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当年除了少数清醒的人以外,都认为日本可以征服中国,这个少数“清醒派”中包括日本的被刺杀的首相犬养毅和军方的石原莞尔。
连跟石原莞尔一起策动了“九一八事变”的板垣征四郎,在日本是否可以快速征服中国这个问题上的观点跟石原莞尔也不同,板垣征四郎认为中国就是一个破草房子“一踹就倒”。
大部分日本人认为可以征服中国,主要是参考了满清入主中原的例子。
他们觉得几万人的满清军队可以入驻中原统治上亿人的大明朝子民,日本也应该能做得到。
可是这些日本人忽视了一个本质性的问题,满清部族实际上原本就是明朝的“边民”,努尔哈赤的父祖都是明朝的命官,他本身也是明朝的龙虎将军。大明与日本在朝鲜作战的时候,努尔哈赤还曾经请缨上阵,想替明君出一把力。至今为止,他的请战书还在历史档案馆里保存着呢。
最重要的是,努尔哈赤和皇太极在关外的时候就沿用的是明朝制度。
当时,满清贵族都以会说汉语为时髦,汉语流利的自然也会得到更高层次的任用。
天聪三年,后金首次组织科举考试,皇太极下令,不论贵贱、不论出身,只要读书识字、有才能,都可以参加。这次考试有数百人报名参加考试,有满族人、蒙古人、以及汉族人。这次考试,录取了二百多人,录取比例很大。皇太极对这种公平的考试制度非常满意。天聪八年,他又下令,组织了第二次科举考试,录取读书人两百二十八人。这些读书人被选拔到后金的官僚系统里,为后金的稳定和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科举考试选出的各族知识分子,特别是汉族知识分子,直接把明朝的典章制度搬到了后金政权里。可以这样说,当时普天之下执行明朝的律法和制度执行的最好的地方,就是满清统治的中国东北地区。
所以说与其说满清入主中原是打败了明朝,不如说是边疆少数民族接管了中央政权。
而且整个满洲人,全方位的融入了中原文化。清朝最好的词人纳兰性德和文学家曹雪芹都是八旗子弟。
一切都顺理成章,而且大部分人觉得都很自然。
而当时的日本人,是想凭借着六千万多大和民族的人征服五亿中国人。
让五亿人学日语,用日本的法律实行统治,这简直是比登天还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