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岭,从字面理解就是揭去太阳的山岭。这样的山岭,无疑是昏天黑地的,要是在这个地方,开一家正规酒店,能有什么生意?于是,一家黑店就在这里悄无声息的开张了。

说起这家酒店的位置,是在岭脚边,“背靠颠崖,门临怪树,前后都是草房”。而店家的主人就是李立,是一个专门坑害过路客商的“催命判官”。他是怎样的人?后来为什么落草梁山?且一起走进他的人生。

(一)揭阳一霸,做事机密

李立,揭阳本地人,和李俊,童威童猛兄弟是当地的一霸,做私商生意,也在揭阳岭这个险恶的地界,拥有一家简陋的酒店。书中对他的描述:赤色虬须乱撒,红丝虎眼睁圆。揭岭杀人魔祟,酆都催命判官。

李立是一个地痞流氓的角色,很会察言观色,对过往的客商,配军,旅人等能够分析对方包袱的沉重,身份的贫富,以此来判断要不要下手。他惯用的手段和孙二娘差不多,都是把蒙汗药参在酒里,肉里,将对方麻晕,之后就是将活人做包子馒头,牛肉之类的。

(二)巧遇宋江,际遇不浅

李立开黑店多年,也是一直没有被官府查办。这一日,来了三人,分别是往江州刺配的宋江和两个公人。宋江来到这个简陋的酒店,肚子饥饿,于是和李立有了以下的对话。

宋江叫道:“怎地不见有主人家?”

李立出来应道:“来也!来也!”

李立道:“客人,打多少酒?”

宋江道:“我们走得肚饥,你这里有甚么肉卖?”

李立道:“只有熟牛肉和浑白酒。”

宋江道:“最好。你先切二斤熟牛肉来,打一角酒来。”

李立道:“客人休怪说,我这里岭上卖酒,只是先交了钱,方才吃酒。”

宋江道:“倒是先还了钱吃酒,我也喜欢。等我先取银子与你。”

宋江等人口里说道:“如今江湖上歹人,多有万千好汉着了道儿的。酒肉里下了蒙汗药,麻翻了,劫了财物,人肉把来做馒头馅子。我只是不信,那里有这话!”

李立笑道:“你三个说了,不要吃,我这酒和肉里面都有了麻药。”

宋江笑道:“这个大哥瞧见我们说着麻药,便来取笑。”

两个公人道:“大哥,热吃一碗也好。”

李立道:“你们要热吃,我便将去烫来。”

宋江跳起来道:“你两个怎地吃的一碗,便恁醉了?”

就此,李立通过和对方的交谈,分析对方包裹和人物身份,再通过热酒将蒙汗药下在里面,就此完成了一套熟悉的作案流程。

对此。李立还得意的表示:“惭愧!好几日没买卖,今日天送这三头行货来与我。我开了许多年酒店,不曾遇着这等一个囚徒。量这等一个罪人,怎地有许多财物?却不是从天降下,赐与我的!”

就在李立等待伙计回来,将宋江等人剥皮之时,他的好兄弟李俊童威童猛来到了店里。一打听,并通过看公人身上的公文,才明白眼前的人就是自己想要去投靠的及时雨宋江。

李俊作为大哥,带头向宋江承认错误,并将李立,童威,童猛的身世来历,一一告诉黑脸的宋江。宋江老江湖,察觉之下,原谅了对方,并与他们结为兄弟。

之后,李立在参加了营救宋江的江州劫法场事件,为上梁山泊做了最后的努力。自此之后,李立就在梁山泊立足。

只是由于他的行为和表现,并没有打动宋江,在之后的梁山泊排名之时,只得了一个96名,这还是看在大哥李俊的面子上。

在梁山泊接受招安,跟随宋江南征北战,不过也只是一个混混的角色,没有突出的贡献。唯一的亮点就是在征战方腊之时,独松关与汤隆合擒守将蒋印。不过,在最终在清溪之战中,身受重伤,医治不痊而死,也为他恶贯满盈的一生画上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