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王某花188000元买了一辆19款红旗HS5汽车,开了没几天,发现车辆有异响。经鉴定,车辆并非新车,存在质量问题。王某遂以欺诈为由起诉,要求退车及3倍赔偿564000元。
王某为了买这辆车可谓一波三折。起初,王某经人介绍,委托中铭公司购买黑色红旗HS5汽车一辆,裸车价格188000元。2020年9月20日,王某向中铭公司支付了定金。

2020年9月25日,中铭公司与广信公司签订购车合同,合同约定:中铭公司向广信公司订购红旗HS5汽车一辆,整车质量以国家质检为依据,以出厂检验合格及原厂配件为标准。2020年9月30日,王某顺利提车,并支付全部价款。车辆交付后,中铭公司将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交给王某,发票显示:购买方为王某;价税合计188000元;销售单位为星旺汽车销售公司。后来,王某在驾驶过程中发现车辆有异响,感到不对劲,遂委托专业机构进行鉴定。经鉴定,王某购买的红旗HS5汽车存在下列问题:1.车顶漆膜厚度异常,天窗右侧胶条开裂,车顶左右侧上边梁存在修复情况;2.天窗(前后两块玻璃)前玻璃生产日期与车辆其他玻璃生产日期不同,天窗玻璃进行过更换;

3.车内化妆镜灯线束插头与插座脱离未连接,内饰存在拆卸情况。于是,王某一口气把中铭公司、广信公司、星旺汽车销售公司等告上法庭,要求退车退款,并给予3倍赔偿564000元。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经营者提供的商品或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接受服务的费用的3倍。

依据上述规定,本案争议焦点为:一是王某购买的红旗HS5汽车是否存在质量问题;二是应当由哪家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关于争议焦点一,法院在审理中查明,案涉红旗车最初是要运往上海的4S店,结果在运输过程中发生损坏,物流公司不得不将车辆回购。几经辗转,这辆红旗车最终落到星旺汽车销售公司手上。王某购买红旗HS5汽车正是星旺汽车销售公司手上的这辆。因此,结合案涉车辆的鉴定报告,王某购买的汽车确存在质量问题。关于争议焦点二,适用3倍赔偿的条件是经营者在主观上具有欺诈的故意,在客观上实施了欺诈的行为。

本案中,虽然是由中铭公司最终将车辆交给王某,但王某与中铭公司系委托关系,王某委托中铭公司购买黑色红旗HS5汽车一辆。中铭公司从广信公司取得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再转交给王某,发票载明购车人是王某,即广信公司也知道中铭公司并非实际购车人,系代王某购车。因此,中铭公司系代王某与广信公司签订购车合同,购车合同的当事人实际上是王某与广信公司,中铭公司仅就委托行为承担责任,而无需就车辆问题向王某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民法典,出卖人应当按照约定的质量要求交付标的物。

广信公司作为汽车的销售方应当对车辆来源进行严格审查,并确保所售车辆没有质量问题,按照车辆一致性证书和机动车环保信息随车单等标准提供车辆,如存在质量问题其有义务明确告知消费者。因此,广信公司应当案涉车辆承担经营者责任。但是考虑到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载明的销售单位为星旺汽车销售公司,即星旺汽车销售公司才是实际销售单位,星旺汽车销售公司销售问题车辆却未告知购车人王某,对本案的发生具有重大过错,应承担全部责任。

广信公司按其过错比例,应承担90%的责任。最终,法院判决:1.广信公司向王某返还购车款188000元,王某将所购买的星旺汽车销售公司退还给广信公司;2.广信公司赔偿王某507600元(188000×3倍×90%),星旺汽车销售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星旺汽车销售公司赔偿王某56400元(188000×3倍×10%)。

说实话,看到王某拿回购车款及赔偿共计752000元,实在有些羡慕……看来,如果购买的车辆存在问题,还是要及时解决,必要时委托专业机构进行鉴定,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