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淳熙年间,巨野县处于鲁苏豫皖四省交界地带,这座小城历史悠久,极为繁华,据传当年伏羲氏曾在此农耕渔猎,尧、舜、禹都来过此地。

巨野县往南走二里路就是麒麟镇,镇上有一家棺材铺,掌柜的姓鲁,以前是一个木匠,年轻时候经常四处奔波,成家后就在镇上开了一家木材店。这家店里面卖的家具都是鲁掌柜亲手打出来的,因为做工精细,经常是供不应求,有时候人们连排队都买不上。

后来鲁掌柜年纪大了,儿子鲁菜又不愿学木匠这门手艺活,木材店便改成了棺材铺,店里只售棺材。毕竟棺材做起来方便,过来买的主顾都不会还价,这里面的利头还是很大的。

鲁掌柜虽是一个手艺人,可年轻时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后来日子过得富裕了,也会经常救济一些穷苦村民,因此在这座小城里还算小有名气。

不过有一件事情,一直让鲁掌柜整日闷闷不乐,他的儿子鲁菜如今快三十岁,可至今仍未娶妻。

要说鲁菜相貌长得不差,心地也善良,按理说想嫁到鲁家的姑娘都排到街尾去了,只是那些姑娘听说鲁家是开棺材铺的,到最后都不同意这门亲事。

为这件事,鲁掌柜把儿子叫到跟前,苦口婆心的说道:“孩子,学门手艺不吃亏……”

鲁菜知道父亲想把木匠这门手艺传给他,可是打小他就喜欢玩泥巴,对木匠活没有丝毫兴趣。有人就劝他以后做一个泥瓦匠,结果他把这件事告诉父亲,却受到一顿胖揍。父亲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鲁达做了一辈子木匠,结果生下一个玩泥巴的,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这件事不用商量,绝对不行。”

在鲁掌柜心里,木匠作为八大匠之首,出门在外哪个不敬着?再说泥瓦匠有什么好,哪有木匠吃香?毕竟那个时候的东西,大多数都是木头制作的,而泥瓦匠除了铺地盖瓦的活计,能做的实在有些局限。

鲁菜不想看见父亲对自己失望,便答应道:“爹,你不用说了,我跟你学。”

鲁掌柜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不放心的问了一句:“真的?”

他大概怎么也没想到,儿子跟他僵持了这些年,现在突然就开窍了。不过学木匠这门手艺,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可不容易。

那时候学木匠活儿都是有规矩的,在木艺界流行一句话叫做:“三年学徒,五年半足,七年才能做师傅。”也就是说,要想学这门手艺得从小就学,像鲁菜这般快三十岁才开始学的实在少有。

好在鲁菜的师傅就是自己的父亲,少了那些俗套的规矩,否则一般徒弟入了师门,起初是学不到真本事的,要先干一年的粗活,担水、扫地、磨刨刃都得干。

虽说两人既是师徒,又是父子,不过鲁掌柜对儿子管教很严,只要见他刨子推不平,拉锯跑了线,砍斧过了头,他总是劈头盖脸的先打骂一顿,然后再亲自演示。

正所谓,“师傅领进门,学艺在个人。”在那个时候,一旦选择从事了某个行业,就一定不能三心二意,能学到多少本领,还是要靠自己的悟性和勤奋。

鲁菜以前没跟着父亲真正学过这门手艺,不过从小也是耳濡目染,看多了自然也就懂了,因此学起来倒也省了好些事。

鲁掌柜语重心长地告诉儿子,“木匠这门手艺要想学好,说难不易,说易不难,只要练好“砍劈”、“刮磨”、“凿眼”、“刺刻”几项基本功,干出来的活保准差不了。”

鲁菜点头应了一声,认真的学着。其实他突然答应父亲学木工,还有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没说出来。

在这麒麟镇的西头,有一大户人家姓柳,家里是做绸布生意的。柳家和鲁家门当户对,本来两家亲事是定好的,可是到了谈婚论嫁时,柳小姐却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

鲁菜得知这件事以后非常纳闷,他和柳小姐从小认识,算得上青梅竹马,而且两人也互有好感,怎么对方突然就反悔呢?

