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的一天,四川泸县方洞镇,一位84岁的老人带着遗憾逝世了。他的老伴坐在床前,紧紧地握着丈夫冰凉的手,轻轻说道:“老伴儿啊,你怎么能先走了呢?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儿子没找回来,咱们都不能死嘛!”

坐在床沿上的老妇人叫艾秀平,今年86岁。他和丈夫的小儿子曾德阳,在1968年就被人拐走了,他们苦苦寻找了50多年,但是儿子至今音信全无,生死未卜。

在很久以前,她曾和老伴商量过,两个人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等到儿子被找回来的那一天。用艾秀平的话来说就是“儿子一天找不回来,我就一天不敢死!”

直到2017年,相离半个多世纪以后,艾秀平的儿子找到了,但是让她不敢置信的是,其实儿子一直都在眼皮子底下,就住在离家不远的地方!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间倒流到50年前……艾秀平永远都记得!

那是1968年9月18日下午2点,在四川内江壕子口火车站,她带着两个孩子从娘家赶回泸县。一只手拉着老二,怀里还抱着9个月大的老三。

在火车上的时候,一直有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衣着破旧的小姑娘,时不时地帮助艾秀平搭把手,表现得十分热情。

小姑娘告诉艾秀平,自己是农村里的孩子,因为家里没钱读书,只能出来打工了,这一次也在泸县下车,想去县城里找一下熟人。

育有三子的艾秀平,心中充满了母爱,她也十分同情小姑娘的遭遇,拿言语安慰着她。

艾秀平当时根本没有往坏的地方去想,因为小姑娘穿着朴素,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而且她对泸县县城十分熟悉,肯定是来打工的,怎么可能是一个坏人呢?

出站以后,老二要去上厕所,艾秀平不放心他一个人去,于是就跟在了后面。这时小姑娘说道:“阿姨,我帮你抱一下宝宝吧,你带着弟弟先过去吧!”

艾秀平点头笑了笑,她想到厕所里又挤又脏,等一下还得给老二穿衣服提裤子,手上抱着9个月大的老三不方便,于是就把孩子托付给了小姑娘照看。

然而让艾秀平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姑娘其实并非良人,她是一个经验老到,伪装巧妙的人贩子。

当时作为母亲,艾秀平最起码的警觉性还是有的,只是人贩子的操作却让她防不胜防。

带着老二进厕所以后,帮孩子安排了一下,艾秀平就走到了厕所门口观望,她看到小姑娘抱着老三还在那里,并且还朝她点了点头。

好大一会儿过去了,厕所里传出老二的声音,艾秀平赶紧走进去。等把老二带出来的时候,她震惊地发现,刚才小姑娘站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了孤零零的行李扔在地上。

艾秀平赶紧跑了过去,她大声地呼喊着小姑娘的名字,却迟迟没有听到应答,艾秀平的心里开始着急起来!

但是艾秀平又不敢乱跑,她怕小姑娘是去上厕所或者干什么了,等她回来找不到自己就麻烦了。所以艾秀平只能一直四处张望,大声地喊着名字。

这时,艾秀平似乎在人群里看到了小姑娘的背影,她连忙抱着老二追了上去。只是在火车站茫茫人海之中,小姑娘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在之后的时间里,艾秀平找遍了火车站的角角落落,她哭着喊着,嗓子哑了,眼睛肿了,但却一直都没能找到自己的孩子。

眼看天已经黑了,但是艾秀平却不敢离开,她精疲力尽地待在原地,期待着小姑娘能把孩子给送回来,一直等到了深夜,老二被冻的瑟瑟发抖。

此时艾秀平已经明白,孩子是被人拐走了。她把老二送回了泸县老家,之后就带着丈夫四处寻子。

自从孩子丢失以后,艾秀平夫妻俩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在承受着失去爱子的痛苦。

为了找到孩子,他们带着一家人在火车站蹲守,在县城里寻找,制作了很多寻人启事,逢人就发,遇人就问,但却一直不见孩子的踪影。

随着时间的推移,艾秀平夫妻俩思念爱子的心情非但没有稍减,反而越来越深。后来,他们年纪大了,找不动了,但是家人们还在一直寻找。

后来,互联网兴起了以后,艾秀平的家人就在网上发帖子,在贴吧、论坛发寻人启事。只是时隔这么多年,想要找到一个9个月大就被拐走的婴儿,实在是太难了。

直到2014年,艾秀平已经86岁高龄,她的丈夫也已经84岁了,夫妻俩依然没有放下对孩子的思念。

艾秀平和丈夫约定好了,只要孩子一天没找到,他们就要坚强地活上一天,直到孩子被找到以后再死!只是丈夫却没有等到这一天,他还是先艾秀平一步走了。

在夫妻俩寻找儿子的同时,距离艾秀平家30公里的资中县太平镇,一个叫杨荣的男婴,正在一天天地长大。

太平镇地处偏僻,在当地是有名的贫困镇。但是杨荣的父母却对他很好,为了供杨荣读书,他们省吃俭用,甚至不惜去卖血筹钱。

不仅如此,杨荣的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但是因为没钱读书,早早地就背井离乡出去打工了。

虽然家庭贫困,但是杨荣一直都深爱着自己的父母和姐姐,因为他知道,只有好好读书,以后才能偿还父母和姐姐的恩情。

读书的时候,杨荣曾经听人提及过自己的身世,说他是别人丢弃的孩子,但是杨荣一直都不相信,也从来没有去问过父母。

其实,在杨荣的心里,虽然也曾怀疑过身世问题,但是用他的话来说:“父母和姐姐对我这么好,我不能去问他们,那样会让他们难过的!”

