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香港重回中国怀抱,中华民族洗刷近百年国耻。香港交接仪式上,大声向英军喊出“你们可以下岗”的指挥官谭善爱,让世界刮目相看。

如今已经转业的谭善爱,过着怎样的生活?

特殊任务,临危受命

特殊任务,临危受命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交接升旗仪式,谭善爱的那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给中国乃至世界人民留下了深刻印象。

没有人知道,这看似简单的几个字,背后是谭善爱的千锤百炼,同时也是新中国的百年坚守。

1964年,谭善爱出生于湖南省的一个普通家庭。因高考落榜,谭善爱便留在家乡担任养鱼技术员。好男儿志在四方,谭善爱的理想却远不止于此。

19岁的那一年,天生对军人有着极高崇敬感的谭善爱正式参军入伍,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

后来,谭善爱被分配到广州军区机关,一待就是整整8年的时间。在职期间,谭善爱兢兢业业,多次得到上级褒奖。

1994年,因表现优异,谭善爱调任驻香港部队,担任军务参谋。刚刚前往驻香港部队,谭善爱并不起眼,主要负责材料的收发。

1997年4月,广州军区将研究香港部队交接问题的讨论提上日程。谭善爱接到命令,负责为首长们送文件。

他刚刚到达会议室门口,便听到里面的激烈讨论。谭善爱害怕打扰领导们,便一直在外面等待。

等待良久,会议室的讨论依旧没有停下的趋势,谭善爱正欲转身离开,领导却看到了他。他招招手,谭善爱奉命进入。

谭善爱来到政委身边,听到他说道:“你现在可以下岗!”说罢,政委便命令谭善爱重复一遍。

谭善爱一头雾水,不知何意,却还是照做,以极小的声音重复了这句话。

政委摇摇头,说道:“大声一点!” 谭善爱立刻站直,用响亮的声音说道:“你们现在可以下岗!” 政委欣慰地点点头,对与会者说:“就是这个人,你们看他怎么样?”

众人也随之附和,纷纷表示赞同。

谭善爱更加疑惑,此为何意?原来,领导们正在进行的会议,便是讨论驻港防务交接指挥官的具体人选。在众人看来,谭善爱相貌英俊,可以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良好形象。

与此同时,他在军中多年,具有丰富的经验,心理承受能力较强。只有谭善爱,才能胜任如此大的场面,在中英交接仪式上发出中国声音。

就这样,谭善爱糊里糊涂地当上了香港回归中英防务交接中的中方指挥官。

艰苦训练,周而复始

艰苦训练,周而复始

得知自己成为中方指挥官后,谭善爱的内心十分复杂。一方面,指挥官任务重大,谭善爱被组织上委以重任,自然自豪无比,准备大显身手。

另一方面,香港回归仪式,是中国百年来的大事件,世界目光在此聚集,不容许有丝毫的损失。作为此次的控制中枢,谭善爱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正如他所说:“我是一个军人,这次交接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任务。在接受了这个任务之后,我心里只是想着,怎么把这个任务完成好。”

按照中国与英国的约定,双方的防务交接仪式,将在6月30日晚23点50分开始,至7月1日零时结束。

届时,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将入驻香港,曾经驻扎在香港的英国军队,将永远离开中国领土。

中国、英国各自派遣一名中校军衔的指挥官、一名队长以及一支由海陆空三军18名战士组成的卫队。

组织上经过慎重考虑,组建了以谭善爱为指挥官,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海军、陆军、空军战士为主要成员的队伍,负责香港防务的具体交接。组建命令下达后,卫队便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训练。

中英防务交接,并不仅限于军事层面,还关系着两个国家的风貌与尊严。驻港部队司令员刘镇武对此十分重视,他亲自找谭善爱谈话,说道:

“防务交接其实两军对阵,岗哨职位既要威武又要文明,这是一种包含坚硬和柔软的较量。谭善爱,你的每句话,不是张口说出来,而要从心底迸发出来。”自此,谭善爱等战士们便全身心地投入到训练之中。

此时距离香港回归只剩下了一个月的时间,任务如此重大,谭善爱等人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交接仪式只有短短十分钟,然而每一秒、每一名战士都有着固定的动作,为了形成肌肉记忆,他们只能不停地练习。

战士们在交接场地的地图上标出了仪式进行的具体位置,测好步长,计算步数,什么时间应该走到哪里,丝毫不差。

夏季的广州炎热异常,谭善爱和战友们起早贪黑,顶着大太阳,一遍遍地修正自己的动作。众人的皮肤已经被晒得黝黑,他们却毫不在意。

日后谭善爱在回忆起这段训练经历时说道:“我们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一种外交场合,不能出一段差错。”在战士们看来,既然上级选择他们,他们就应该做到最好。

“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这是谭善爱在正式进行防务交接时的宣言,也是谭善爱每天的训练内容。

这句话的每一个字应该如何发音,用什么样的语气,花费多长的时间,谭善爱的心中已经计算了上万遍。

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谭善爱已经牢记宣言的所有要点,可以脱口而出。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1997年6月30日,中英双方以及其他外国记者聚集在香港,见证历史性的一刻。