后来,他细一打听,原来柳家前不久来了一个年轻道士,那道士在柳家住了几天后,柳家小姐柳兰突然反悔和鲁家这门亲事。不过碍于面子,柳家倒也没有直接拒绝,只是提出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要想娶柳兰过门,必须做出一个会跳舞的木偶人做嫁妆。

要说仅仅做个木偶人,是个巧活的木匠一般都能做出来,可是要做出会跳舞的木偶人,就连鲁掌柜也自认做不出来。

鲁菜以为柳兰是故意刁难自己,毕竟他没学过木工活这件事情柳家是知道的,更何况要做出会跳舞的木偶,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在鲁菜打算放弃的时候,鲁掌柜无意间说的一番话让他眼前一亮,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

原来在《鲁班经》上曾有过记载,当年偃师见周穆王,就献过一位木偶人。穆王见那木偶人疾走缓行,俯仰自如,低头歌唱时歌声合乎旋律;抬手起时舞步符合节拍,而且动作千变万化,非常随心所欲。

穆王起初以为是个真人,便叫来自己宠爱的盛姬和妃嫔们一道观看表演。等表演结束时,木偶人竟然去挑逗穆王身边的盛姬。穆王见状大怒,便要杀死偃师。

那偃师当时吓得半死,他立刻把木偶人拆散,原来会跳舞的木偶人并非真人,而是用皮革、木头、树脂、漆和白垩、黑炭、丹砂、青雘之类的颜料制作而成。

穆王看完这惊奇的一幕,感慨道:“人的技艺竟能与天地自然有同样的功效,实在是高!”

鲁菜知道这件神奇的事情后,他心中对木工产生了向往之意,做梦都想做出这样的木偶人出来。

可是鲁掌柜却告诉他,当年鲁班造的云梯,墨翟做的木鸢,已经是他们手艺的最高水平了。就连他们听说偃师的技艺后都自愧不如,一个半道出身的木匠,又如何能做出那样巧夺天工的木偶人呢?

鲁菜是个做事较真,又善于钻研的人,他觉得既然有人能做成功,那他也一定可以,于是每天除了跟父亲学习以外,只要有空闲时间,便拿着锯子、斧头、凿子一个人开始研究。

有一天,他在门口干活,父亲让他去棺材铺里拿一块木料。等到了店铺里,他找到那块木料正要离开时,耳边传来“吱吱”的声音。

他心里纳闷,这间屋里摆放的都是棺材,哪里来的叫声呢?他循着声音走近过去,发现声音是从一口棺材里传出来的,他顿时吓得退后两步。

就在鲁菜要跑走时,那口棺材里传出说话声:“年轻人别害怕,我是不小心困在里面,请救救我!”

鲁菜停下脚步,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口棺材,试探地问了一句:“你是人是鬼,怎么会在棺材里面?”

“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鬼,你将棺材盖打开就知道了。”里面继续说道。

鲁菜心里有些好奇,手刚放到上面又犹豫了,毕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怪物,万一打开伤他性命就得不偿失了。这时,里面声音传来:“你放我出去,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鲁菜听了这话更有些好奇,他试着打开了一条缝,刚想睁眼往里瞧的时候,一个黑影从缝里窜了出来,吓得他险些摔了一跤。

鲁菜向黑影看过去,只见一只老鼠爬到棺材盖上,瞪着眼睛迎上他的目光。他感到不可思议的问道:“难道刚刚说话的是你?”

那只老鼠拨弄了一下胡子,两只前脚立了起来,一副得意的样子说道:“不是你鼠爷爷,还能是谁?”

“你……”鲁菜指着对方,感觉这只老鼠好生无礼,可是手指刚伸出又缩了回来,眼前这可是一只会说话的老鼠,万一伤害他怎么办?

那老鼠继续说道:“让你叫鼠爷,已经是给你便宜占了,我可是和你祖上的鲁班一个辈分的。”

鲁菜听了这句话,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虽然他父亲曾说过,他们家祖上就是鲁班大师,可是到现在,也不知道过去几百年,眼前这老鼠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活了几百年。

鲁菜好奇地问道:“既然你这么厉害,怎么会困在这口棺材里?”

