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女子失联9个月,留下4个娃”。

江西上饶,25岁女子吴燕飞从家里出走,失踪至今,留下丈夫和四个孩子。

丈夫揭其称,从去年开始,妻子频繁与一男子聊天。

监控拍到她离开当天“装扮神秘,浑身只露一双眼睛”。

9个月来,丈夫通过警方、亲戚和抖音,全网公开寻妻,恳求妻子回家。

“老婆回来吧,我求求你,回来我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图源揭其叶抖音账号

乍一看,是一个深情丈夫,守着四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痴痴等待妻子回心转意的故事。

但细品之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细心的网友做了一道算术题,发现了问题:女孩1995年出生,结婚12年。

这意味着,她13岁便嫁为人妻。

而她的丈夫,是1978年生人。他们结婚时,他30岁。

图源揭其抖音账号

吴燕飞也并非江西人,原户籍是浙江兰溪。

结婚前,她在浙江金华婺剧团唱花旦。

图源澎湃新闻

一个豆蔻年华的浙江女孩,放着好好的演艺事业不要,远嫁给一个比她大17岁的江西男人。

结婚是否为她自愿?会不会是被拐卖?这成了网友关注的最大疑点。

有媒体采访了女孩父亲。父亲称,女儿女婿是“恋爱后自愿结合,且感情很好”。

图源我们视频

揭其叶也告诉媒体,吴燕飞嫁给他,生活“幸福美满”。

图源揭其抖音账号

对此我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们来看看吴燕飞在这个家里过的是什么日子。

婚后一连串生了四个孩子,三女一男。最大的女儿8岁,最小的是个儿子,2岁。

不生儿子不罢休,简直是被丈夫当成了“行走的子宫”。

明明自己还是一脸稚气未脱,却下要给四个孩子把屎把尿,上要照顾丈夫84岁的老母。

失联后,丈夫还抱怨,没人带孩子,他“一个顶梁柱的男人困在家里”。

小儿子一天到晚哇哇哭。在他的抖音视频里,他不耐烦地拿着牛奶往儿子嘴里塞,喊着“快吃,你怎么不吃”。

一个成年男人都受不了这种“困在家里”的生活,可正值青春年华的吴燕飞过了12年啊。

这他妈能叫幸福美满?

还有网友质疑,揭其叶的行为属于强奸幼女。

因为在另一家媒体的报道里,揭其称大女儿今年12岁。

即,吴燕飞生下她时,才13岁。

图源揭其抖音账号

这意味着,揭其叶在她不到14岁的时候,就与她发生了性关系。

不管吴燕飞当时是不是自愿,法律上都可以判他强奸

但警方调查后发现,户籍上显示吴燕飞初次生育年龄,是16岁。

不过,警察叔叔委婉地表示,不能肯定在那之前就没有发生性关系。

图源梨视频

总结一下,13岁时,吴燕飞嫁给揭其叶,是不是自愿,有没有性侵,现在找不到他人,我们都无从得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个13岁的小女孩,生理和心理都不成熟,就和一个比她大17岁的男人结婚,生一堆孩子,困在暗无天日的生活里。

这叫自由恋爱?这根本就是诱骗。

吴燕飞也不是出走,她是逃跑。

她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换了一张打不进去的电话卡,就是不想再让丈夫找到她。

网友都希望她,“快跑,别回头,跑得越远越好!”

出逃的吴燕飞,让我想起另一个女孩,“重庆巫山童养媳事件”的当事人,马泮艳。

图源我们视频

同样是13岁结婚,对方比自己大17岁。

不同的是,马泮艳明确表示,自己当初并非自愿。

但她的家人,根本不经过她同意,就把她以4000块钱“卖”给了邻村一个30岁的男人。

嫁过去时,马泮艳刚过13岁的农历生日,丈夫就迫不及待地强奸了她。

怕她逃跑,丈夫一家人就像关犯人一样,把她锁在屋子里。

丈夫的弟弟,趁她一个人被关在家里,也强奸了她。

14岁时,她怀孕了,想方设法流掉孩子。

听人说,从田里的坎上往下跳容易流产。她一次又一次去跳那个田坎,“也没掉啊”,她陷入绝望。

电影《盲山》中,被拐卖的女孩怀孕后,绝望地想要流掉孩子

马泮艳的亲妹妹马泮辉,遭遇了和姐姐一模一样的命运。

她也被迫13岁嫁人,15岁生孩子。

因为年纪小,身体没发育好,难产,生了两天生不下来。

接生婆就找来刮胡子的刀片,又找两个人按住她的左右脚,在下身“割了一条口”,孩子才生下来,“然后用线缝了几针”。

马泮辉躺在血水里,哭喊着“不要用刀割”,但没人理她。

在她们的婚姻里,爱情和尊严根本不存在,姐妹俩就像是供人发泄性欲和繁衍后代的工具。

不堪忍受这种非人的待遇,马泮艳时刻想着逃跑。

从14岁到20岁,她逃了五次,也被抓回去五次。

最绝望的一次,她跑回以前收养她的大伯家里,求大伯借钱给她坐车,但还是被赶来的丈夫抓了回去。

图源电影《盲山》

每次被抓回去,都免不了吃一顿毒打。丈夫边打边骂,“你是我买来的,跑到哪里去。”

