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在北京买房,我就不去参加硕士论文答辩。”

2011年,神童张炘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为要求父母存款在北京买一套房,他不惜用自己引以为傲的学业来要挟。

而令他16岁便产生如此荒唐想法的原因,仅仅是他认为成功的标准为:北京户口、买房,找个好工作。

从2011年的“买房事件”至今,提起张炘炀,总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议论声。有人说他忘恩负义、是不孝之子;也有人说他天资非凡、是未卜先知。

而要论定张炘炀到底是怎样一个集褒贬、利弊于一身的人,还需要从他传奇的童年讲起。

张炘炀,1995年出生于辽宁省盘锦市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里。虽然背景平平无奇,但是张炘炀这个新生命的到来,终归是为家庭增添了一股喜气的。

为庆祝张炘炀的诞生,又结合他的生日在炙热的七月,父亲张会祥翻遍字典,最终敲定用带着“火”字偏旁的“炘”与“炀”。

这两个生僻字没啥深意,张会祥起初只是为了期盼儿子能够如星星之火,终能燎原。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张炘炀长大后还当真势头如火,炙手可热!

张炘炀两岁半那年,学前班还不是流行的趋向,他的父母琢磨着自己为孩子启蒙,便拿着字典,一个字一个字的教张炘炀认读。

虽然教的都是些入门级的简单文字,但张炘炀不一般的学习速度仍旧让父母都大吃一惊。

短短三个月时间,张炘炀居然认识了一千多个汉字,远远超出了同龄孩子记忆里的范畴。

意识到自家儿子可能存在智力超群的天赋后,张全祥两口子开始有意培养,2000年的秋天,通过熟人托关系,他们走后门将6岁的张炘炀塞进了小学。

原本,读小学一年级的门槛是7岁,张全祥夫妻俩还担心孩子进了小学会跟不上大家伙的进度,谁曾想,张炘炀却再一次用非凡的实力让他们瞠目结舌。

仅仅是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张炘炀便在懵懂中学完了小学一年级的所有内容,直升二年级。

随后,二年级也只读了一个月,三年级读了四个月,张炘炀令人诧异的天赋让他接连跳级升学,四年级直接没读就升入了五年级。

同时,五、六年级的功课张炘炀也只用了两个月时间自主学完,概括来说,原本长达六年的小学义务教育,张炘炀统共就只花了两年,便进入了初中!

这下子,张炘炀的父母以及家中的亲朋好友总算明白,张炘炀可不是简单的有天赋可以形容的,这不完完全全是神童降世,天才一枚吗?

刚上初中那会儿,因为张炘炀还不到九岁,所以初一初二都是安稳度过,没有再让他接连跳级。

张全祥他们本以为,至少这样可以让孩子多享受几年幸福的校园时光,毕竟张炘炀的理论知识懂得再多,心智上到底还是个调皮捣蛋的猴孩子。

可是到了初三那年,一个小插曲却发生在了这个神童身上。

那是初三的下学期,向来学习成绩拔尖的张炘炀受到了来自班主任的批评,甚至还找上了父母。

原来,班主任反映说到,张炘炀在课堂上静不下心,不仅不听招呼还扰乱其他同学上课,严重违反了纪律。

接到班主任的投诉,张全祥是一个头两个大,因为从始至终张炘炀都是被众星捧月的小神童,他根本就没机会处理过这类问题,也不知从何下手。

到最后,张全祥觉得,反正儿子还小,也不耽误这一年半载,索性让张炘炀休学在家,自学了初三下册的内容,只等开学念高中了。

可其实,事情发展至此,实际上是给张全祥夫妻一个机会管教孩子,或者说是扭转孩子的一个关键点。只可惜,张全祥两口子压根没想到这个层面上来,只觉得这就是孩子贪玩的天性,早晚会收敛。

