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乌东四地公投结果的出炉,加入俄罗斯联邦只是时间问题,这也导致俄乌冲突正在陷入僵局,各方都没有向停止冲突、转向和谈的方向迈进,反而局势越来越紧张。在此背景下,中亚地区也出现了杂音。

(在顿涅茨克地区,亲俄军武装人员坐在一辆装甲车上)

众所周知,上合组织近年来对于维护中亚地区和平稳定的作用越来越重要,然而一些“杂音”也是来自上合成员国。首先,塔吉克斯坦前不久在撒马尔罕召开的上合组织峰会前,就阻止阿富汗参会,进而给阿富汗塔利班政权重返上合设置了障碍。

(上合组织撒马尔罕峰会)

需要说明的是,自去年8月底美国撤离阿富汗、时任阿总统的加尼“为了避免流血冲突”逃到了国外,塔利班可以说是一夜之间掌握了政权。不过国际社会并没有承认其政权,并提出一系列先决条件,包括推动内部的和平进程、打击毒品、不能再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尊重妇女接受教育以及获得平等工作机会的权利等,最重要的一点是新政府必须要有包容性,能代表全体阿富汗人,也就是说不能成为塔利班的“一言堂”。

(阿富汗前总统加尼)

当然,这里美国的态度也是塔利班政权能否得到承认的重要因素,如果美国政府不承认,西方的美国盟友自然会紧跟美国的政策,而其他一些国家由于不愿得罪美国也不会盲目承认塔利班的合法性,毕竟美国和塔利班打了20年的时间积怨已久,而且在塔利班掌权后,美国就拒绝承认其合法性,近日还取消了阿方“非北约主要盟国”的地位,而塔利班在打击“伊斯兰国”等反恐问题上,也拒绝与美国合作。因此,这些国家谁都不想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不过,在美国的仓皇撤出给阿富汗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塔利班掌权后地区局势出现了复杂变化,中俄为了维护地区稳定,分别与塔利班进行了接触,而且中方在抗疫以及粮食危机方面还向阿方提供了必要的人道主义援助,避免了阿富汗出现影响地区安全的大规模难民潮。而中国的立场也得到了俄印等上合成员国的认同。

但是,由于与阿富汗接壤,塔吉克斯坦一直担心自身安全问题,而且阿富汗的塔吉克族人口众多,因此,塔吉克斯坦一直以和平进程、民族包容性等方面没有达到国际社会的要求为由,拒绝承认塔利班政权,而上合峰会都是各国领导人出席,塔方认为塔利班不能代表阿富汗政府,因此才会拒绝观察员国阿富汗参会。

(从左到右:哈萨克斯坦外长特列乌别尔季、吉尔吉斯斯坦外长库鲁巴耶夫、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塔吉克斯坦外长穆赫里丁、土库曼斯坦驻美国大使奥拉佐夫、乌兹别克斯坦外长诺罗夫)

除了塔吉克斯坦外,另一个“杂音”就是哈萨克斯坦。前不久,中亚各国外长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举行了会晤,期间哈萨克斯坦外长表示,希望布林肯明年能对哈进行访问,与中亚五国一起共商地区和平稳定以及发展问题。而美国在撤出阿富汗后,一直希望能够插手中亚事务,企图在此建立军事基地,还想加强与中亚国家的经贸合作,提供俄罗斯投资和出口商品的替代方案。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

哈萨克斯坦以前更多地还是受到俄罗斯的影响,由于地处内陆,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与俄罗斯交织在一起,哈萨克斯坦无论是石油还是农产品,进入欧洲市场主要是通过俄罗斯实现出口,其他中亚国家的情况也类似,将俄罗斯视为重要的外交政策重点,并承认俄罗斯在中亚的利益。不过,俄罗斯总统普京上任之初仍然延续了叶利钦时期的政策,外交经贸方面的精力主要集中在西方,也可以说是外交政策的优先方向,积极推动欧亚经济一体化,并希望与欧洲共同建立欧亚经济联盟,对中亚地区的资源投入自然会受到一定影响。

而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的特别军事行动,对中亚国家也产生了震动,现在俄乌冲突出现僵局,俄罗斯能投向中亚的资源和精力都在大幅下降,受诸多客观和主观因素的影响,俄罗斯与中亚关系面临一些困难。因此才会出现塔、哈等国向美国发信号,表现出不再只依赖一个俄罗斯,而是希望在大国之间保持平衡的外交新动向。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总而言之,中亚国家在当前复杂的地缘政治的背景下,想要改变外交战略的侧重点,不完全依赖一个国家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想邀请美国介入,他们可是找错了对象,由于文化差异,美国标榜的“自由民主”那一套注定会“水土不服”,让美国插手中亚事务无异于“引狼入室”,而且美国的背后目的是围堵中俄,并不会真心实意地帮助中亚发展经济,对于中亚国家来说,如果政策上不能让美国满意,甚至有被颠覆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