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军高级将领中,粟裕大将无疑是其中最为知名的一位,作为新中国的第一将,在几十年的革命生涯里,他身经百战,将自己的所有都献给了革命事业,而多年枪林弹雨的生活,也让粟裕的身上挂满了男人的“勋章”就是那些伤疤。

粟裕一生六次受伤,其中最为危险的一次,则是他平生头一次受伤,那是在1927年。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爆发,起义后,按照既定计划,周恩来与贺龙等人率领起义军南下,前往广东,蒋介石派钱大钧等人马不停蹄的进行追击,在三河坝等地,起义军皆和国民党部队发生战斗,南昌起义时,粟裕为总指挥部警卫班班长。

部队在撤离到武平时,起义军再次和敌军激烈交战,就在这一次的交战中,粟裕受伤了,他在战斗中,感觉到头部猛地一震,然后意识就模糊了,躺在了地上,后来才知道,敌人的子弹从他的右耳上侧头骨穿过。

粟裕受了伤躺在地上,当时由于敌人的猛击,部队不得已要撤离,排长看到了粟裕躺在地上,就卸下了粟裕的枪,在迷糊中,粟裕听到排长说:“粟裕,我不能管你啦。”然后就独自离开了。

后来有人说,这个排长做的不地道,但是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就当时而言,粟裕已经昏迷在地,而面对敌众我寡的局势,部队紧急撤离,才是最重要的,况且排长也不知道粟裕到底是轻伤还是重伤,电光火石之间,排长离开了。

这一次的受伤,是粟裕军事生涯中第一次受伤,也是他最为惊险的一次,听到排长离开前的话,粟裕用自己坚强的意志爬了起来,他非常明白,如果这一次因伤掉队,那么,将很难再跟随部队的步伐了,凭借着坚韧的毅力,粟裕一步步爬着向部队离开的方向爬过去。

在爬行时,粟裕忽然踏空,从山上掉了下来,掉在了一片水田里,旁边正好有起义军经过,看到粟裕的伤势,他们赶紧进行了简单的包扎,随后,他们带着粟裕一起回归了队伍。

这是粟裕一生中受伤最为惊险的一次,这所谓的惊险,并不是说他所受的伤很严重,而是谁这一次如果粟裕没有跟上队伍,那么,粟裕的人生可能就会改变了。

在粟裕的回忆录里,他受伤最为严重的一次,便是第四次负伤。

“敌人的一枪打中了我的左臂,动脉血管的鲜血喷出一米多远,当场昏死过去了。幸好身边的警卫员是懂得一点急救常识的,他立即用绑腿把我手臂上部扎死,血才止住。同志们找来担架,冒雨把我送到二十来公里外的救护所去。山路崎岖难行,走了三四个小时才到。因绑带扎得紧,加上一路下着大雨,到了第二天我的手臂肿得象腿一样粗。”

当时医生看到后,要求将手臂给锯掉,粟裕坚持不肯,就这样,粟裕的手臂没有被锯掉,但是也是残废了。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1984年2月5日,粟裕去世,在他的骨灰中,发现了三枚弹片,这三枚弹片,也成为了将军光荣的一生,最后的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