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的千岛湖事件,32名台胞遇难,台岛政坛小丑趁机泼来脏水

美丽的千岛湖位于浙江省淳安县境内,是一个享誉盛名的5A景区,其实它还有一个名字叫新安江水库,建成于50年代末。

这里碧波荡漾、风景秀丽,有百湖岛、百岛湖、珍珠岛等千姿百态的群岛、列岛景观,是改革开放后国家最早公布的国家级景区之一。

近些年推动它有如此高出镜率的,是因为某知名水品牌经常做广告会提及它,该品牌把它当作主要的水源地。

其实20多年前,千岛湖也曾因为一起震惊中外的凶杀案,而扬名一时。

那是1994年4月1日的清晨8点,一艘在湖面上游弋的游船,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8时10分,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案后,立即调集消防中队赶赴现场灭火。与此同时,县医院也派出医务人员前往救援。

正在开会的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员闻听后,立即中止会议,部署对游船进行及时救援。

经过核实后发现,这艘起火的游船名为“海瑞”号,除了两名导游、六名船员,其余全部是组团旅游的台湾同胞,人数为24名。

一天之前,他们离开安徽黄山景区到千岛湖观光,没想到却遇到如此意外。

首先到达现场的搜救人员,是淳安县航管所的港监人员,他们在起火15分钟后就赶到现场,开始救火。当时游船已经浓烟滚滚,游船的金属已经被大火烧得发烫,但是港监人员还是不顾一切冲了上去,能早一点扑灭,游客就会多一分希望,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8时30分,渡轮也将两辆消防车运来投入灭火。

由于是在湖面上,四周有取之不竭的水源,游船又是一艘孤船,面积也不大,消防队员只用了10分钟的时间,就控制了火势,进而将火破灭。

非常遗憾的是,32名船上人员已经全都遇难,在底舱发现了他们的遗体。

根据常识判断,这起事故不像是普通的机械故障引起的,如果是那样,船上所有人员怎么会都在底舱?着火的时候,大家应该往外跑逃生,跳向水里才对,熟悉水性的船员怎么可能会同时遇难?

这场火灾的疑点太多,再加上遇难人数也很多,遇难的游客又是从祖国的宝岛台湾来的,当地政府不敢怠慢,逐级上报,消息很快传到北京。

国家领导对此事十分重视,当即对事件处理作了重要指示,要求有关部门要认真负责,处理好善后工作,并迅速对事故原因进行调查。

次日,台办、公安、交通等部门官员也赶赴现场,指导开展善后和调查工作。大陆海协会也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向台湾海基会通报了千岛湖游船事故的初步情况。

不久之后,当地政府精心为遇难者打造了上等的棺材,并请来灵隐寺的长老为逝者超度,善后工作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遇难台胞家属也赶来现场,见证参与了火化过程,并将骨灰带回台湾,他们在悲痛欲绝的同时,对大陆的善后工作比较满意。

但是岛内有跳梁小丑跳了出来,不失时机地妄图利用此事件大做文章,对大陆进行口诛笔伐,想将此事演变成为政治事件。

由于事件发生后,省公安厅组织的调查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案情不便公开,于是在岛内谣言四起,说大陆试图“掩盖真相”,将刑事案件要上升到政治高度。

台湾岛内个别“政要”也站出来兴风作浪,使用恶毒词语进行攻击,把“草菅人命”、“土匪”等脏水泼向我方。

迫于压力,台湾“陆委会”在4月12日宣布:“即日起,暂时停止两岸文教交流活动”。

接着,“陆委会”又宣布:“自5月1日起,停止民众赴大陆旅游”。

岛内独派势力更是不甘寂寞,到处煽风点火,趁机鼓噪他们的政治目标。台湾当局和独派分子的举动,为两岸关系和两岸交流蒙上了阴影,引起海内外的关注,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尽管我们有关部门负责人纷纷发表谈话,多次重申台湾同胞的生命财产安全在大陆是受到保障的,但对岸当局却未置可否。

公安部门夜以继日地对案件进行侦破,但是由于“海瑞”号游船上的乘客及船员全部遇害,现场找不到任何目击证人,给侦查工作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困难。