说到这个,那只老鼠气呼呼的说道:“这还要怪你父亲,昨日我吃饱了找个地方睡觉,没想到他给棺材盖关上了,我醒来才发现被困在里面。小子,还要多谢谢你放我出来,说吧,你想要什么?”

鲁菜也顾不得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他垂丧着脑袋说道:“我想要的,你帮不了我。”

老鼠听到这话顿时不乐意了,它不服气的说道:“还有什么是你鼠爷爷做不到的,你尽管说出来便是。”

鲁菜看了站在棺材上的老鼠一眼,说道:“我想制作一个会跳舞的木偶,你能帮我吗?”

老鼠听完,转了几圈,它摇了摇头,“这个不行,你换一个。”

鲁菜白了一眼道:“就知道你吹牛,我就这一个愿望,其他没有了。”

那只老鼠听完急得上蹿下跳,最后盯着鲁菜一咬牙一跺脚说道:“好,既然你救了我,这个忙我帮了。”

鲁菜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了一句:“你确定?你真的能帮?”

老鼠顿时得意道:“你尽管将木偶人做出来,不过里面做成空心的。”

鲁菜有些将信将疑,他回去以后将一些木头用凿子慢慢掏空,很快就做成了一个木偶人,可是那只老鼠见了却说:“重新做,这个太丑,不符合你鼠爷爷的身份。”

鲁菜没有办法,只好找到父亲问道:“爹爹,什么木头中间是空心的?”

鲁掌柜奇怪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说道:“紫檀树是空心的,不过这种树要长好几百年或者上千年才能长成功,因此非常难寻。”

鲁菜听完一脸垂头丧气,他继续问道:“那还有其他树也是空心吗?”

鲁掌柜说道:“有,乌木也是空心的。”

鲁菜听了赶紧问道:“哪里会有乌木?”

鲁掌柜忍不住问道:“你找空心木做什么?”

鲁菜抬起头看着父亲,郑重其事的说道:“我要做会跳舞的木偶!”

鲁掌柜听了这句话,叹了一口气道:“唉,难道你对那丫头还没死心?”

鲁菜摇了摇头,非常坚定的说道:“不,我只是想证明自己,有人既然能做到,那我也一定可以。”

鲁掌柜点了点头,带着他走到鲁家后院,指着一棵大树说道:“这棵大树在这里长了几百年,还是当年祖上鲁班大师亲手栽下的。”

鲁菜抬头看了一眼枝繁叶茂的大树,好奇的问道:“爹,难道这就是乌木?”

鲁掌柜点了点头,解释道:“乌木也可称之为阴沉木,一般的树木,放在水中浸泡,不说千年,就是几十年也就化为腐朽了,可乌木即便深埋于水泽之地,它只会更加乌黑透亮,可谓极其珍贵。”

“爹……”鲁菜见父亲极为不舍,他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鲁掌柜打断说道:“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你愿意把木匠这门手艺传承下去,爹就已经很满足了。”

鲁菜心里非常感动,不过他并没有把整棵大树都砍了,只是砍下几根比较粗壮的分枝,然后笑道:“爹,有这些就足够了。”

鲁掌柜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一旦认真做起什么事,什么也难不倒对方。

有了乌木以后,鲁菜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做成了一个非常精美的木偶人,等他拿给老鼠一看,没想到那只老鼠两眼放光,啧啧称赞道:“完美,简直巧夺天工,看来你小子天生就是做木匠的,鲁班大师后继有人了。”

鲁菜听了这般夸奖,心里也是不胜欢喜,他赶紧问道:“你真的可以让它跳舞吗?”

老鼠一脸得意道:“这有何难?”说完它一呲溜就消失不见了,下一秒,地上那木偶人的手脚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就开始摇摆身体。

鲁菜惊喜地喊了一声,“我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

鲁菜的喊声惊动了鲁掌柜,也惊动了左右邻居,很快鲁家大院就围满了凑热闹的人。当然,这个消息也传到了柳家人耳边,那柳兰自然不信这个消息,可是等她过来一瞧,整个人却是傻眼了。

只见众人眼下的木偶人,手持一条红丝带,开始翩翩起舞。那摇曳的身姿如同美丽的蝴蝶飞舞着,美得令人既吃惊又陶醉。

这时,一个年轻道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指着跳舞的木偶人说道:“这里面该不会藏着真人吧,我可听说有一种树木是空心的。”

鲁菜冷哼一声道:“这的确是空心树制作而成,不过里面却是没有藏人。”

“有没有藏人,打开看看就是!”柳兰语气冷冷的说道。

鲁菜看着跳得正开心的木偶人,他好不容易做成功的,若是拆了他实在有些舍不得。不过,他一咬牙,看着柳兰说道:“这木偶人可以拆了,不过你答应嫁给我,可别出尔反尔!”