比丈夫的暴力更让她心寒的,是周围人的冷漠和麻木。

如果是对待自己的女儿,村民“绝不会这么小就把她弄去结婚”;但对待她,“先把命活着”就行了。

村干部向着本村人,认为她一次次逃跑给村子丢脸。

第一次被强奸时,她去派出所报案,民警听说她已结婚,就当是“家庭纠纷”,没有管。

电影《盲山》里,警察面对被拐女孩的求助无动于衷,只当这是家务事

她找到当地媒体的记者,希望曝光她的遭遇,记者拒绝了。

“巫山这种地方,十四五岁结婚的多得很。如果十四岁就定为强奸罪的话,巫山上千起。”

唯一一个同情她的,是丈夫的舅妈,看到她的遭遇红了眼睛。

但她不敢为了马泮艳,去得罪陈家人。

冷漠和麻木,就像沉默的刀子,把这些女孩送上绝路。

2003年2月,福建莆田坪洋村,一名小学老师用板凳将妻子活活打死。

妻子生前是他家的童养媳,刚出生4天就被卖到他家里。

他对妻子没有感情,平时会在外面找女人,和妻子结婚,只是出于生殖的需要。

村里人对这种事见怪不怪,在这个人口只有4300人的小山村,却有近千名童养媳,几乎每家都买过。

2011年,“中国妇权”组织公布了一篇调查报告,显示在整个莆田地区,被卖到这里做童养媳的女孩,有60万人之多。

在如此庞大的数字背后,是复杂的利益链条,让身为童养媳的女孩,很难逃脱工具化的命运。

她们在本该接受教育的年纪,却早早地为人妻,为人母,被家庭捆绑。

13岁就嫁人的马泮辉说,“做梦都梦到背着书包去上学。”

没受过教育,没有一技之长,即便逃出去,也难以有尊严地谋生。

想改嫁也找不到更好的婆家,人们同情她们的不幸,但更嫌弃她们的不洁。在病态的观念裹挟下,她们饱受歧视。

歧视还会蔓延到下一代的女孩身上。比如吴燕飞的女儿,爸爸不让她上学,她只能在家带弟弟。

图源揭其抖音账号

如果没人帮她,大概率也会早早嫁人。一个无解的死循环。

被卖到丈夫家里八年后,马泮艳生下了儿子,她找准机会再次逃跑。

这一次,她成功了,一口气逃到广州。她进工厂打工,在餐馆里洗碗端盘,干得多,赚得少。

但只要体会过自由的味道,体会过自食其力的尊严,她就再也不想回去。

在广州打工时,她遇到一个社工。听了她的经历,社工鼓励她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

于是她回到老家,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去派出所报案,控告丈夫在她未成年时犯有强奸罪,控告家人当年的遗弃罪和拐卖妇女儿童罪。

婚离成了,但孩子判给了前夫。

而她要求追究的法律责任,因时间久远,取证困难,最后都不了了之。

图源我们视频

恢复自由之身的马泮艳远走他乡,她不会再回到村子里生活。“他们不能理解我。”

同样出逃的吴燕飞,失联九个月,至今下落不明。

网友当然希望吴燕飞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但同时,有一点细思极恐。

吴燕飞失踪期间,恰逢疫情肆虐,去哪都要出示健康码,不可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

9个月来,警方只能查到两次购票信息

可她却消失得如此彻底,连警方都难觅踪迹,不免叫人担心,她是否还安全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种担心不是空穴来风。9月初,她丈夫在抖音上回复网友,“四个小孩的妈妈去世了。”

图源微博@我是落生

到底是失联,还是去世?如今警方已介入寻人,我会密切关注案件进展。

希望吴燕飞平平安安,但我更希望,平安归来的她可以自由选择今后的人生道路,不必回到丈夫身边,也不必被道德和家庭绑架。

作为童婚的受害者,不管她当初是否自愿,她已经搭进去12年的人生,她值得我们多一点的宽容。

如果你和我一样关注吴燕飞的命运,右下角点个“在看”。

让我们重视起来,不要让更多的女孩,被童婚毁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