就这样,张炘炀靠着自学,在家就读完了初三年级的课程,等九月份开学季,他还凭借出色的成绩考上了盘山县高中

神童不愧是神童,让旁人不得不服气的,除了张炘炀休学还能继续考高中以外,还有他开学后的“惊人一举”。

初中的时候,张炘炀想的都还是稳扎稳打,求个一帆风顺、毫无意外。

直到了高中,逐渐有了自己想法的张炘炀已经不愿意再浪费时间,高中一开学,他便主动跳级到了高三,准备冲刺高考。

那是2005年,满打满算张炘炀也才十岁的年纪。

十岁的小孩那个时候都在干嘛?扇画片亦或是玩泥巴,翻花绳或者是跳皮筋?总而言之,怕是只有张炘炀一个人,是在炎热且枯燥的高三教室里紧张的备考的。

因为年龄小,张炘炀连办一张身份证的资格都没有,想要报名高考,还得去当地派出所开一张户籍证明,表示他确实是超低龄考生,不是来添乱的。

从张炘炀决定跨级念高三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是整个学校、社区乃至城市的焦点。

在众人持续的关注以及媒体的跟踪报道下,十一岁的张炘炀终于踏上了高考这座独木桥,面对他注定不平凡的人生。

高考考场外摩肩擦踵,面露焦急之色的多半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长辈,一双眼在人群中盯来盯去,寻找自家的小孩儿。

个子矮小的张炘炀,就算是混迹在人群中也能一眼辨认。考场外等待他的,除了父母外,还有一帮媒体记者。

见结束考试的张炘炀面上并没有失望之色,张全祥便了然,这是胸有成竹的表现啊!

果不其然,等张炘炀走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上个二本大学指定是没问题的。

在先前的几次模拟考中,张炘炀的成绩都很稳定,高考上虽然因为紧张导致张炘炀发挥一般,但是怎么说,上个二本也是有十足的把握的。

张全祥一听这话高兴得不得了,十一岁的孩子,能够有勇气参加高考已属不易,更何况还能真的考上大学呢?

没等张全祥好好夸夸孩子,身后的记者就迫不及待地拥上来,围得个水泄不通。

一个多月之后,高考成绩如期下发,结果也正如张炘炀所笃定的那样——505分,超出当年辽宁省二本分数线近50分。

这个不上不下的成绩,虽然填报一本院校有些悬乎,但是报考一个二本大学,那肯定是妥妥没问题的了。

结合张炘炀的兴趣,他的父母与老师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为其择选高校,最后录取他的,是天津工程师范学院。

虽然那时候张炘炀的身份已经是一名准大学生了,可他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本质,至始至终也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罢了。

十一岁,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发展,还在过着无忧无虑的四年级暑假,在燥热难忍的天气里也按捺不住要出去爬树玩水的心性。

张炘炀呢也不例外。当年,因为神童的事迹,张炘炀的家中经常有记者前来拜访,大多数时候见到的,都是张炘炀在电视机前看着动画片《蓝猫淘气三千问》。

他似乎并不清楚自己在别人眼中是怎样一个啧啧称奇的存在,他只期待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以及新的玩偶、新的剧集。

甚至于,有的时候和记者通电话,前几个问题张炘炀还能耐心的回答几句,到了后面他就会直接敷衍道:我出去玩了,不说了。

从许多方面都能看出、父亲张全祥也曾透露,虽然张炘炀是不可多得的小神童,可是心智上就是个有几分熟的孩子。

从七岁开始,单纯的张炘炀就拒绝吃肉,因为按照他的理解来说,吃肉等同于另一种形式的杀生。

在他的世界里,还没有完全的善恶之分,对陌生人也毫无警惕可言。或许大多数时候,在记者面前的他都表现得十分冷静与乖巧,但其实,只要和旁人有一点熟悉了,他就会完全恢复小孩子的举止,甚至可能会爬到别人的脖子上撒娇卖萌。

就连高考前两个月,张炘炀的父母紧张兮兮,与张炘炀商量到:要不高考前最后一个月不要看电视了,也冲刺一下?