“哼,废话少说,快拆吧!”柳兰说完,周围的人纷纷起哄,都好奇想要拆开一瞧究竟。

鲁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随即让木偶人停止跳舞,只见他在木偶人几个位置转动了几下,那木偶人立即散了一地。

众人一看,除了有很多常见材料以外,那木偶人的身躯的确是用空心的乌木制成,不过拆开以后,里面竟然还有木头和树皮制作的肝胆、心肺、脾肾、肠胃。随后,鲁菜把这些东西重新凑拢以后,木偶人又恢复原状。

所有人看完后都是叹为观止,吃惊的嘴巴都能装下一颗鸽子蛋。而此时,柳兰也是有些激动的说:“看来这都是宿命,我注定难逃此劫。”

鲁菜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不过能娶柳兰为妻,也不枉他忙活一场。只是让他有些奇怪的是,他找那年轻道士的时候,对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鲁家和柳家挑选了一个良辰吉日,鲁菜便正式迎娶了柳兰,两人按照古法礼制三拜成婚。

因为鲁家和柳家在镇上都是大户人家,所以宴请了很多宾客,等喜酒喝结束,已经快到二更时分。这个时候,鲁菜喝得酩酊大醉,入洞房的路上,竟然倒在地上睡着了。

在睡梦里,他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天空,顿时感觉整个身子都飘在云端。正在他感到惊奇时,老鼠突然出现在他眼前,冲着他喊道:“喂,小子,你喝多了!”

鲁菜一摆手,嘟着嘴说道:“谁说我喝多了,没喝多,再来,我先干为敬!”

老鼠摇晃着脑袋,爬到鲁菜的头顶上使劲敲着,一脸焦急地说道:“小子,你快醒醒,出大麻烦了。”

鲁菜被老鼠这么一敲,顿时清醒了一些他忙问道:“鼠大爷,啥事这么慌?”

老鼠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子,你要娶的新娘不对劲,晚上入洞房别脱鞋。”说完,老鼠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突然间一阵凉风吹起,鲁菜便醒了过来,他四下看了一眼,并没有找到老鼠的身影。他起身继续向房间走去,等打开门以后,就瞧见坐在床边的新娘子。

鲁菜走到近前说道:“娘子,让你久等了。”

柳兰冷哼一声没说什么,把脑袋一偏,似乎在为什么事情生气。鲁菜见状,赶紧关心地问道:“娘子这是怎么了?”

柳兰回过头说道:“相公,今晚是我们大婚的喜庆日子,你把木偶人拿出来给我们跳舞助兴吧!”

鲁菜犹豫了一下,神色复杂,他不明白柳兰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让他感觉非常陌生。对方嫁给他,好像并不是因为感情深厚,而是带着什么目的一般。

“时间不早了,明日再看吧,我有些累了!”鲁菜冷冷说道。他刚脱了衣服,准备脱鞋上床睡觉时,突然想起老鼠托梦跟他说了那番话,于是放弃了脱鞋子,又把衣服往床上说道:“今晚我喝多了,还是去客房睡吧。”

鲁菜刚一起身,柳兰突然阴冷一笑,随即张牙舞爪的朝他扑来。幸亏他躲闪及时,否则这一下就要受伤了。

鲁菜看着脸色苍白,面目有些狰狞的柳兰质问道:“兰儿,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相公,快走!”下一秒,柳兰又表情痛苦地喊了一声。可是没过一会,双眼又变得血红,再次一脸凶狠的向鲁菜扑了过去。

就在鲁菜要被对方抓住时,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鲁掌柜手持墨斗,大步踏进了房间。

“哼,木道人,果然是你!”鲁掌柜冲柳兰喊了一声,随即一拉墨线,朝对方屈指一弹。只见一道青光闪过,柳兰的身子被弹飞出去,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黑血,紧接着就昏迷过去。

与此同时,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之前在柳家那个年轻道士正对着一个木头人做法,突然间身体被一阵重击,在反噬之下,一口血喷了出来。

年轻道士不甘的怒吼一声:“不,我就要成功了,我不甘心,为什么?”说完这些,他不甘心地瞪大眼睛,断了最后一口气,死不瞑目。

鲁菜满脸不解的问道:“爹,这是怎么回事?”

