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四川最牛悍匪!武警出身,却在退伍后沦为杀人恶魔,凶残程度堪比周克华,通缉悬赏金额更是高达惊人的300万,被称为史上最难抓的悍匪,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从一名优秀的武警战士沦为杀人恶魔的?

事情要从1969年说起,这一年,在四川内江市顺河镇玉泉村一户贫苦家庭中,降生了一名男婴,父母给他取名曾开贵,希望他将来能大富大贵,因为曾开贵家里孩子比较多,上面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曾开贵排行老四,而在曾开贵之后,还有个妹妹,作为家里最小的儿子,曾开贵自然是备受疼爱,哥哥姐姐们也都对这个生的漂亮的小弟弟十分喜爱,什么事情都让着他,这也让曾开贵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还有点霸道易怒的性格。

虽然性格比较霸道,但是曾开贵却也十分懂事,小小年纪,就会帮着母亲做家务,有时还帮父母下地干点农活,放学还会去打猪草回来,父母对此甚是欣慰。

但是,曾开贵的懂事,并不包含认真读书,他十分不喜欢读书,每次到学校上课,总是昏昏欲睡,老师讲的内容丝毫提不起他的兴致,在这种情况下,曾开贵被留级了,而且一连留过两次级,在班上也是小霸王一般的存在,没人敢惹,特别是在他将同学揍得鼻青脸肿后,就更是学校的校霸。因为这事儿,他也没少被叫家长,但是曾开贵的父母哪里管得住这个叛逆的少年,父母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曾开贵始终不为所动。

父母无奈,只能任他去,曾开贵就这样一路打到了初中,结果,在初二这年,曾开贵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坎坷,因为曾开贵在学校一直以来的名号,有很多别的班的同学看他不顺眼,再加上他们的家里也都是有点小势力的,所以这些人联合起来,把曾开贵给堵在校外,打了一顿,虽然曾开贵单打独斗没输过,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他还是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回家了,本来这种打架在男生堆儿里很常见,输赢也是正常的,但是这却让曾开贵觉得自己很没面子,在学校抬不起头来的感觉,本就不爱学习的他,此时更加不愿去学校了,后来索性辍学在家,帮父母干干农活儿。

正巧这时候《少林寺》很火,曾开贵被里面干脆利落的功夫深深吸引,他觉得自己要是能有这样的本事,绝对不会再被别人联合起来欺负。于是,在父母强烈的反对下,曾开贵还是跑去了少林寺学武。

他学武的唯一信念就是要学成后,回去找当时揍过他的那几个人报仇,因为他体格好,反应敏捷,所以在少林寺学习没多久,就练成了一身不错的本事,他的师傅也对这个少年很是看好,将自己能传授的,都传授给了曾开贵,曾开贵学成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将当年的几人给胖揍一顿,揍得他们连连求饶,并且还认曾开贵当大哥,这下曾开贵算是报了当年的仇。

但报完仇的曾开贵一下子没有了目标,他只能游手好闲的在街上闲逛,因为曾开贵长的帅气,身手矫健,身后经常还跟着小弟,所以吸引了很多小姑娘的目光,就连邻村的漂亮姑娘小美也被他吸引,小美因为长得好看,经常会被一些人骚扰,自从和曾开贵认识后,小美身边这些人就都被曾开贵给打跑了,小美很是感动,一来二去,两人就谈起了恋爱,但是小美却是妥妥的富人家庭,父亲承包工厂,反观曾开贵,家里除了父亲外出做活儿挣点微薄收入外,家里几乎没有经济来源,要想娶到小美,他必须得出人头地,曾开贵再一次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那就是努力攒钱娶小美。

很快,曾开贵就得到了这样一个好机会。

曾开贵自从认识了小美,越和漂亮温柔的小美相处,他就越发坚定要娶小美的决心,正好这时候村长告诉他,国家在征兵,曾开贵听闻这个消息,二话不说,直接报名,当时村里适龄的男生都报了名,但最后就只有曾开贵通过了体检,顺利应征入伍。

小美知道这个消息,自然是万般不舍,但是她也知道,曾开贵这是为了能娶她,能得到她父亲的认可而做出的努力,所以小美极力忍住不舍,在曾开贵出发那天,跑到了车站送别,两人在车站依依不舍,直到列车员提醒火车要开了,曾开贵才一步三回头的上了火车。

曾开贵被分配到了大理做武警,来到部队后,他异常踏实,在训练时也总是最卖力的一个,有什么任务都会抢着做,平时也非常自律,在部队里,大家都十分喜欢这个小伙子,觉得他踏实能干,是个好苗子,后来,因为岗位调动,曾开贵被分配到了后勤部门,负责养猪,有人为曾开贵感到惋惜,但曾开贵却对此毫不在意,因为以前在家他经常帮父母干活儿,因此养猪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

曾开贵因为在养猪期间还不断进取,因此荣获了三等功,获奖的曾开贵更加开心了,而小美也因为对曾开贵的思念,常常独自坐车往部队跑,去找增开贵,曾开贵将自己获奖的事情告诉小美,小美也为他高兴,两人都憧憬着以后的美好日子。

