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2022年9月27日,丹麦波恩荷尔摩岛,从丹麦的F-16战斗机看到的北溪2号天然气泄漏场景。视觉中国 图

综合英国《卫报》和美联社的报道,丹麦能源署28日最新声明表示,受损的两条“北溪”管道总共含有7.78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泄漏的甲烷可能在40万吨以上,相当于丹麦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的32%。这几乎是科学家最初估计的泄漏的天然气体积的两倍。假使这些天然气确实全部泄漏,其造成的碳排放量相当于丹麦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三分之一,或相当于130万辆汽车一年的总碳排放量。
丹麦能源署补充说,上述计算是基于运营商提供的有关泄漏管道中天然气含量的信息。尽管“北溪-2”管道尚未投入运营,而“北溪-1”管道自9月初已完全停止输气,但两条管道里都存有气体。丹麦方面估计目前两条管道内一半以上的天然气已泄漏,其余的预计将在10月2日前完全泄漏。
美国斯坦福大学气候科学家罗伯 · 杰克逊在研究了丹麦政府提供的数据后表示,最坏的情况是7.78亿立方米天然气全部泄漏——这相当于大约50万吨的甲烷。他说,“这对气候来说是灾难性的。”
如果甲烷全部外泄,其泄漏规模或将超过2015年发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艾莉索峡谷天然气泄漏事故所排放的10万吨甲烷,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天然气泄漏事件。
甲烷是导致气候变化的一个主要原因,而且它是比二氧化碳更强大的一种温室气体,甲烷吸收太阳热量和使地球变暖方面的能力是二氧化碳的80倍。
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化学工程系的工程学教授保罗 · 巴尔科姆(Paul Balcombe)对《卫报》表示,观测显示,海平面上可以看到甲烷气泡,这表明“有强烈的上升气流”。他补充说: “即使它只释放出一小部分,也会对环境和气候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目前还不清楚相关国家的政府和专家何时才可前往实地探测“北溪”泄漏的情况并修复受损管道。公开信息显示,“北溪”天然气管道是用覆有混凝土的12厘米厚的钢材制成的,被放置在海平面以下70到90米深的海床上。
截至目前,“北溪”管道受损的原因仍不清楚。欧盟和北约官员表示,这是人为破坏导致的,但没有直接指控谁应当负责。“北溪”管道泄漏事件发生之际,面临能源危机的欧盟正竭力应对不断飙升的天然气和电力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