杨荣没有辜负父母含辛茹苦的养育,他的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后来更是考上了军校。在2017年转业后,已经是一位副团级干部。

然而,在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杨荣的脑海中时不时地还会冒出一个念头:“我到底是谁?我的亲生父母,他们又在哪里?”

儿子脸上的苦闷,让养父母意识到了他可能知道了身世。直到那天,已经年近八旬的养父母把杨荣叫到了身边,告诉了他一个天大的秘密。

杨荣确实是他们抱养来的……但是具体他的家在哪里?他的父母是谁?他们也说不清楚。

虽然早有预感,但是养父母的话依然如同晴天霹雳,杨荣的内心更是翻江倒海,他紧紧地握住了拳手,松开又握住,手指因为发力,指节已经变青。

养父母的眼中流下了泪水,他们哽咽着告诉杨荣:“儿啊,虽然你是抱养的,但是你也看到了,我们一直都把你当成亲生儿子啊!如果你要去找亲生父母,那你就去吧,但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儿子!”

那一刻,杨荣的泪水如同决堤一般洒落而下,他哪里不知道养父母对自己的好,只是猝然之间证实了心中的猜测,心里有一些难以接受。

好好地想了一下,杨荣决定自己要去寻找父母,不管他们还在不在世,自己都要给他们磕上三个响头。但是,他也不会不认养父母,也要照顾他们安享晚年。

就这样,杨荣也踏上了寻亲之路,他把自己的DNA存入了失踪儿童数据库,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和亲生父母的匹配上。

十多天后,杨荣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告诉他通过打拐DNA数据库的盲比,他与一位泸县的母亲单亲比中。

而这位母亲,正是艾秀平!

然而这次的单亲比中,因为只有母系的DNA数据,缺少了父系的DNA数据,所以比中结果还不能保证杨荣和艾秀平有百分之百的血缘关系。

很快,公安机关经过走访、调查,采集提取到了艾秀平大儿子的血样,将他的DNA数据和杨荣的进行了比对。

直到2018年1月,好消息传来了,杨荣正是艾秀平被拐的儿子。而这对母子,在经历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分别后,终于又一次见面了!

杨荣以前的名字叫曾德阳,而他被拐卖以后,由距离自家30公里外的太平镇杨姓人家收养,养父母给他取名杨荣。

那天,在民警的护送下,曾德阳带着妻子和女儿,乘车赶往了自己当年的那个家。

在得知当年那个被拐走的9岁大婴儿要回来时,村口已经拉上了大红的横幅“欢迎曾德阳认祖归宗”。

与此同时,村道上已经来了很多老百姓。等到曾德阳刚一下车,村民们便敲锣打鼓,鞭炮齐鸣,欢迎杨荣的归来。

那天,90岁高龄的艾秀平没有上街,她想去但是不敢去,大儿媳安静地陪着她待在院子里。

一如过去一般,艾秀平不敢眨眼,眼巴巴地望着门外,幻想着儿子哪一天出现在眼前,就这样等待着,一直等待着……

当人们簇拥着曾德阳走进老宅时,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坐在竹椅上的老人。血浓如水的亲情,让他瞬间就认出来了那是自己的妈妈!

“妈”这一声呼喊响彻云霄,曾德阳跪倒在地,紧紧地握着妈妈布满青筋的大手,哽咽着说道:“妈……妈妈……对不起,儿子回来了,儿子回来看您了……”

妈妈的身体颤抖着,她将瘦弱的身子,深深地埋进了儿子宽阔的胸膛,任凭泪水打湿了他的衣裳。艾秀平不敢松手,生怕这是一场梦,如果松手,这场梦碎了,心也就死了!

这就是那个当年还在襁褓中的儿子,如今的他已经长这么大了,他的胸膛温暖,亦如当年自己抱在怀里的温度。

之后,曾德阳提出要去看看爸爸。在儿子和儿媳的搀扶下,他们顺着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走到了一座坟墓前。

艾秀平喃喃自语:“老伴儿,儿子回来了,你在地底下,可以安心啦!”

曾德阳跪在坟墓前,他眼中的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流,对着父亲的坟墓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动情地说道:“爸爸,儿子对不起您,这么久才来看您!”

当天在曾家孙女婿开的农家乐里,摆上了好几桌酒席。老母亲和儿子坐在一起,一个已经白发苍苍,一个也是年过半百。

那天,从来滴酒不沾的杨荣,敬了妈妈一杯酒,和大哥二哥也喝了好几杯,他们之间有着说不完的话儿。

至此,艾秀平夫妇俩的寻子记告一段落!

后来曾德阳回去以后,他在养父母和姐姐面前还叫杨荣。但是回到曾家,他又叫曾德阳。

由于两地距离不远,曾德阳几乎每天都要从养父母家坐车前去陪伴妈妈,他说:“此生,我绝不会再错过妈妈生命中的每一天。”

杨荣是如何被带到了太平镇的?又是如何被杨家收养的?当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对于这些,艾秀平母子都没有再深究,爱的伟大和宽容,让他们选择了原谅和遗忘。

然而,对于这么多年,因为拐卖而导致千千万万骨肉分离的家庭来说,人贩子的行为,对于任何家庭来说,都不亚于是“灭顶之灾”。任凭岁月流逝,往事难以如烟,他们心中的伤痛,又有什么办法来弥合?

只希望这人世间,再无人口买卖,让所有的孩子,都能过上无忧无虑的童年,陪伴在父母的身旁,快快乐乐地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