鲁掌柜看了一眼昏迷的儿媳,缓缓吐了一口气说道:“放心吧,她只是心神受到一些损害,休息一段时间就恢复了。你跟我出来,我告诉你怎么回事。”

鲁菜将妻子抱到床上,贴心的盖上被褥以后,就跟着父亲走出了房间。

鲁掌柜将儿子带到鲁家祠堂,然后看着放在供桌上的刨子、锯子、斧子和锤子,又小心地将手中墨斗放置在上面。他转身对身边的儿子说道:“跪下,今天是该告诉你一些事情了。”

鲁菜一脸不解,不过还是按照父亲说的,老实的跪在灵堂前。

这时候,鲁掌柜长叹了一口气,慢慢将真相说了出来。

原来鲁家世世代代不仅是木匠,还是麒麟镇的守护神,他们用木匠这种身份掩饰的同时,也在慢慢融入到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当中去。鲁菜遇到的那只老鼠,就是鲁家的守护兽,对方之所以会出现在棺材里,其实这一切都是鲁掌柜安排好的。

鲁掌柜心里明白,要想让儿子真正喜欢做一个木匠,那么所做的一切都应该是心甘情愿的。因为只有这样,鲁家传人才能担得起守护麒麟镇的这份责任。

在鲁掌柜年轻时,他也非常抗拒父亲对自己一生的安排,更加不愿意以后做一个木匠。后来他的父亲没有强求,而是收了一个徒弟叫王木生。

王木生学艺非常认真,不仅深得鲁掌柜父亲鲁能的真传,更是将周易之术练的出神入化。

可是到后来,鲁能发现这个徒弟心术不正,经常利用所学的本事做出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于是他一气之下,将王木生赶出师门。

经过此事之后,鲁掌柜才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最后他甘愿为了守护麒麟镇的这份责任,放弃自己所要追求的自由。

而被赶出师门的王木生,为了永葆青春修炼邪魅术,最终导致走火入魔。他听说鲁家的守护灵兽冠鼠血可以帮助他修炼,便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

王木生自知不是鲁掌柜的对手,便故意扮作道士接近柳家,他目的就是操控柳兰来逼迫鲁家就范,到时候乖乖地把冠鼠交给他。

他提出做一个会跳舞的木偶人这个条件,其实是想试探一下鲁掌柜的实力,不过鲁掌柜早已看穿他的诡计,因此并没有接招。可这个挑战却让鲁菜感到十分有趣,于是就想跟父亲学习木匠手艺。

那一天,木偶人跳舞时,王木生发现暗中操控木偶的就是躲在里面的冠鼠。可当时鲁掌柜也在现场,王木生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就想通过柳兰的身份接近鲁菜,从而得到冠鼠。只不过他的一切计划,最终都被鲁掌柜给识破了。

鲁菜从父亲口中得知这一切后,他感触良深,心里为自己以前的幼稚想法感到羞愧,同时也在鲁家祠堂前郑重承诺道:“我鲁菜,今后一定将木匠这门手艺传承下去,也会用生命去守护这一方土地,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鲁菜的话音刚落,老鼠突然现身道:“好小子,你终于长大了!”

鲁菜看着老鼠,喊了一声:“鼠爷爷,谢谢您的一番教诲。”

“哈哈哈……鲁家男儿真英雄也!”老鼠大笑一声,说完又消失不见了。

自从这件事以后,鲁菜就接手了棺材铺,不过在他的勤劳下,棺材铺又重新改名为木材店,里面可以买到很多精美的木工艺术品。

没有木道人的背后使坏,柳兰的身体也慢慢恢复健康,夫妻俩人恩爱两不疑,过上了幸福安稳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