话,文静原本想争辩一下的,但是又觉得那样会很累,于是翻身面朝着沙发里侧,干脆装睡着不再理会了。

第二天一早,蔡晨光直接又给他姐转了一千块钱,“姐你带着两个孩子不方便,一会儿直接打车去,想吃什么玩什么钱不够再和我说!”

姐姐收了钱,悄声问弟弟:“你们都结婚四年了,她这肚子怎么还没动静啊?”

“嗨,她总说我们条件不够,不能生孩子跟着一起吃苦!”

听到弟弟的话,姐姐有些不忿:“啥条件还不够啊,这么好的房子住着,该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姐,你别瞎说!”

“我这次来,妈也让我给你带个话,趁年轻能生赶紧生,要是真有病就去看病,实在不行...”

姐姐的声音越压越低,到后面直接被蔡晨光阻止了。

文静听得心里十分烦躁,她恨不得和姐姐争论两句,但是一想起一会儿还要挤公交地铁,着实没有时间浪费在吵架上了...

06、

兴许是带孩子玩累了,今天晚上姐姐没有吵着和弟弟聊天,很早就带着孩子休息了。

但是第二天一早,文静的手机闹钟还没响,就被卫生间哗哗的流水声吵醒了,姐姐带着大儿子在里面洗澡。

听着卫生间母子二人的嬉闹声,不知道还要多久,而蔡晨光早已没了踪影。

文静只好拿着旅行装去了小区外的公共卫生间,卫生间墙角躺着个流浪汉,就这样看着她洗脸化妆。

文静顿时觉得非常落魄,用惯了温水的她此刻被冷水刺得脸颊微痛。

以前合租的时候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那时候他们租的是带两个卫生间的大三居。

文静一边想着一边掏出手机,看到两个卫生间离公司近一点的房子整租的价格,她瞬间彻底凉了心。

将来生孩子妈妈早就发话不会来城里帮着带,如果蔡晨光的爸妈过来,家里就那么小的地方,多出来两个老人,一个婴儿,难以想象怎样生活!

一想到这里文静只觉得无比头大,生孩子的事儿就算刀架在脖子上,她此时此刻也必须否定了!

一整天没有理蔡晨光,大概他也察觉到了文静的不愉快,下班之前他给文静发了消息:

“老婆,你再坚持坚持,我姐说就住一个星期,我在边上订了个宾馆,接下来几天咱俩去住宾馆,过我们的二人世界!”

还好蔡晨光懂得安慰人,文静一天的阴霾瞬间清扫而空。

下班回来还没进门就听见了屋子里的吵闹声,文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蔡晨光正在小厨房里忙着炒菜,见文静回来赶忙叫她过去帮忙打下手。

半个小时后,四菜一汤全部端上桌,文静暗自嘲讽,如果不是他姐来,都忘了自己的男人还会做饭了。

端菜的时候文静差点被地上的东西绊倒,结果一看是自己的被子被瘫在地上,两个小朋友正坐在上面玩。

而姐姐盘腿坐在沙发上嗑着瓜子,对眼前的一切熟视无睹。

文静放下盘子,转身去了卧室,只见整个房间一片狼藉,她的衣柜被翻过了,就连抽屉里的卫生巾都被翻出来,撕开了包装随意丢在地上。

文静气得叫来了蔡晨光,蔡晨光只能安慰她给她买新的,让她再忍忍!

晚饭期间,姐姐又抱怨弟弟工作一天还要回来做晚饭,实在是太累了!

文静最终忍不住回怼了一句,“姐,你问问你的好弟弟,你不在的时候他都是吃谁做的饭!以前都是我做饭,我也好久没尝过他的手艺了!”

察觉到了文静的不愉快,蔡晨光赶忙给两个女人夹菜,扯开话题。

晚上收拾好家务,文静特意将自己的化妆品和贵重物品锁在了抽屉里,这才安心去了宾馆。

紧张了三天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再也不用担心早起去公厕洗漱了,抛开一切烦恼夫妻二人过了一晚甜蜜的二人世界,也忘记了做防护措施。

接下来的几天蔡晨光有空就回来做饭,没时间就请姐姐去饭店,应小侄子的要求,他们又去吃了几次披萨自助。

看着花钱如流水的蔡晨光,文静心里忽然有些异样,她似乎从没见过自己的老公如此勤快又大方!

07、

姐姐走之后,夫妻二人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

这天大学同学在文静公司附近办事,得知她在这里工作后主动联系了文静请她吃饭。

同学晓玲原本在学校是个大美女,有一次晓玲被校外男人骚扰的时候,文静替她解了围,这样两人才认识。

晓玲请文静吃了公司附近的西餐,这家西餐厅她在办公室就能看到,但是却从来没有进去过。

文静因为没有太多吃西餐的经验,结果前菜就吃饱了,等到牛排上来的时候,她是硬塞进去的。

一边听着晓玲侃侃而谈自己开了一家工作室,然后准备生二胎,一边打量着晓玲身上的配饰和她的举止。

文静忽然有些自卑,自己在CBD上班这么多年,连自家公司楼下的牛排都没吃过。

看着晓玲一边嘲讽自己老公又老又丑,然后一边又计划着生孩子,去哪里玩的样子,文静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婚,是不是结的太仓促了。

嫁给现实的那些人如今吃穿用度都不用发愁,而她当初嫁给了爱情,如今却事事都如鲠在喉!

大姑姐走后,文静也叫姐姐带着女儿来过暑假。

姐姐晚上拉着文静的手,悄声问道:“文静,你真的喜欢北京吗?”

