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把烂掉的腿锯掉!”

一把手工锯,一条白毛巾,咬断了四颗牙,十五分钟内一声没吭,郑艳良硬生生锯下了自己的右腿!

古有关羽刮骨疗毒,为人津津乐道,被后世敬仰千年。

如今,在医学技术不断进步并取得重大发展的今天,人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还有这么一个不用任何麻药给自己截肢的狠人。他叫郑艳良,是河北清苑县的一个普通农民,事情起源于2011年的一个普通冬日。

2011年,勤劳的郑艳良和妻子沈忠红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在田里耕作,突然感到下肢一阵剧烈难忍的疼痛,致使瘫倒在地,甚至无法站立。沈忠红看见丈夫的惨状,一时手足无措,只好赶紧借了辆三轮车把郑艳良送到了卫生所。

卫生所医生水平和设备条件都比较落后,无法诊断出病因,医生束手无策,只好先给郑艳良注射了一管强力镇痛剂,随后,他建议郑艳良去大医院诊治。

在保定的一家医院,医生发现普通的药物对他没有效果,才意识到病情的严重性。经过一系列的检查,郑艳良被诊断为双腿大面积堵塞,原因不明。

求治无果的郑艳良夫妇又远赴北京,寄希望于首都先进的医疗技术。但是跑遍整个北京的医院后,沈忠红绝望了,能治这种病的医院少之又少,而且需要最少三十万的医疗费,甚至上百万。

哪怕是在医保的帮助下,世代务农的郑家也拿不出天价的治疗费。走投无路的时候,郑艳良决定回家。

沈忠红不愿意看着丈夫放弃治疗,但是又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回到河北后,郑艳良一开始靠着乡镇医院的镇痛剂对抗疼痛,但病魔来势汹汹,镇痛剂很快就不管用了。

没过多久,病情就恶化到了威胁生命的地步,郑艳良的右腿开始溃烂生虫,钻心的疼痛更甚从前,惨状让人不忍直视,妻子更是整日以泪洗面。

终于,在13年的4月14日,郑艳良不顾妻子阻拦,实施了盘桓在脑海中许久的锯腿想法。他趁妻子不在家,拿起了一把锯子,咬紧了一块毛巾,用了十五分钟锯下了溃烂不堪的右腿,仅用碘伏倒在了断肢伤口止血。

与此同时,他的左脚也脱落了,和断肢一同掉在了地上。

沈忠红回家后被眼前的场面差点吓晕,但是木已成舟,她选择将丈夫的残肢封存,不想百年之后他以残躯入坟。

郑艳良靠着惊人的意志力锯下了右腿,病魔似乎也被这不屈的灵魂吓退。原本被医生断言活不过三个月的郑艳良,在锯腿后竟然奇迹般地康复起来,像是卸下了枯叶的树木,在春日再生。

后来,郑艳良的事迹被曝光后,人们纷纷前去他的农村小院一探究竟。有人觉得他简直是“当代关羽”,有人始终不相信他是自己在清醒状态下锯掉的病腿,有人送来治疗,有人送来救济......而郑艳良却表示,自己如今只想好好生活。

无论如何,在河北农村的黄土地中,的确开出了一朵奇迹的生命力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