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我党和国民党进行了第二次的合作,红军由此整编为八路军,下辖三个师,六个旅,由于编制问题,许多红军将领都不得不降职使用,譬如红军十五军团长徐海东,成为旅长,红军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成为师长。

在当时来说,红军将领降职使用,是一件很普遍的事,陈锡联本来是师政委,此时也降为了团长,一些连,排级干部,甚至是当了普通战士,不过,陈锡联却是在团里刻意的提拔了一个人,此人本是班长,却被陈锡联提拔为了排长。

他叫李德生,两人相识于两年前。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发起嘉陵江战役,5月,部队开始长征,在松潘县镇江关时,作为党支部书记的李德生,在一次召集各党小组长汇报战士思想情况后,总结说:“现在战斗比较频繁,生活也相当艰苦,要加强思想工作,加强党的生活。最近几个月,我们党的组织生活有点松了,汇报不经常了,希望大家要抓紧。”

这番话本来无可厚非是事实,可是师叶政委的秘书却是将意思歪曲了,由此,李德生被错误的批判,同时,他也被降职处理,担任红十师交通队传令班长。

陈锡联,此时是红十师的师长,年仅20岁,李德生比他小一岁,两人虽然职务级别相差较大,但是还算是同龄人,闲时,陈锡联经常找传令兵谈心,聊天。

得知李德生遭到了如此的境遇,他很是关心,马上叫来了李德生,与他谈话,安慰他,并且鼓励他放下思想上的包袱,轻装前进,继续坚持革命。

困境之中的李德生,听完了陈锡联的关心话语,非常感激,两人由此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友谊。

1937年,陈锡联担任129师769团团长,此时按照规定,本来是班长的李德生应该安排为普通战士,可是陈锡联却是提拔他成为了通信排排长,对于此事,李德生十分感激。

此后5年的时间里,李德生一直都在陈锡联的麾下工作,战斗,1943年,他升任了营长,同年,他被调到了太行军区第二分区,由此,他暂时的离开了陈锡联。

直到抗战胜利后,陈锡联又将他调到了769团,担任团长,此时,陈锡联是纵队司令员,两人隔了两级,尽管如此,陈锡联一直很关心李德生,他还请求上级为李德生平反。

解放战争时期,李德生又离开了陈锡联所在的三纵,被调到六纵担任17旅旅长,六纵的司令员王近山,对李德生也很信任和关心,之后,李德生接连参与了上党战役,邯郸战役,陇海战役等。

1948年襄樊战役时,王近山负责指挥,李德生率部连克三关,立下大功,王近山多次表扬他,在王近山的指挥下,他参与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

新中国成立后,陈锡联被调任为炮兵司令员,李德生入朝作战,两人没有再共事,但是,他们之间的友谊并未改变,每逢节日,他们都会打电话问候。

在朝鲜作战期间,李德生率部参加了第五次战役、金城以南地区防御作战和上甘岭战役,上甘岭战役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秦基伟指挥,第二阶段,就是李德生指挥的。

由于李德生战功卓著,抗美援朝战役结束后,他升任为12军军长。

20世纪60年代,我军掀起了轰轰烈烈的“郭兴福教学法”学习,郭兴福,就是李德生麾下的一个副连长。

1961年,李德生在100团二连蹲点,主管训练的副连长郭兴福对他提出了一些有益的想法,李德生非常支持,接着,他大力改革训练方法,最终,几经辗转,形成了“郭兴福教学法”。

1963年,叶剑英在看完郭兴福教学法训练法后,进行了高度评价,他向军委报告,建议全军推广,1964年初,中央批准了他的报告,号召全军掀起学习郭兴福教学法运动。

文革初期,李德生调任安徽,担任安徽省军区司令员、省革委会主任,省委书记,在此期间,他很好的领导了“三支两军”工作。

1968年,在八届十二中全会上,周恩来宣布出席会议人员的编组名单时,念到了李德生的名字,毛主席此时问:“哪个叫李德生?”,周恩来介绍说:“李德生同志,是安徽省革委会主任、十二军军长”,随后,他向李德生招手,要他站起来。

李德生站了起来向主席问好,毛主席笑着说:“不认识你呀,你这个同志。”接着,他问李德生是哪里人,在旁边的许世友站了起来:“德生同志和我是一个县的。”

最后,毛主席询问了李德生的年龄,得知李德生52岁时,他点点头。

一年后,在九大一届全会上,毛主席再次说道:“我再看看李德生同志。”李德生站了起来,毛主席看着他,再问:“你今年多大年纪了?”李德生:“53岁了。”

毛主席点点头,让他坐下,经过这两次的询问,李德生彻底地进入了毛主席的视线。

之后,李德生历任总政主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等职,1973年,他被选为政治局常委,一跃超越了自己的老领导陈锡联。此时,距离当年陈锡联提拔他,过去了36年的时间。建国后,陈锡联先后担任炮兵司令员,沈阳军区司令员等职,

晚年时,两人都从领导职务上退了下来,他们有更多的日子相聚在一起,1988年,他们一同前往太行山慰问老区人民,1995年,他们一起出席抗日战争胜利大会,1996年,他们一起参加了植树运动,同年,他们又一起参加了“纪念长征胜利60周年红军老战士座谈会”

1999年,陈锡联因病去世,李德生非常悲痛,后来,他写文怀念,称陈锡联是自己的老领导,老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