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B站的自制剧都还蛮顶的。

从《风犬少年的天空》到《突如其来的假期》再到《正义的算法》等,

虽然它们的火爆可能只限定于部分小众圈层,但从质量上看每一部都做到了轻盈又当下,而且能够让追剧的人能够在欢乐轻松的氛围里获得一些信息和思考。

最近,小破站又有新剧上线了,是国内首部关于女遗容化妆师的殡葬题材,很敢拍,很露骨,很动人——

《三悦有了新工作》

女主是前段时间播出的《胆小鬼》中冯雪娇的扮演者周依然,

除了她之外还有杨新鸣、鄂靖文、梁靖康等人出演,去年综艺《再见爱人》中的影后郭柯宇也重返小荧幕特别加盟。

其实之前也过同题材的电影如《人生大事》收获了不俗的票房,但事实上这个片子并没有真正拍出行业的特性,反而在男妈妈情节上不断博人眼泪。

电视剧一上来,就让人非常代入地看到了一个摆烂的女主形象。

95后的三悦女士,讨厌工作、负能量爆棚、性格孤僻的当代非典型年轻人之一,

毕业后因无法接受校园生活和社会生活脱节带来的落差,变得萎靡不振,索性浑浑噩噩地宅在家里啃老。

在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但又没有放弃生命的勇气之时,她被开寿衣店的大姨拉去看了一个女(尸)孩(体)。

那时候的三悦,光是看到遗体,就能蹲在地上吐个昏天暗地。

可在不久后的将来,她却阴差阳错踏入了这个被世俗带着有色眼镜看待的行业。

在网上搜索下殡葬行业,就会有无数的自媒体用震惊的语气告诉你,这个行业真的超赚钱。

而且它的竞争性小压力小,在一个越来越不可靠的世界里,这是一个相对可靠的“铁饭碗”。

赵三悦女士也是这么想的,但很快,她就被现实狠狠打脸了。

上班第一天,因为司机不愿接单去殡仪馆喜提迟到,还没开始打工就先被师傅数落了一番;

因为不敢碰遗体不小心把往生者的遗体名字给搞错了,让原本要去进行告别仪式的遗体被错送到了火化厅,搞得全殡仪馆上下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好在有热心师姐的及时补救才没有酿成大错。

和大部分初入职场的新人一样,三悦的工资没有想象的高,工作去比想象中困难很多。

但为了对抗母亲,三悦还是不争馒头争口气,即使每天一万次想辞职,但第二天依旧老老实实去上班。

在殡仪馆里,三悦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

有失去儿子的父母大闹殡仪馆,原因是对遗容师化的妆容不买账,但实际上孩子从大卡车底下抬出来时早已面目全非;

有为了儿子抛弃患病女儿的父母,却在儿子去世后跪求女儿的原谅,只因为希望晚年还有亲人陪伴;

还有肺癌晚期的纪录片导演,大半夜跑到殡仪馆冷冻室里预习死亡,但最后还是选择买下了最便宜的五十块骨灰盒。

也有聋哑的家属拼命用手语表达自己最真诚的感谢之情;即便心中悲痛万分但还是带着笑脸送别亲人最后一程;

有重病的男孩在临终之际穿宇航服去看最绚丽的天空,完成自己的梦想;

还有开面馆的老板,爱人在十年前溺水身亡,被捞起时已经肿得变形,因为殡仪馆化妆师的修复化妆才保全了爱人最后的体面,于是他选择把面馆开在殡仪馆边上,作为微小的报答。

有人的地方就有故事,何况是带着故事逝去的人。

就在这么和一个个逝者以及背后的家庭接触过程中,三悦渐渐发现:

自己好像闯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不小心窥探到了别人的秘密,虽然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但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自己想要做的是紧紧握住他们的手。

因为不管多么孤僻怪异的个体,都会在生命的某一刻,找到属于自己的同类。

在日本电影《入殓师》中有这么一句话:“死亡不过是从一扇门通往另一扇门,跟自己的和解往往也在转瞬之间。”

因为这份工作,三悦也达成了和解。

首先是和职业的和解。

延续千年的殡葬文化,自有其强大的韧性和惯性,这决定了殡葬改革难以一蹴而就。

剧中有多处对这个行业受到的抵触、污名以及歧视进行描写,甚至三悦在和别人说起自己工作时,也只敢隐晦地用“服务业”介绍。

而从误打误撞接触到这个不敢轻易启齿的行业,到理解和热爱,

三悦在经历一系列“送行”温情地“送行”之后,找到了精神上的意义,懂得了自己这份工作的的职责与责任,拨开迷雾,前路清晰。

其次是和母亲的和解。

母亲打压式的教育,让三悦产生了逆反心理,所有想倾诉的欲望都变成了双倍痛苦。

这种典型的中国式家长,在辛苦养育孩子长大的同时不忘跟孩子算清楚花在养育上的成本,同时又在孩子失意低落最需要鼓励时,嘴上毫不留情地进行挖苦。

爱吗?当然爱,可隐藏在斥责背后羞于表达的爱,浪费掉的时间都是宝贵的人生。

三悦在看多了死亡之后,理解了母亲的不易,原谅了母亲的恶语,更重要的是学会珍惜时光。

当然最重要的,是和自己的和解。

葬礼表面上是送别亡者,象征其走向下一程的仪式。

但其实,这一切更多地都是为生者而做,它给了生者最后尽孝,表达爱或赎罪的机会,就连举办葬礼时所挑选的形式用具等,其实都是跟从生者自己的意愿。

每一个关于死亡的故事,传递的都是生的意义。

在这个过程中三悦学会了审视人生,敬畏生命,直面死亡,平淡无奇的寻常日子虽最终归于虚无,却也都在默默发光。

和B站以往的自制剧一样,这部剧中同样没有假大空的上价值,女主可以没有来由地躺平,也可以只因为被赶出门的小狗而决定鼓起勇气重新出发。

人与人之间的共情非常微妙,可能你无法准确形容三悦的感受,

但你看完一定会感觉“明明她在笑,为啥我好想哭”或者“靠,世另我,再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