但是人命关天,又是几十条人命,关乎两岸关系和国际影响,刑侦专家和基层干警们深感责任重大,投入全部精力开展紧张有序的调查。

案发后,杭州市公安局派来的6名刑侦专家、4名痕迹专家和16名法医权威对所有遗体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检验。

很快,鉴定结果出来了:36名遇难者是活着进入底舱的,他们全部死于窒息烧烤。

四个小时后,痕迹专家的结果也出来了:大火是从底舱入口处点燃的,里面有大量汽油成分。

也就是说,船舶的设备不存在缺陷,火灾人为引起的可能性很大。

痕迹专家在对底舱进行的第二次勘查中发现:一是出入底舱的铁梯不翼而飞;二是起火点附近中心有一只汽油桶底;三是底舱口上方的钢板上依稀有猎枪霰弹击发所致的圆形状凹陷、底舱油柜还有非常明显的爆炸痕迹。

刑侦专家连夜召开了案情分析会,比较一致的看法是,船上游客和船员应该是在失去行动自由的情况下,被迫进入底舱,之后死于人为点燃的大火。

专家们最后得出结论,千岛湖事件是一起有预谋、有准备的特大抢劫杀人案。

公安部命令专案组,限期破案。

专案组汇集了全国各地200多名警界精英,他们都憋足了劲,要早日破案,给两岸同胞一个交代。

专案组再次召开案情分析会,对犯罪分子行凶过程作出了基本判断:

一是案犯一定要拥有水上交通工具才能够作案和逃离现场,不然无法离开;二是此案是团伙作案,不然不可能把36人胁迫进入底舱;三是罪犯不是赤手空拳,而是使用了武器、炸药。

如此一来,只要从船只和枪支、炸药下手,就不难找到罪犯。

考虑到千岛湖面积太大(580平方公里),搜寻困难,公安部门决定打一场人民战争,一支由4500多名公安干警、机关干部以及民兵组成的、浩浩荡荡的大军投入到了战场周边,进行全方位、无缝隙的大排查。

对案发前后从千岛湖水面航行过的六千多艘各类船只一一进行排查,访谈近11.4万人次,获得了数以千计的线索,筛选出有价值的线索7条。

最后,所有的线索指向了无证营运摩托艇主人吴黎宏身上。

据附近群众和加油站服务员反映,吴黎宏在案发前一天购买了3桶汽油,从加油站还拿走了一个油桶,一去不回;而案发现场发现的油桶残底,与吴某借走的加油站油桶基本相同。

不仅如此,还有知情者反映,吴黎宏在案发前几日,还曾从石料厂购买过民用炸药,在熟人那里拿走过猎枪子弹,并以打野兔为名,借走了朋友的一支猎枪。

需要说明的是,在90年代,枪支管理不是那么严格,猎枪和气枪等不在管制之列。石料厂的炸药雷管管制也不是那么严格。

还有两个渔民告诉专案组,3月31日下午,他们见到吴黎宏驾驶摩托艇进入千岛湖,上面还坐了两个人。

而信用社的负责人向专案组透露一个信息:吴黎宏为了购买大马力的摩托艇,在他们那里贷款6万元,还款日期是6月15日。

理发店的老板则向专案组提供一个同样有价值的线索:4月1日早晨,吴黎宏到他店里理过发,两道眉毛和额前的头发,依稀有被火烧灼的痕迹。

专案组人员开始对吴黎宏的家庭、社交,生活轨迹进行调查。

他们发现,吴最要好的朋友有两个,一个叫胡志瀚,一个叫余爱军。

时间紧任务重,夜长梦多,4月16日夜,公安机关果断对三名嫌疑人进行传唤。

专案组里不乏审讯专家,在专家面前,心理素质再好的罪犯也扛不住。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审讯,三名案犯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在第二天就交代了作案过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吴、胡、余三人都是好逸恶劳的性格做派,挣来的钱不够他们挥霍,总是嫌赚得太少。

早在1993年10月,三人就商量着要在千岛湖上抢劫,大干一场。他们为此准备了猎枪、子弹、炸药、斧头、匕首等作案工具,对抢劫方法进行了精心策划和演练。

当年3月31日16时许,三人携带作案工具,开着摩托艇进入湖中,停留在猴岛附近,开始物色合适的目标。

17时30分开始,天空下起了细雨,湖面上雾气腾腾,能见度降低,行船渐渐稀少。这时候,开往毛竹源的“海瑞”号游船进入他们的视线,雨也越下越大。

吴黎宏得意地说:“真是天助我也。”

