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政府仍是天然气价格上限计划的反对者,但部分州政府已经开始接受该计划,专家们也开始计算该计划的成本。

财联社9月29日讯(编辑 马兰)欧盟委员会就天然气价格上限提出了新的建议,据一份文件称,欧盟必须准备好采取限价措施,来为消费者提供更为低廉的价格。

有人强烈赞成,也有人极力反对。本周五,欧盟能源部长将在布鲁塞尔举行一次特别会议,进一步讨论相关建议。

德国开始接受“毒饼”计划

选择余地有限的欧盟国家已经开始认真思考这个“毒饼”的可行性,比如德国。

虽然德国政府仍然是天然气价格上限的反对方,但德国部分州政府和城市已经加入支持该计划的队伍中。

周三的总理会议上,德国联邦各州已经要求联邦政府引入能源价格上限。

周四,杜塞尔多夫《莱茵邮报》董事总经理Gerd Landsberg表示,这种能源价格限制可以真正帮助人民、市政当局以及中小企业。

德国专家们还为接受该计划后,政府可能需要承担的损失进行了详细的计算。

据德国新成立的天然气专家委员会主席Veronika Grimm透露,专家分析后的结论是,若实施天然气价格上限,可能将使德国每年损失150-240亿欧元。

她表示,这个数字基于2023年平均天然气价格为每千瓦时25欧分的假设,且天然气价格上限仅适用于私人家庭。而如果情况更加乐观,天然气平均价格仅为20欧分,则总损失最低在150亿欧元左右。

她建议将天然气价格上限设置为每千瓦时12欧分左右,该价格建立在中期可以预期的天然气价格基础上。

周四,荷兰TTF天然气期货报价186.1欧元,相当于每千瓦时18.6欧分。今年8月,该欧洲基准天然气期货价格一度升上339欧元每兆瓦时,创下历史记录。

“毒饼”的风险

欧盟委员会称,天然气价格上限的具体可行计划,一种是为俄罗斯天然气设定最高价格,另一种选择则是限制电力生产中消耗的天然气价格。

根据目前的建议,价格上限和市场价格之间的差异将由电力系统进行承担,最后可能需要政府来买单。

但在该建议之后,欧盟委员会也承认实施天然气价格上限存在风险。

如果仅对单一来源实施价格上限,可能会引发大量对该处来源天然气的需求,而没有真正解决天然气短缺的问题。

另外,批发价格上限的建立需要先有一个集中的系统来取代市场交易,实施定量购买和分配天然气。而欧洲目前没有任何组织可以承担该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