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称作冷兵器杀人狂,九年间流窜七手,靠一把锤子杀死20人,抢劫金额高达500万。他就是中国第二大悍匪雷国民。雷国民有多凶残?上至白发老人,下至海童,在他的铁锤之下无一幸免,更让人震惊的是,他甚至还对幼女惨下毒手。

接下来话不多说,直接进入正品。1971年,雷国民出生于安徽桐城一个贫苦家庭中,父亲性格暴躁,母亲也是冷酷无情,雷国民就是在这种环境中成长。直到11岁那年,雷国民再也无法忍受,便偷偷跑出了家门,沦落成为一名乞丐。所以说,小时候的他就见惯了社会的人情冷暖,更明白了弱肉强食的道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雷国民开始染上了小偷小摸的勾当。刚开始他还挺顺利的,能勉强吃够一日三餐,可到后来,他经常被人逮住轻则骂两句。

宋泽拳打小踢,被揍得鼻青脸肿,这个时候,雷国民又想回家了。回家的路上,他脑海中幻想无数次与父母相见的温暖画面,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到来没有让父母感到一丝开心,反而还责骂他,你回来干什么?你怎么不死在外面?父母的态度让他的心彻底凉了,心灵最深处的避风港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见家人不再见他,雷国民一气之下跟着村里人去江苏打工。临走前,他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混出个人样,让所有瞧不起的人对他另眼相看。只能说理想丰满,现实残酷,他年龄太小,又没有一技之长,就连餐厅的服务员都把他拒之门外

就这样,他再次回归了以前的乞讨生活,累了就在公园的长椅上凑合,饿了就随便捡点什么吃。走投无路之下,雷国民又想起了之前的老本行道歉,于是他每天都分手,在火车站附近专挑没有同伴的人下手。

他运气很好,一连好几次都得了手,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呢?不次,雷国民在掏钱包的时候,刚好被一个路人抓了现行。不一会儿,四面八方涌来不少人,这些人把他拉到了小巷子里,拳打脚踢,不知打了多长时间,知道那些人精疲力竭,这才骂骂咧咧的厉害。死里逃生后,雷国明拿着仅剩的最后一点钱租了一间招待所,打算在这里结束掉自己的生命。

可当他拿起玻璃片的时候,却始终都下不了手。为什么别人都能活得那么风光,我却不能,凭什么该下地狱的人是我?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反正这辈子也没指望,干脆就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哪怕是不择手段。从这之后,雷国民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开始从一个盗贼转变为杀人犯,他被称作冷兵器,杀人狂,靠一把锤子杀死20人,甚至连幼女都不放过,连白宝山来了也只能算个小弟,他就是雷国民。1992年,雷国明来到了广州,来到这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踩点,他在一处集市里盯上了一个小伙张平。张平是个屠夫,家里也是做屠宰生意的,而且还有车有房,那我手里还放了个保险柜。经过一个月的踩点,雷国民对于这些信息是了如指掌。准备工作做好后,雷国民于8月1号傍晚带着菜刀偷偷溜进了张平的卧室,进屋后,床上躺着一个正在酣睡的男人。
他并不知道这是张平的弟弟张友玲,为了不被发现,他直接抄起刀朝着对方的脖子一抹。没了动静后,雷国明在他的身上上下翻转,只找到了十块钱。随后,他又把目光转向一旁的保险柜,当他准备对保险柜下手时,隔壁却突然传来了张平的脚步声,听到声音后,他吓得翻墙而逃。虽然九死一生,但雷国明只得到了十块钱,他不甘心,想要继续很大了,但眼下已经背负了一条人命,他也不敢顶风作案,所以他悄悄隐藏了一年之后,才找到了新的目标。1993年11月8日,雷国民流窜到了广东中山市,在一家商场里,他瞄上了一个穿金戴银的女人周某,锁定目标后,雷国民就对他一路跟踪,最终得知了对方的住所。夜晚时分,雷国民悄悄潜入了周某家中,准备等到对方熟睡在动手,于是雷国民就躲在洗衣机旁的角落里等候时机,可没想到途中,周某起身来检查了一下洗衣机,雷国民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就站起身对着周某一顿乱砍。受伤的周某大声呼救,惊动了邻居。雷国民自知抢劫无望,只得仓皇逃离。两次行动均以失败告终,雷国民感到十分憋屈。