结果呢,张炘炀最开始还死活不愿意,不想舍弃自己心爱的动画片,一直到最终关头,体会到高考重要性的他才主动提出不看电视了。

不管怎样,神童张炘炀十一岁考上大学,成为中国年纪最小的大学生是不争的事实。

由于张炘炀还缺乏照顾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做到独立生活,更别说是去到人生地不熟的天津了。所以上大学后,父母担心张炘炀生活不能自理,索性双双辞去了工作,远赴天津陪读。

在这之前,张全祥夫妻二人都是普普通通的工薪阶层,每月领着微薄的工资,过着最朴素的生活。

虽然张炘炀的几次跳级为他们省去一大笔教育费用,可依旧没多少积蓄。所以,这次陪读无异于是他们压在儿子身上的一场豪赌。

那时候的他们并没有料想过,这个决定非但没让他们一本万利,反而是满盘皆输!

从小,张炘炀的身上就被贴满神童、天才等等恭维的标签,这些赞美逐渐让张炘炀感到飘飘然和膨胀,同时他也习惯了被人追捧、当作中心的傲然。

所以,张炘炀进入大学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学校的宿舍比我想象中差多了!反正我就是必须住最高档的”

站在张炘炀的角度,一直以来都接受特殊照顾与待遇的他,进了大学自然也要住最高档最好的房间,这样才能凸显他“神童”的身份不是吗?

张炘炀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吐槽,其实已经暴露了他最大的缺陷,那就是缺乏素质品德教育!

这是张炘炀父母以及学校一直以来都忽略掉的层面,他们以为张炘炀的功课足够优秀便是难能可贵,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一个健全的人还需要有正确的价值观与世界观!

面对不管是在生理还是心理都要比自己更加成熟的大学生,张炘炀并没有抵触之情,因为在大学生活里面,他依旧是那个众星捧月的小神童,班级里的同学都很照顾这个小弟弟。

所以本科的几年时间张炘炀还算平平稳稳的度过了。

2008年,13岁的张炘炀成功考上了211北京工业大学的研究生,弥补了他当年未能上一本线的遗憾。

相比较天津工程师范学院的一视同仁,北京工业大学对于小神童的到来就体现了太多的特殊照顾。

就比如为了方便张全祥夫妻俩照顾,学校专门为他们安排了一个两人间的宿舍,既节省了房租,也节约了时间。

学校的贴心之举让张全祥两口子十分感激,可没想到的是,这样的变动居然惹得13岁的张炘炀十分不满。

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张炘炀正值13岁的叛逆阶段,也是一个极度渴望自由的阶段,所以父母来到身边照顾、时刻“监视”他的个人生活,这令张炘炀极度的不自在。

在发泄了自己的不满、阐述了自己的需求后,张全祥夫妻二人决定一切按孩子说的办事,尊重他的看法,遂放手让13岁的张炘炀开始独立求学。

这一放手,就是把利弊都交在了命运手里。

得到了充分的自由后,张炘炀确实是度过了一段理想中无拘无束的自在生活,对于已经13岁的他来说,照顾自己的起居肯定是完全没问题的,可就是“自律”二字,仍旧是未攻克的领域。

没有了父母的“盯梢”,张炘炀开始放纵自己,不仅玩起了毫无营养的网络游戏,还荒废了学业,导致好几门必修课都挂科了。

若不是研究生毕业前他迷途知返,开始在毕业论文上投入百分百的精力,能不能顺利毕业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2010年6月,在参加研究生毕业答辩之前,张炘炀突然提出一个要求,也就是他人生中著名的“买房事件”。

他找到父母,狮子大开口说到:你们不在北京买房,我就不去参加毕业答辩!

按道理说,神童张炘炀长到16岁的年纪,怎么着也该懂事了吧?可他为何还要提出这样荒唐滑稽的要挟呢?