说完,驾驶摩托艇追了上去。

一个小时后,摩托艇在阿慈岛附近水域追上了“海瑞”号。早已经带上面罩的胡志瀚、余爱军分别手持猎枪和斧头,一前一后跳上游船。

胡志瀚手持猎枪冲到驾驶室,朝顶部开了两枪,船员们全都被震慑住了,被迫进入游船底舱。

这时候余爱军手持斧头冲入客舱,一斧头剁在舱门上,并恶狠狠地对游客喊道:“我们只要钱不要命,乖乖把钱拿出来,饶你们不死,不然就把外面的炸药包引爆,大家同归于尽!”

游客哪里见过这种凶神恶煞的阵势,大家纷纷把身上的钱物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接着游客身不由己,也被驱赶入底舱。

之后,吴黎宏和胡志瀚分别驾驶摩托艇和游船开到他们早已预谋好的黄泥岭水面,为了防止游客逃生,他们还把底舱通往上面的铁梯扔进湖中,把底舱门用铁丝死死拧住。

他们先是打开游船上的消防栓,向底舱灌水企图将船沉没,但不见成效。

吴黎宏恼羞成怒,向底舱投下扔了一包炸药,可是估计导火索进了水或出了意外,没有声响。

这时候底舱的人见歹徒企图将自己置于死地,方才如梦初醒,纷纷大声指责、反抗。

三名歹徒变得更加疯狂,又是开枪又是扔炸药包。

吴黎宏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汽油,倒进底舱。

顷刻间汽油燃烧,大火从底舱缝隙间喷出,吴黎宏、余爱军猝不及防,眉毛和额头的头发被烧焦。

在熊熊大火之前,他们很快也惊慌失措地扔掉作案工具,驾艇从现场逃离。

吴黎宏、余爱军回家之后,看到烧焦的头发,早上就到理发店,将发剪掉。犯下如此惊天大案,他们显然是感到恐惧,乱了方寸,不然的话,回家就可以剪掉焦发,处理掉犯罪痕迹。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三人机关算尽,终于还是落入法网。

公安干警根据罪犯的交代,在其住处搜出摄像机、照相机、美元、台币、人民币、港币、手表、戒指、玉镯、项链等赃款赃物。犯罪分子的摩托艇、猎枪、子弹、剩余炸药等作案用具也被悉数缴获。

至此,&quot3"千岛湖特大抢劫纵火杀人案宣布告破。

消息传出,台湾同胞普遍感到宽慰,觉得大陆公安破案速度快,司法机关执法公正。

但独派狂徒却依旧不怀好意地散布谣言,污蔑大陆“掩盖真相”,企图混淆海内外视听,抹黑大陆司法机关。

为维护两岸关系,粉碎这帮人的阴谋,大陆海协会三次发函邀请对岸的海基会人员及专家,来杭州听取办案专家介绍破案经过以及案件详情。

5月8日,海基会副秘书长许惠和7位刑侦专家、知名律师以及7位罹难者家属抵达杭州,听取大陆专家的介绍,并一一解答了海基会带来的专家、律师和遇难者家属提出的种种质疑。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本案真相,同年6月10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公开审理千岛湖抢劫、故意杀人案。

包括台湾方面的专家、律师、受害者家属,以及两岸记者和各界群众,共有280人坐在旁听席上,目睹了本案审理的全过程。

6月12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一审判决,以抢劫罪分别判处吴黎宏、胡志瀚、余爱军死刑,又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三人死刑;两罪并罚,判决三人死刑。

6月15日,罪犯吴黎宏、胡志翰、余爱军被绑赴刑场执行了死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三名罪大恶极的罪犯伏法,死难的两岸同胞九泉有知,也可以瞑目了。

此案的公开审理,让两岸人民心服口服,独派分子的造谣污蔑,也失去了市场。

正如台湾一些媒体了解真相后指出的那样:

“不管千岛湖案的案情本身多么复杂,终究是一件刑事案件,它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大陆司法机关的处置是专业的、公正的、无可非议的。以此否定大陆既存在的社会价值,甚至否定对整个中国的血缘感情,是非常愚蠢的,是别有用心的,也是不能得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