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空军杂志网站报道称,美国空战司令部司令马克·凯利在美军航空、航天和网络会议上演讲时表示,他决心“至少在竞争对手之前一个月达到第六代空中优势”,这话要是换在其它人嘴中说出来,相信不少人认为其是在说梦话,要知道,美国空军的目的是领先对手一代的水平,并且在曾经过去的几十年中一直是这样的。突然间只领先“一个月”,为何如此不自信?

凯利的演讲中反复提到的一个词:“高度迭代性”,并举例说明“中国从引进苏-27开始,先演变成引进苏-30和苏-35,然后是自己开发歼-16。”同时它称中国开发第六代战斗机的方法与美国空军相似,六代机的改进将比现有平台出现“指数级”的巨大提升。按着凯利的理解,“高度迭代性”,美国人一直是这么干,从F16的第一批次到F16V的第70批次,就是在不断的改进升级中,F15现在也在搞F15EX,也是不断升级中,F/A-18E/F更是最早完成换装有源相控阵雷达的美国四代机。但是到了F22,这个“迭代”嘎然而止,导致的结果是F22至今自成体系,依赖辅助载荷在体制外徘徊,F35到是可以迭代,但是受制于多国集资,知识产权可能是个问题,而且最近在为F35换装自适应发动机的问题上,美国防部似乎与国会意见不统一,以至于凯利特别强调:“没有发生什么”,意指中国没有在第六代战斗机的辩论上浪费时间,肯定中国正在“按计划进行”。按凯利的理解,“高度迭代性”,我们应该不止是在歼16上这么干,在歼20上亦如此。歼20已在发展双座型号,这是五代机中唯一的双座型,这恐怕不是在发展一款教练机或歼轰机这么简单,其目的是在后座上发展一名无人机管理员。显然,我们不打算一步到位的由一名飞行员完成母机飞行的同时由AI去控制无人机,因为在无人机解决抗干扰、系统入侵等问题前,AI还不能完全被胜任与信任,而且,随着电子对抗技术的升级,后座无人机管理员变得更加不可或缺。而F35的性能至今仍未达它的初始的设计目标,在迭代上又受制于中型机的体型、还有那与机同寿的航电设备。

凯利忧心仲仲不止是“高度迭代性”,他目前所能看到的是,美国的两款五代机在技术性能上已不具优势。在气动性能上,歼20创新型无尾鸭翼式布局曾经不为他们所理解。他们一直认为鸭翼将严重影响隐身,然而鸭翼布局与后尾式布局不同,它不但同样能为飞机提供俯仰机动的力矩,而且它产生的是正升力,并且它还能拉出外旋涡,为飞机提供20%的额外升力;相反的是,后尾式布局的尾翼产生的是负升力,这一正一反,显示出这两款气动布局的差距。歼20最近的高机动表演还展示了它的航电对它优越的控制性能,要知道,歼20利用的涡升力不止是鸭翼,还有边条翼,操控系统必须保证涡流按它要求的轨迹行走,不漂移、不散发、不碰撞,这是在御气飞行——这操控系统的控制程序得是多么天才的人来编写。在态势感知与隐身方面,这一直是美国的优势,然而,这些年一直在被拉平。与气动布局不同,近年来大国进步最快的正是这两个领域,大国的新型感知手段层出不穷,包括EOTS、EOTAS、太赫兹雷达,超高温红外冷却技术等等。在隐材料方面,最近照片显示,隐身涂层开裂脱落的不止F22,还有它引以为傲的F35C,相反的事,大国至今没有相关传闻。

最新的消息是: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三世(以下简称肯德尔)在本月表示,美国空军的“秘密的下一代战斗机平台”仍处于设计过程中,尚没有进入工程制造与开发阶段。早几天的消息是美国给五个公司分别花了9.5亿美元,用于NGAP(下一代发动机)的研发,这五家公司其中包括诺格、洛马、波音三家飞机制造商。这显示美国六代机研发滞后,而滞后的原因正是它引以为傲的发动机。动力方面,这应该是美国最领先地方面,然而它也遇到了颈瓶,之所以如此,正是那此不切实际的参数,亚太版的作战半径大得离谱,这将损害它在其它方面的能力,而这些性能对于六代机来说,又是不可或缺的,从而馅入两难境地,最近传出发动机厂商与飞机制造商合研新型发动机,就是为了减重。大国的动力方面可能会慢一些出来,但是它可以迭代啊!歼20就是这么干的。

美国空战司令部司令马克·凯利的不自信不止体现在以上几个方面,还体现在内耗上。凯利说:“我们决心至少在竞争对手之前一个月达到第六代空中优势技术。他们(竞争对手)不是傻瓜,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这是在指桑骂槐。他在演讲中很尖锐的表示:“中国正在建设一流的空军......当谈到一个国家在全球的武力、财富和地位时,唯一比一流空军更昂贵的是二流空军。”他这是在警告现在不给钱,未来也的武力、财富和地位将不保。很明显,凯利公开讲话的目的还是钱,但是上述情况也确实存在,从目前来看,作为下一代轰炸机的B21的试飞很可能慢于水分子,这本身是前所未有的事,好在有B2撑门面还免强说得过去,如果在六代机上再落后,那作为军事第一强国这脸往那里搁。不过,俺们村到未必去争这个第一,正如凯利所说,我们将“按计划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