一部分人认为,张炘炀没有孝心,不懂得换角度体谅父母的不容易;也有一部分人认为,这是虚荣心作祟,是无力扭转的人性!

当然了,也有少部分的人用诙谐的眼光看待这件事,认为这是天才对北京房价飞涨的未卜先知,让父母提前买房坐享其成。

不管怎么说,“买房事件”一出后,社会对于张炘炀的看法莫衷一是,不管外界如何议论纷纷,总要给出一个解决方法才能翻篇不是?

虽然当时房地产行业还没有以惊人的速度膨胀起来,可北京的房价对于普通人来说仍旧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北京扎根多年的白领都难说有底气能在北京买房,更何况是没有啥吃饭本领的张全祥夫妻呢?

他们在辽宁、天津以及北京兜兜转转多年,重心都放在了培养张炘炀成才这一件事上了,所以别说房款了,就是存款他们也拿不出多少啊!

只不过,因为儿子拿毕业这件大事威胁,所以张全祥可不敢告知他囊中羞涩的真相,只得找个两全之策搪塞过去。

夫妻二人在北京租下一套房后,谎称是他们贷款买下的,这才瞒天过海,让张炘炀心满意足的参加毕业答辩去了。

所幸的是,张炘炀的硕士毕业论文写得十分出色,不仅顺顺利利的拿到了研究生学位证书,还考上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博士!

11岁读大学、13岁念研究生、16岁攻克博士学位……张炘炀的前半生可谓是开挂的人生,让人望尘莫及啊!

在北航读博士期间,张炘炀毫不意外是导师带的三个学生中年纪最小的那个,但他也是成绩最好的那个,深得导师的喜爱和培养。

不过呢,张炘炀却是一个犟得很的牛脾气,虽然导师对其器重有加,张炘炀却对导师研究的课题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最开始,张炘炀还一度找不到自己的研究方向,陷入茫然的困境。导师在这期间鼓励张炘炀换了几次课题,可仍旧每个满意的结局。

为了不埋没了张炘炀难得的天赋和聪明才智,导师只得托关系将他塞入信工所,去研究晦涩难懂的数码函数。

不曾想无心之举歪打正着,张炘炀对数码函数表现出了十足的兴趣,竟然耐着性子专研了四年之久。

张炘炀的博士统共读了8年时间,第四年的时候,张炘炀曾提出过想要退学的念头。

导师推心置腹,问张炘炀为何突然想要退学,张炘炀回答说:博士学位读了四年都还没有毕业,岂不是证明自己太过无能?

由此可以看出,张炘炀说到底还是有一些自负的,向来站在智力金字塔上的他,不能接受别人的轻视,更不能接受无能的现实!

若非是自家导师坚持不懈的开导,或许张炘炀就当真半途而废了。

2019年,24岁的张炘炀博士毕业,关于他的神童新闻逐渐减少,大家不再纠结于他的天才往事,也鲜少议论起他的年少轻狂。

在接受采访时,张炘炀说起自己目前最大的努力方向,那就是通过考核留任母校当一名教授。

有记者问到他回忆起当年的“买房事件”有什么想法,张炘炀并未做出正面回答,而是一笑置之,淡然如水。

或许,在已经成熟稳重的他看来,曾经的年少轻狂与虚有其表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如今的他只想展望未来,不愿回首过去。

张炘炀,作为恢复高考以来年纪最小的本科生、研究生以及博士生,他本人就已经是个值得议论纷纷的话题了,加上“买房事件”的渲染,无非是增添了八卦的意味。

曾经的不懂事,在经过了岁月与时间的轻拂后也都是笑而不谈的过往罢了。

对于张炘炀的传奇故事,在讶于他过人的天赋与才智以外,更多的领悟和观点,应该放在他那只注重学业而忽视了素质品德教育的童年上。

没有品德的基础,再多的才华都是徒有。

在成长的路上,可以多花些时间看风景,但绝不能拔苗助长,匆忙上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