“怎么了,姐?”

“可能是我在小城市待久了,我都觉得你这个小屋住着喘不上气来,还有那些个人走路都比我快很多,看得我着急!”

文静还以为姐姐住不惯,准备让她去宾馆住,姐姐却始终不肯,

“我过来就是想陪陪你,正好给你们收拾收拾房间,晚上做做饭,去宾馆浪费那钱呢,我住两天就走了!”

最终在文静的强烈要求下,带着母女二人去外面吃了一顿饭,结果姐姐趁着去卫生间的时间悄悄把账结了。

而提到蔡晨光,姐姐来的这几天,他几乎公司都在加班,每天回来的时候直接在沙发上倒头就睡。文静心里或多或少有些不舒服。

姐姐走后,文静看着卡里所剩无几的余额,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开销有点大,下个月咱们省着点。”

谁知道蔡晨光来了句:“你和你姐都去吃啥了,花那么多钱?”

憋在文静胸口的那口气终于忍不住了,她朝着蔡晨光吼道:“我姐待了三天就走了,我们在外面就吃了一顿饭还是她请的,反倒是你,你姐来的时候天天大鱼大肉,不是给她转账就是出去吃,你还好意思问我钱花哪里去了?”

“你的家人是家人,我的家人就不是家人了?”

蔡晨光还想反驳,文静没有给他任何机会,说完直接摔门而出。

就在这一刻文静忽然后悔和他结婚了,她质疑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义无反顾地嫁给他,如今过着花每一分钱都要斤斤计较的日子!

08、

成年人的时间不会被争吵占据太久,两个人虽然还有隔阂,但日子还是继续下去。

文静争取了出差的机会,这样她就可以多拿一些奖金。

出差这几天小腹总是会若隐若现的疼,以前读书的时候因为这种疼痛,她去医院检查过,医生说是排卵期疼痛,属于正常现象。

这次她也以为是排卵期问题,便没有放在心上。

高强度的工作,加上每日高跟鞋磨得脚疼,倒也让她忘记了小腹的疼,直到出差回来症状仍然没有消退,她才去看了医生。

一通检查下来,医生直接宣告她怀孕了!

应该是大姑姐来的时候,夫妻二人去宾馆没有做防护措施导致的,文静十分懊恼此次怀孕,她一直在纠结到底该不该要这个孩子。

做了B超,医生怀疑是宫外孕,要求她住院观察,就在文静等着做手术,在医院住着的时候,血HCG的数值却自己降下去了。

最后医生分析大概是因为她工作强度太高导致胚胎自己掉下去了...

一切都充满了戏剧性,但对文静来说却是个好消息。

蔡晨光却跟着整个心情跌宕起伏了一周时间,从开始的欣喜若狂,到听说宫外孕后不肯相信,整日百度;再到最后得知胚胎脱落后的失望。

最终没有一句安慰的话,整日阴沉着脸。

文静休整了半个月准备去上班,蔡晨光却劝她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不要影响下一次怀孕。

文静知道如果此次自己请了长假,那这份工作必然不保!

“怀孕!怀孕!你就知道生孩子!生下来拿什么养?在这个转不开身的出租屋里吗?”文静歇斯底里地吼道。

沉默片刻,蔡晨光说道:“房子可以再换个大点的,等生了孩子让我妈过来帮着照顾...”

文静一想起他姐来的场景,不由得一阵阵退缩,她不想过那种鸡飞狗跳,整日和婆婆算计的日子。

对于生孩子的事儿,她只好避而不谈,能拖就拖着。

09、

蔡晨光最终却没给文静拖着的机会,他在一次争吵无果后,直接提出了回老家。

“回去后我们房子也有得住,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养一个孩子绰绰有余!北京这地方有什么好,像我们这样的人奋斗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拿到北京户口,早晚都要回去的!”

“既然都在这里了,不奋斗几年又怎么能知道以后的事儿,你不要总是那么消极,生孩子早晚都能生,我又没说不生!”文静着急地解释道。

但这次心平气和的讲道理似乎不再管用,蔡晨光开始数落文静,说她爱慕虚荣,好高骛远,最后直直地说了一句:“文静,我有时候都在怀疑,你究竟能不能陪我共度余生...”

说到这个份儿上,文静直接把自己所有想要解释的话咽了回去。

她也曾想过等两个人买了房子,生个宝宝,再养一条狗,过着曾经梦想过的生活。

她从来不爱慕虚荣,什么名牌、奢侈品她一样都没有买过;就算住在地下室,只要两个人肯努力她都心甘情愿。

反倒是蔡晨光,他究竟有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下班后从来没有主动做过家务,家里家外该承担的责任也从来没有主动承担过。

就是因为身边的人一直催,所以就急着让文静赶快生孩子,但是生了后会照顾吗?

文静不知道,蔡晨光自己也不知道!

这一刻文静忽然意识到,就算自己怎样努力,只要蔡晨光朝着反方向跑,两个人都没办法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没有争吵,没有出轨,甚至没有什么大矛盾,就这样文静提出了离婚

离婚就如同草率结婚一样迅速,各自掌握着自己的工资卡,家具电器都是房东的,他俩就连共同财产都没有。

离婚后不久,文静主动申请调到了分公司升职做了经理;蔡晨光则收拾好了自己的全部行李离开了北京。

五年的婚姻生活,虽然占据了文静全部的青春年华,但她最终还是没有责怪蔡晨光,道不同不相为谋。

只是不知道蔡晨光会不会后悔在北京逼仄的小屋里陪伴文静这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