但是小美的父亲却并不同意两人在一起,因为在小美父亲眼中,曾开贵依旧是那个没什么本事的穷小子,即使曾开贵每月都有了固定的工资,即使曾开贵荣立了三等功,但这些对于小美家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于是,在小美又一次准备去找曾开贵时,小美的父亲一把拉住了女儿,说什么也不让她再去,并且苦口婆心的劝导女儿,但小美对父亲的话很是不耐,直到父亲问了她一句:你确定能适应以后的穷苦生活吗?这句话让小美逐渐安静,她开始思考父亲的话,确实,她并不能保证自己能够适应,见有效,小美的父亲再接再厉,劝小美与曾开贵分手,在父母的一再劝解下,小美最终还是妥协了。

于是,在曾开贵回家探亲时,小美找到曾开贵,提了分手,曾开贵顿时愣在当场,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曾开贵浑浑噩噩的回到家,看着家里破旧的房子,他内心顿觉悲哀,他发誓,将来一定要挣大钱,要出人头地。于是,探亲假期还没结束,他就回到了部队,回到部队后,曾开贵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战友们察觉出了曾开贵的变化,再加上小美再也没来过,他们猜到了什么,但为了不提起曾开贵的伤心往事,他们都默契的像往常一样找曾开贵打闹,渐渐地,曾开贵重新振作起来,没多久,曾开贵的服役年限到了,退伍后,他没有选择回到农村老家,而是选择拿着自己的退伍金留在了云南。

他决心闯出一片天,并且不出人头地,就一辈子不回家,但是,对于没文凭,没技术,空有一身蛮力的曾开贵来说,这又谈何容易,找工作屡次碰壁,做生意也赔得一塌糊涂,退伍金很快就见了底,在此期间,曾开贵还爱上了酗酒,现实的打击让这个原本斗志昂扬的小伙,变成了颓废的邋遢大汉,偏偏这时候他在云南租的房子也到期了,无力续租的他,只能流浪街头。在这样的打击下,他心底的恶念开始疯狂滋长,他抱怨上天的不公,又厌恶现在这样的自己,看着街上那些衣着光鲜的人群,看着开着小车出入高档场所的有钱人,他对自己的厌恶转变成了对这些人的恨,于是他想到了抢劫,这个念头一旦开启,就再也无法压制下去,最终,他还是选择堕落,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女朋友的离开,退伍后找工作的碰壁,家里的贫穷,让武警出身的曾开贵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不甘和恨意,他想办法弄到了一把枪,在1995年,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行动。

那天夜里,曾开贵蹲在某间银行门口,看着一个衣着光鲜,手提黑色皮箱的男人走进了银行,曾开贵知道,那箱子里装着的,一定是现金,于是,他二话不说,直接将人一枪爆头,然后拎起旁边的箱子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警方很快对此展开调查,经追查,他们将目标锁定在了退伍后的曾开贵身上,虽然锁定了目标,但是他们却怎么也查不到曾开贵的蛛丝马迹,因为曾开贵在部队里训练刻苦,拥有极强的反侦察能力,再加上当时的一些追查手段并不完善,所以曾开贵在背负一条人命后,就在大家的视野里销声匿迹了,就在警方因为找不到人而万分焦急苦恼时,又一起枪杀案发生了。

案件发生在重庆江北区的一家银行外,两名女子取钱时遭遇抢劫,其中一名当场死亡,另一名也被打伤,送到医院抢救,两人的7万元现金,也被抢走,凶手打劫后逃之夭夭。

起初,警方并没有将这两个案件联系起来,但是随后又接二连三发生了几起命案,都是杀人夺财,沿途监控也留下了一些模糊的影子,看形象,很符合曾开贵,于是,针对曾开贵的通缉被下发到各地,并且悬赏金额也一加再加,直到加到了三百万。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一家网吧里,警方得到了两张较为清晰的照片,可当警方拿着照片去询问曾开贵曾经的战友时,他们却很坚定地表明,这并不是曾开贵,虽然身形相似,但绝对不是曾开贵。

调查后,警方才发现,这人是周克华,而在随后的追捕行动中,也证实了后面几起命案,就是这个名叫周克华的悍匪一手造成的,最终,周克华伏法,但关于曾开贵的线索,却再一次中断。

为了能掌握曾开贵的行踪动态,工作人员到曾开贵家里,找他的父母调查情况,从两位老人口中,他们得知,曾开贵自退伍后,就没回过一次家,也从不曾和家里联系,临走前,工作人员在曾开贵家里安装了监控,但都始终都没有得到曾开贵的任何线索。

两个老人也因为曾开贵在村里被人指指点点,他们对这个曾经疼爱无比的儿子非常失望,并表示,就让法律来惩治他吧。

至今,曾开贵依旧躺在通缉名单中,有人认为可能他已经改名换姓,做回了普通人,也有人认为他或许已经渡境,但无论哪一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终有一天将会伏法。

虽然曾开贵的生活曾有不如意,但这并不是一个人违背法律,违背人伦的理由,每个人的生活都会有不如意的时候,希望大家都能在这人间烟火中寻求一片内心的安宁,好好生活,而不是走上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