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满足保障性住房的需求,国家设立了住房公积金制度。只要达到一定的条件,置业的时候就可以提取公积金或者申请公积金贷款。

然而要提取住房公积金并不容易,必须满足相对应的条件才能获得批准,比如购买、建造或者大修自住住房,达到法定年龄离退休,丧失劳动能力,或者有重大疾病等等。

有条件限制,意味着不是所有人都符合申请资格。因此有人看到了“商机”,打起了公积金的主意。

1

对于茂名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来说,职工因买房来提取住房公积金,本来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但是自从2016年6月份以来,一个特别的现象引起了他们的关注。

短短半个月内,该中心连续接到了十几宗异地购房提取公积金的业务。

按照以往的工作经验,茂名人去异地买房的,特别是在省外一些偏远地区买房的情况十分罕见。

一般有公积金的人都在当地有固定职业,不可能跑那么远的地方居住。

就在他们心生怀疑的时候,一个前来提取公积金的人采用了假资料,被当场发现。

此人喃喃自语了一句:为什么我就不行,我的同事用同样的资料就套现成功了。

这让工作人员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向警方报案。

那位使用假资料套现成功的人姓何,是当地电信局的一名职工。

在面对民警审询问时,他承认自己并没有在异地购房,是通过一个叫王某的人伪造购房证明套取公积金的。

对方原本要收取20%的手续费,经过讨价还价,两人达成口头协议:如果成功套取,何某将付13,000元给王某作为酬劳。

于是,何某把他的身份证资料给了这个在网上认识的人;对方帮他办了一套在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的购房资料。

然后,他拿着这套资料去了公积金管理中心,提取了他全部的73,000元的公积金。

另一份伪造的备案证明

根据何某供述,王某居住在广州,提供的资料主要有:购房地房管局出具的商品房备案登记证明、购买商品房的发票及购房合同等。

虽然资料是假的,但却能在当地房管局的官网上查得,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这份“商品房备案登记证明”上面有一个网页地址,打开这个网址里面显示就是“富源县房管局”,能够查到何某这次购房记录。

除此之外,购房发票上有个二维码,扫一下也可以直接跳转到当地税务局的网页。

毫无疑问,这些网址都是假的!

公积金管理中心以致电、去函的方式向购房所在地的房管部门进行查询,发现在这段时间内的20宗异地购房业务中,有14宗是假的。

2

从以上迹象来看,王某的造假手段非常专业,各个环节也衔接得很紧密,看起来不像是仅凭一己之力就可能做到的。

警方顺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果然有了新发现:王某是广州一个中介集团头目许某的同学,也帮他打工;许某手下还有几个人专门帮他联系客户,以及在线上购买一些假资料。

整个团伙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架构!

警察还发现:何某支付的酬金也是被王某和许某这两人瓜分了。

套取73,000的公积金总共给了13,000元的手续费,扣除购买假资料以及来回车票费用,每人可以分到4000多元。

伪造一些资料就可以赚到几千块,如此低成本高收益,让许某团伙尝到了甜头。

警方怀疑近期频发的异地买房提取公积金现象,或许就和这个团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除了一系列假资料,还专门伪造政府部门网站和公章,许某一伙为了套取公积金无所不用其极,而他们的客源似乎也源源不断的。

在警方加紧追查许某一伙动向的同时,茂名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也加大了对异地购房提取公积金的审核力度。

3

然而,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

一位名叫江某的人前来提取公积金,理由是老婆得了癌症,还带了一套在广东省人民医院住院的证明,说为了治病已经花了很多钱。

警方向广东省人民医院核实,果然不出所料:江某的妻子根本没有在这里住过院。

随后,民警对江某进行了详细的询问,发现这次与他对接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原来,他是通过一些交友群,知道在茂名可以套取住房公积金,联系了当地的一个头目柯某。

那么,柯某与许某团伙是否有关联呢?

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柯某提供给江某的假医院证明也是出自许某。

通过重大疾病套取公积金,许某团伙得到的利润要比用异地购房套取公积金的利润高很多。

他们发现伪造这个资料要比异地购房容易:刻一个公章,再打一套医院诊断证明书、结算清单等等资料;不用另外雇佣程序员搭建网站。

尝到甜头的许某团伙愈发变本加厉,他们各种千奇百怪的造假手段,就连办案民警都感到惊奇。

因为制造整套假资料成本太高,要付很多钱其他人,许某一伙也想把这块利润也吃下来。

经过反复研究住房公积金政策,他们终于发现了一个“漏洞”,就是利用假结婚证。

根据有关规定:夫妻双方只要有一方在异地购房,另外一方也可以提取公积金。

但结婚登记并没有全国联网,于是许某团伙就利用这一点炮制了多起假结婚。

假结婚证

如果有人要套取公积金,就把自己的身份证资料以及照片提供给徐某团伙;而许某团伙制作一个假结婚证,再合成一个结婚照。

这个流程的成本,要比前几种形式低很多。

那么假结婚的另外一方资料从何而来?

还是从其他地方买过来的!

资料是真实的,但这个结婚证是假的,因此另外一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结婚”了。

这是一种连很多老民警都没有见过的新型作案手段!

4

经过多个月的侦查,警方终于在2016年10月初,将许某等77个嫌疑人捉拿归案。

该团伙的犯罪行为涉及全省13个地市,并且线索指向了河南、陕西、湖南、北京等全国23个省市,涉案金额达200多万元。

当主犯许某落网后,他的年龄几乎让所有人都感到吃惊!

就是这样一个仅仅20岁的年轻人,竟然能够控制一个遍布全国各地的庞大犯罪集团,进行住房公积金套取。

他究竟有什么能耐,能够吸引到一大帮人甘心受他操控进行违法犯罪行为呢?

许某是个95后,广州花都人,初中文化程度;有涉毒前科,案发前正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他曾从事信用卡代办业务,女朋友是做房地产中介的。

许某接触了多项涉房涉金融业务后,发现很多人有提取公积金的需求,于是动起了歪脑筋。

这项“业务”需求大、利润高,即使收取20~30%的手续费,也有人愿意办。

而许某能够发展数量众多的下线,靠的就是提成的引诱。

他个人宣称:做这个比卖白粉还赚钱!

通过给几个点的提成发展下线,让别人去挖掘客户;而做他下线的人,觉得这项工作很轻松,点点手机或者鼠标、扫扫二维码把信息传播出去,就能赚钱了。

成本低利润高,再加上互联网的隐蔽和便利,使得许某的犯罪团伙在短期内迅速壮大。蔓延到全国多个省市。

公积金作为一项具有互助性、专项性的制度,任何人非法套现使用,损害的是每个依法缴纳者的合法权益。

对这类犯罪,我们坚决不能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