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之后,跟着浩浩荡荡的考公大军参加了一次战斗,好在最终脱颖而出,成功上岸。之后的工作中,我一直兢兢业业,勤奋努力,终于在两年之后从普通办事员升到了科员。不过我知道,在我们单位,想继续往上升,必须有一些拿得出手的成绩,而要获得成绩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下基层锻炼一段时间再回来。

很快,就得到了通知,部门有了一个下基层的机会,我毫不犹豫地申请了。最后也得偿所愿,下到了基层,并且待了两年多。

第三年过完年的时候,终于回来了,并且得到了提拔,成为了科室副主任,通常称为副科长。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刚刚理顺手头的工作,局里又发生了人事变动。局长去了市委任职,副局上去了,然后伴随了其中一个处长升副局,一个副处升处长,还有,我们科室的主任升了副处。最终的结果,就是我这个副主任暂代了主任职务。我今天要说的事情,恰恰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王欣本来是局长的司机,局长走了之后,他一下子就没事情干了。

这个人,在来我们单位之前当过兵,所以脾气很硬。加上长期给局长开车,架子也很大。之前局长在的时候,用一个词那叫“狗仗人势”,除了早晚接送局长和一些特殊事情带局长外出,他是闲着的。同事想让他利用这空闲时间开车带他们去办事,他都会来一句:“我的工作哪是你们随便安排的,你们得经过领导同意吧!”长此以往,大家都对于王欣的印象非常不好。

现在摆在面前的问题在于局长是原来的副局长,本身就是有专属司机的。新上来的副局长,宁愿自己开车也不要王欣。那么,王欣该往哪儿安排。再说说王欣这个人,当初就是部队转业过来的,我们这种对于技术要求很高的单位,他根本无从入手,这也是当初让他做司机的最主要原因。局长让办公室主任负责,给王欣安排调岗,这可愁坏了办公室主任。原因很简单,王欣的为人和之前闹过的别扭大家都知道,所以没有科室愿意要他。

最终,办公室主任找到了我,跟我沟通之后,我大笔一挥签收了,王欣到了我们科室。当科室的人得知这个消息,一个个都怨声载道,其中一个老员工是这么说的:“哎呦我说科长呀,这下完蛋了。王欣根本不懂技术,啥都不会,是大家公认的“废人”,办公室主任都安排一圈了,没有科室愿意要。现在倒好,你刚下基层回来不了解情况捡了垃圾,我们科室要成为笑柄了!”

科室的人说归说,但是已经签字接手的事情没法反悔,所以,王欣当天就来我们科室了。不过,说实话,我并没有觉得王欣是他们口中的“废人”或者“垃圾”,所谓“垃圾”,可能是放错地方的宝藏。

王欣来了之后倒是挺客气,我安排了一个角落里的办公桌给他。他收拾好之后对我说:“科长,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安排,我能力范围内肯定竭尽全力。要不是您收留,我可能就要失业,我得好好感谢您的收留之恩。”

之后,我们把什么打印复印,整理资料的事情交给了王欣,他一点都没有怠慢,总是完成得很好。

我们单位,没有专门的保洁,所以各自区域的卫生都是自己负责。我们科室本来是做了一个轮流值日的安排的,可是王欣来了之后,一个人承包了搞卫生这个事情。用他的话说:“工作上的事情我是外行,干不来,只能你们辛苦。我没啥技术,但是打扫卫生这个事情我没问题,以后我全包了,你们安心工作。”

工作忙的时候,我们科室都要加班,王欣虽然没事情干,但也从来不自己一个人提前下班,而是跟着我们一起加班。并且会经常帮我买一些奶茶夜宵啥的来。

我们平时其实外出办公也是挺多的,并且很多时候还要下乡。我们通常都是选择自己开车去,然后回来报销油费。自从王欣来我们科室之后,下乡开车这个事情,也是他全包了。他表示,自己的车是越野车,走乡村道路不容易坏。并且他之前就是负责开车的,车技靠谱,这个事情他做最合适。

最近两年,在疫情的笼罩之下,核酸检测,高速路口值守成了常态,这种情况,公安、交警等部门出现了人手不足的现象。于是,上面下达了通知,要其他单位安排人员支援。到了我们局里,就是每两个科室每天要有一个人去高速路口执勤,这意味着我们科室隔天就要出一个人。这时候,王欣又站了出来,表示这个事情他包了。说实话,刚接到通知的时候,我心里嘀咕了很久,毕竟执勤就是全天在外面,风吹日晒,甚至还会有下雨下雪,比起坐在办公室,怕是没人愿意去,这事情不好安排。

王欣当时跟我们说:“我一个当过兵的人,站一天算个啥,都是小事!”其他科室还在为执勤排班争论不休的时候,看着我们科室,真是羡慕嫉妒恨呀!

之后,王欣就开始了一周有3-4天在外执勤,1-2天在单位上班,另外两天休息的日子。科室的其他人看着王欣忙碌的身影,不禁感叹:“要不是科长当初收留了王欣,现在顶着40度高温去执勤的就是我们了。还是科长慧眼识珠,果真是没有所谓的“垃圾”,那都是放错地方的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