谭善爱与其他战友们面色平静地进行着仪式,一切皆如原定计划,有条不紊地展开。

23点50分,在谭善爱的指挥下,中国卫队迈着步子,向着威尔士军营走去。英国人不停地喧闹,用英文模仿我方的口令,战士们丝毫不受外界干扰,步伐整齐地到达指定地点。

58分,英方指挥官说道:“谭善爱中校,威尔士军营现在准备完毕,请你接收”。

谭善爱从容地走到英国指挥官的面前,声音嘹亮地说道:“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祝你们一路平安。”短短一句话,短短10分钟,中国作为东方大国的力量与底气体现得淋漓尽致。

五星红旗在香港上空高高飘扬的时刻,所有官兵心中的大石头落了地。没有人知道,仪式开始前,因害怕出现差池,谭善爱将自己的军装熨烫了一遍又一遍。

直至第四遍,他才稍稍安定下来。与此同时,谭善爱将半管鞋油抹在鞋子上,“不能给国家丢脸”,这是谭善爱唯一的信念。

同谭善爱一样,升旗手朱涛也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香港回归仪式上,升国旗意义重大,朱涛经过层层选拔,在一众优秀的升旗手中脱颖而出。强大如朱涛,却也有着紧张、不自信的时刻。

为了圆满完成组织上交代的任务,朱涛几乎付出所有。除去吃饭、睡觉的时间,朱涛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练习升国旗上。

他反复计算着升旗时间,无数次失败,无数次重新开始。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朱涛升国旗次数高达5000次,平均每天升国旗160次。

他的手臂多次拉伤,朱涛恍若未见,依旧不敢松懈。

一个月的时间内,朱涛的脑海中只有国旗。他录制了35遍国歌,寻找升国旗的感觉。无数次的练习,才造就了中国国旗飘扬于香港上空的景象,7月1日零点,分毫不差。

正是有了他们的付出,所有仪式才能精准进行。

属于驻港部队卫队最紧张的10分钟已经过去,而新中国和香港的未来,才刚刚开始……

告别过去,拥抱新生活

告别过去,拥抱新生活

回归仪式结束当晚,谭善爱久久难以入眠。中英交接仪式的10分钟,是谭善爱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

而那年的谭善爱,也不过27岁。此后,谭善爱便回归正常的生活,按时训练,同从前一样执行任务。

后来,组织上看中谭善爱的经验,在1999年将其调入驻澳部队筹备组,参与驻澳部队的相关管理以及回归仪式的方案制定。

澳门回归当天,谭善爱再次不辱使命,圆满完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澳门的相关任务。

2005年,经多方考虑,谭善爱决定离开军队。12月,已经在部队度过12年时光的谭善爱正式转业,来到宝安区黄田派出所,成为了一名社区民警。

刚刚到任时,谭善爱内心不禁产生了物是人非的苍凉之感。

如今的谭善爱已经不再年轻,至于当年香港回归仪式上的表现,大多数人对他的记忆也已经十分模糊。“前不久,我还是一个领导,可以发号施令。结果没过多久,就成为了一名社区民警。”谭善爱如是说道。

谭善爱刚刚就职时,处理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调解邻里矛盾、抓捕小毛贼、固定巡访……从军人到民警,如此天差地别的身份和任务,给谭善爱带来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尽管如此,谭善爱还是暗自鼓励自己,为人民服务事无大小,不久后便完成了心理的转变。

他积极投身于民警工作中,将自己从前在军队中积累的经验发扬光大。宝安区来往人群较多,鱼龙混杂,谭善爱的工作并不轻松,每天需要面对形形色色的人。

派出所最忙的时候,谭善爱率队处理30多起案情,他没有时间吃饭,休息更是奢侈。

“一整天的状态就是,这里的事情还没处理完,那边的警情又来了。马不停蹄地忙到下午两三点钟。”谭善爱如是回忆道。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谭善爱已经成为宝安区小有名气的民警。

出租车和乘客因为一元钱大打出手,场面一度混乱不堪,谭善爱紧急赶到,用自己的威严将双方震慑住,随后开始了劝说。在谭善爱的努力下,出租车司机和乘客握手言和,避免了更大事故的发生。

邻里乡亲遇到困难,只需要一个电话,谭善爱便“从天而降”。也正因如此,众人都对谭警官赞不绝口。

来到新岗位,谭善爱已经决定重新开始,对于自己从前的经历,他绝口不提。

居民习惯称呼谭善爱为谭哥,他们并不知道,这位小小的民警,就是当年香港交接仪式上赫赫有名的指挥官。

即使离开军队,谭善爱的优秀,依旧能够被众人发掘。

2008年,深圳宝安区成立安保工作室,众人一致推举谭善爱为安保办主任。不久后,谭善爱便凭借着优异的表现,升任特保队大队长。

大队刚刚组建,只有3个中队,成员作风懒散,严重影响安保形象。谭善爱接手后,严整风纪,短短一段时间,就将队伍扩大到12中队。

自此,安保大队成为深圳市公安战线上,维护地区稳定的中流砥柱。

2010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谭善爱率领安保大队完满完成了上级交代的安保任务。此次任务,宝安区特保大队荣立集体三等功,谭善爱荣立个人二等功。

而今,已经50多岁的谭善爱成为二级高级警长,正处级待遇。已经事业有成的他,对家庭则有诸多亏欠。

每当闲暇之余,谭善爱总会帮助妻子做家务,带儿子游玩,弥补自己的遗憾。

军人,民警,转变的是身份,不变的是谭善爱永远的英雄主义与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