直到1993年冬天,雷国民流窜到云南,在监狱中结识了张渝民。这个张渝民是个狠角色,他卖过枪支,搞过面粉,经验比雷国民丰富得多。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干出一番大事业,雷国民负责踩点选人,张渝民负责接应。很快,两人在某家大酒店门口看到了一个骑着漂亮摩托车的男子,雷国民觉得此人应该很富有,就以假装打摩的的方式将司机骗到了工地。司机刚一下车,雷国民就从身后抱了他的头。这阵仗就连见过大风大浪的张云明也被吓得不轻。但让二人意外的是,这车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车,不值几个钱,司机全身上下。
也只搜出了20块钱,忙活了大半天就只有20块钱,但他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再次故技重施,以同样的方法杀害了车主黄某,而这一次依旧只有20块钱。到了这个时候,雷国民的心态已经崩了,他开始思考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自己失败。

最终他得出了结论,第一,自己挑选的对象不合适,第二,自己队友太菜,每次都拖后腿,第三,那就是武器。在他看来,枪支声音太大,惹人注目,匕手虽容易携带,但杀伤力度却不够,唯有锤子才是最适合的工具。思路打通之后,雷国明立马就来了干警,为了日后的行动顺利,他甚至还学习了技能,他考驾照,学习电焊切割技术,甚至还租了一个大房子,专门用来健身。做好这些准备工作后,他果断和张渝民分道扬,将作案地点选在了广州,他被称作冷兵器杀人狂。
靠一把锤子杀死20人,高调抢劫500万,他就是雷国民。2000年,雷国民盯上了安徽省北关信用社。

8月5号当晚,雷国民来到了信用社附近,一直潜伏到半夜,随后用钢丝钳剪断防盗窗,迅速撞开了值班室的大门,里面两个值班人员当场惊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雷国民抄起铁锤将二人送进了黄泉之下。解除掉障碍后,雷国民从容的将设备切割,拿走了20万现金。干完这一切后,他故意将作案工具遗留现场,制造出一种流窜作案的假象,然后又把面包车丢弃在了肥东县。得手后,雷国民拿着这笔钱花天酒地,不到半年钱就花完了,口袋空空的他决定再次寻找目标,这次他的猎物是金库。2001年春节过后,雷国民正式开始动手,他先是在当地买了一辆二手汽车,又跑到外市买了刀扳手和切割工出去,随后又窜到了武汉,买了氧气瓶,一路辗转五个地方准备作案工具,最终选择在江西瑞昌动手。

当晚,他潜入周某家中盗取金库钥匙,一进门就撞见了老太太和两个女孩。看到有人在,雷国民竟然丝毫没有犹豫,三锤子抡下去,三人当场毙命,最后还用匕首解决了正准备进门的周某的女儿。三锤一刀,四个活生生的人命就这么没了。更加丧心病狂的事,雷国民还对周某的女儿做出了无法想象的行为。完事后,他准备去周某卧室拿金库钥匙,却在这个时候听到了门外有人喊,哥,开门,原来是周某的弟弟来了。雷国民被这突如其来的呼喊声吓得惊慌失措,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只能从窗户逃走,连夜赶回了安庆。回家后的雷国明越想越憋屈,忙活了一晚上,一分钱也没弄到,他暗下决心,一定要一雪前耻。
随后,他将目光放到了江苏盐都县的某家信用社,他先是用铁锤解决掉三名安保人员,随后疯狂寻找金库钥匙,但找了一圈都没能找到,一气之下,他返回车中,将切割工具搬到了金库门口,花了整整两个小时将金库大门凿了个大洞。打开保险柜后,雷国民便迫不及待的将大把的钞票塞进了袋子里,在迅速抱到车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逃跑的路上,雷国民提前换上了伪造好的车牌,将旧车牌扔进了大河之中。回到家后,看着眼前鲜红的钞票,雷国民兴奋的都要上天了,平复情绪后,他清点了一下数目,足足有268万,这么多钱该如何处理?雷国民自作聪明的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他一口气把当地的所有银行的账户都开通了一遍,每个银行存进去几十万,最后将存折藏到了天花板上。这次美国民打算金盆洗手,好好享受生活。

为了防止东窗事发,他还特意在老家呆了两个月。这两个月,梅国明还在沾沾自喜,庆幸之前每一次的痕迹都清理的一干二净,只要熬过了这两个月,等待他的就是纸醉金迷的生活了。6月12日,雷国民踏上了去深圳的火车,没想到一架火车就被提前埋伏在这里的警察逮捕,原来他千算万算还是跌在了最后一起案子里。当时他翻墙逃跑时,一不小心在墙上留下了血手印,经过采集指纹,与他之前参与的一起盗窃案所留的档案完全一致,所以警方就顺藤摸瓜找到了雷国民的老巢。在面临审判之时,雷国民痛哭流涕,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不已。他表示自己愿意捐献遗体,希望能帮到有需要的人,让自己赎罪。

可现在什么都晚了,最终梅国米也吃了花生米,结束了这罪恶的一生。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先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