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经过无数建造者3000个日夜的奋战,连接中国香港、广东珠海、中国澳门的桥隧工程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

自此,大陆与港澳的联系愈加紧密。港珠澳大桥创造的成就举世瞩目,人们难以想象,在建造桥梁的过程中,隐藏着怎样的困难与危机。

混凝土报告,耐人寻味

混凝土报告,耐人寻味

2012年,港珠澳大桥香港段开始建设。为了保证桥梁的绝对安全,相关部门需要对建筑材料进行定时抽检工作。

是以,土木工程拓展署专门在大屿山北部建立了小蚝湾试验所,负责材料的检查,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便是对混凝土的强度进行检测。

土木工程拓展署对混凝土检测并不擅长,精挑细选后,检测单位嘉科工程顾问有限公司在一众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嘉科在材料检测上十分有经验,在业内有口皆碑,是以,拓展署对其付出了极大的信任。

如此,嘉科公司与土木工程拓展署达成了一致意见。嘉科必须按照规定的试验、步骤,对混凝土的强度进行检测,并出具一份报告。

如果拓展署承认了报告的有效性,便可以赋予其HOKLAS标志,如此,报告便具有了权威性。

对于嘉科而言,承担混凝土检测工作,不仅可以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还有利于在业内打开名气。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公司负责人与拓展署签订了合同。

与此同时,嘉科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只要拓展署发现了嘉科的任何失误,都可以无条件地暂停款项的发放。

嘉科所做的检测报告,将不再被承认,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

为了圆满完成任务,嘉科公司上下所有人,均全力以赴。公司从试验所将混凝土土块取回,经过测量,记录下相关数据。此后,工作人员将混凝土块放到水槽中,进行养护。

工作人员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逐日对混凝土的硬度等标准进行检测,并如实记录下数据。28天后,人们需要将混凝土从水槽中捞出,进行最终的检测。

工人将混凝土表面的水分擦干后,放在仪器上称重,随后进行分批的“压砖”,即为压力测试。

在测试完毕后,系统会自动生成一张报告单。如果混凝土的抗压力最终达到了标准,就可以获得合格证明。

嘉科的工作人员经过严格的测试,向拓展署递交了合格的报告。然而不久后,问题随之出现。

2016年7月,拓展署的工作人员在对混凝土报告进行检查时,发现其中的可疑之处。

第一,一块混凝土,有两张数据记录单,这并不符合实际。

混凝土测试,记录着土块的最大硬度,几乎是不可逆的。前一次的检测中,混凝土已经被压坏,如何能够进行第二次的测试?

第二,这两张记录单的检测的间隔时间,只相差了一分钟。

混凝土的检测,对施加压力的大小、频率等都有着严格的规定。如果测试按照平常的速度进行,需要间隔两三分钟的时间。

如果两张单据只间隔一分钟,只存在着两种可能:未按照规定检测,根本没有检测。

第三,两个不同批次的混凝土,存在着交叉检测的可能性,这原本在检测中应该坚决避免。

混凝土检测,大多采取抽样的方式,一批样品检测完毕,才能检测另一批样品。嘉科提供的报告,前后两个批次的样品存在着时间交叠的情况。

第四,同一批次的混凝土,不同的混凝土块,报告单号无法连起来。

每一块混凝土在接受检测时,机器都会自动生成号码,号码应该相连。如果中间的内容缺失,便意味着机器进行了其他的检测,这并不符合规定。

显而易见,嘉科的检测过程中,存在着造假行为。

经过调查,相关部门初步确定了18名嫌疑人。由于犯罪集团过于庞大,廉政公署决定采取囚徒困境的审判方式。

囚徒困境,心理博弈战

何谓囚徒困境?这是战争中常见的审问手段,是一种战争策略,更是心理战。

相关部门抓捕两个同样有罪的囚徒,将他们分别关押在不同的地点,彼此不知晓对方的供词、行为,这也就排除了双方“串供”的可能性。

与此同时,审问者告知囚徒具体的惩罚措施:如果两个人都不认罪,那么各自入狱服刑一年,如果两个人都坦白,承认自己的罪行,那么各自入狱8年。

如果其中只有一人坦白自己的罪行,另一人将自己撇清,那么坦白的人将无罪释放,撇清关系的人将服刑10年。

事实上,囚徒困境大多运用在证据不充分的案件中。从本质上来说,审判者利用的是两个囚徒的心理博弈。

一般情况下,大多人会选择最为保守的方法:即并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双方各自入狱一年。

然而如果双方的联盟破裂,对方将自己检举,或者对方承认了罪行,自己将会受到更重的处罚。

在这样的情况下,联盟内部就会相互猜忌,最终相互揭发、检举,两败俱伤。联盟的人数越多,便增加了内部不团结的可能性。

在混凝土造假事件中,相关部门共逮捕了18名嫌疑人。18名囚徒,恰恰是“内讧”的缩影。

最初,审判者将18名囚犯各自关押,告诉他们处置方案。为了将自身的损失降到最低,18名囚犯都没有选择开口承认自己与同伴的罪行。

不久后,审判者向其中几名囚犯透露,只要承认自己的罪行,就可以获得减刑的机会。

其中的5号囚犯大喜过望,向审判者交代了自己知晓案件的信息:

混凝土报告确实存在着造假行为,造假的原因,一是因为相关部门监管不力,错过了混凝土的检测时间,只能通过更改电脑时间的方式,伪造按时检测的证明。

混凝土的检测时间应该为28天,而实际检测时间,显然已经超过了28天。

其二,一些混凝土在检测过程中发生了“意外”,为了提高合格率,相关部门便采用其他的材料,替代了混凝土,企图瞒天过海。

5号犯人将造假事件和盘托出,彻底打破了囚徒困境的平衡。其他嫌疑人得知此事,为了减轻自己的刑罚,也将自己了解的真相说出来。

最终,18人集团中,7人选择承认自己的罪行。

如此,一张关于混凝土报告造假的阴谋大网,正在缓缓展开……

步步为营,自食恶果

步步为营,自食恶果

混凝土检测首次出现不合格现象时,最先作出反应的是相关领导。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领导曾经不止一次暗示自己手下的管理层,采用某种手段,隐藏混凝土不合格的真相。

在管理层看来,如果混凝土检测不合格的事实大白于天下,公司的信誉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如此不利于公司的长足发展,也会对自己的业绩产生不可逆转的损害。

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管理层只能授意手下的员工,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这一问题。

身为公司底层的员工,普通职员没有选择权,只能以上级的命令为行动准则。如果职员有一丝忤逆情绪,将会被上级另眼相待,甚至因此丢掉工作。

与此同时,如果混凝土不合格的真相被其他人知晓,必然需要重新进行工程检测,工作人员需要投入新的精力、财力,于他们而言,这是原本可以规避的风险。

在重大的生活压力之下,没有工作人员敢于冒险。是以,他们只能通过替代、修改时间的方式,制作虚假的混凝土报告。

普通员工虽然是虚假混凝土报告的直接制造者,但领导与管理层,是发号施令的人,同样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各级关系层层叠叠,环环相扣,这才有了牵涉其中的18个人。

在这个庞大的犯罪集团中,没有一个人是无辜者。抱着法不责众的心态,越来越多的人行为愈加放肆,险些酿成大祸。

随着调查的深入,审判者发现,嫌疑人选择造假的原因,并不只是局限在想要洗脱自己的罪名。

相关调查显示,在嘉科顾问公司,2名负责从中协调的董事,借着虚假混凝土报告,向机关单位骗取了200万港币的拨款,实现中饱私囊的目的。

虚假混凝土报告刚刚告公之于众,所有人的心中都十分不安。然而想到自己的地位、利益、未来,太多的人都选择铤而走险。

这原本就代表着人性的弱点,只是囚徒困境在18个人的集团中发挥作用时,人性的弱点才彻底爆发。

事实上,解除囚徒困境最为简单的方式,就是18人坚持守住自己与对方的秘密,所有人都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损失。

然而5号犯人承认自己的罪行后,便意味着联盟的彻底破裂。也正因如此,囚徒困境中没有交代罪行的人,都受到了最为严重的惩罚。

幸运的是,混凝土报告造假事件被及时发现。相关部门得知这一消息,紧急对港珠澳大桥香港段进行新的安全预估。

结果显示,报告中涉及到的有问题的混凝土,数量达到300以上,占据混凝土总数的0.1%。

经过专家评估,不合格的混凝土,对香港段桥梁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与此同时,香港段桥梁的其他部分,结构完整、安全系数有保障,并没有出现任何危险迹象,可以按照原定计划施工、投入使用。

尽管不合格的混凝土是虚惊一场,这起造假案件,依旧带来了严重的后果。

为了排查安全隐患,香港专门花费了近5000万人民币,对桥梁进行检查。

18名犯罪嫌疑人,因为一念之差给香港乃至于整个中国,造成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损失。

最终,18名嫌疑人,还是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2019年11月,18人串谋诈骗罪成立,被判处3至32个月的刑罚不等。

法院考虑其中的12名嫌疑人,只是技术员或者助理的职位,受到上级的压力不得已而为之,因此酌情减轻了对他们的判罚。

与此同时,囚徒困境中主动交代自己与他人罪行的,也获得了不同程度的减刑。

一场审判,心理的博弈,让人性的弱点展露无遗。

显而易见,终结囚徒困境的最直接方式,就是有效约束自身的行为。

港珠澳大桥香港段插曲虽有惊无险,数据造假带给人们的启示,却应该成为每个工程师的风向标。

参考资料

[1]观察者网,《港珠澳大桥香港段报告造假案,判了》

[2]中国网资讯,《港珠澳大桥香港段混凝土报告造假 12人罪名成立》

[3]中国新闻网,《香港特区政府回应港珠澳大桥香港段混凝土测试涉嫌造假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