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个仔先走一步,我挪用公款900多万,无力还——彭某娟遗言。

2019年9月,彭某娟决定自杀,因为担心儿子没人照顾,被人嘲笑,所以就带着7岁儿子一块“离开”,杀害儿子之后,彭某娟尝试割腕、上吊、跳楼等多种方式自杀,均未果,被人发现后,选择报警,警方将其送医治疗,彭某娟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

从广州中院公开的判决书来看,彭某娟,1973年出生,中专文化;2007年担任广州某贸易公司的出纳员,主要办理公司银行业务。

彭某娟在工作期间,认识了梁某某,结婚之后却发现梁某某吸毒,家里面的经济条件本就不好,经不起这么消耗。好在梁某某有心戒毒,在妻子帮助下,把毒戒掉了,两人还生下了一个孩子。

梁某某又开办了一个工厂,两人都想要将这个家庭经营好,但是梁某某不是做生意这块料,他开办工厂亏了一大笔钱。彭某娟跟梁某某之间的日常矛盾也变多了,2014年,两人吵了一架,两人都失去了理智,选择了离婚。

不过离婚后,又冷静了下来,两人虽然没有选择复婚但还是一起生活,不过这个家已经是债台高筑,彭某娟的基本工资难以维持这个家庭的开销,2015年,他发现公司在管理账目上面存在很大的漏洞,老板几乎从不查账,彭某娟就生起了挪用公款的念头。

彭某娟本就是公司的出纳,在公司也是老员工,从未出过差错,公司内部上下都非常信任。彭某娟利用了这份信任,做了一些假账,挪用了几千元,她想着等度过这段艰苦的日子,再偷偷把钱给补上。

然而彭某娟的经济困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几千元只能解一时之需,有了第一次,彭某娟的胆子越来越大,她开始挪用上万元的公款,这些钱都用在了还债和家庭生活上面。

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彭某娟挪用一两次之后,发觉停不下来了,她就一直做假账,不断地挪用公款,从2015年到2018年事发,短短3年间,彭某娟挪用公款高达946万。

如此巨大的一笔账目,公司也察觉到了什么,彭某娟知道事情即将败露,她也还不起这笔钱,于是就选择了自杀,考虑到前夫经济能力有限,难以抚养孩子。她怕儿子没人照顾,又怕儿子活在自己的阴影当中,就有了带儿子“离开”的想法。

2018年9月21日凌晨,7岁的儿子正在熟睡,她一只手掐住儿子的脖子,另外一只手用枕头压住了他的口鼻,最终孩子窒息而亡。

孩子死亡之后,彭某娟割腕,伤口很深,但没有死;选择上吊,钢管又断裂没有死成,跳楼时被广告牌挡了一下,依旧还活着……

彭某娟跟警方交代实情后,依法进入了司法程序。

彭某娟先后犯故意杀人罪、职务侵占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规定:公司、企业活着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为己有本单位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

现行司法立案标准是数额较大为侵占6万元以上,一百万属于数额巨大。

在法庭上,辩护律师提出了四点减轻刑量的意见。

1、彭某娟在作案之后有自首,并如实供述行为,依法可减轻刑量。

2、彭某娟愿意以名下房产用作赔偿单位的经济损失。

3、彭某娟杀害儿子的行为得到了前夫的书面谅解

4、彭某娟没有前科,属于初犯,案发之后认罪态度良好。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向公安、司法机关或其他有关机关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行为,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法庭采纳了这几点意见,以故意杀人罪、职务侵占罪数罪并罚,判处16年有期徒刑,并退赔公司946万余元。

每个人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虽然有些很难渡过,但采取杀子、自杀等行为来逃避,确实不妥,人始终都是为了活着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以外的事物活着。困难只是一时的,只有经历风雨,才能见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