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几天美军就要进入新一财年当中了,在这种新老交替的关口,美军按照惯例又开始各个军种的高级军官密集出面,按照需要进行宣传上的工作,通过吹嘘自己过去一财年建设的战力,或者解放军等对手的强大,来在来年的分配当中争取一定的倾斜;比如美国空军这几天就有多个司令部的司令,在各种公开场合评价我军的装备与人员水平。

前几天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威尔斯巴赫,以及总参谋长布朗两位上将先后出面表示,解放军的歼-20不可怕不要太担心,只要美国抓紧投资建设新的战斗力,准备新一代飞机等装备,那美国空军就还能维持对中国的优势。这两天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司令凯利上将又在公开场合发言,表示解放军的新装备开发能力和速度要远超很多美国人的想象,美国空军必须抓紧机会赶在中国前面将下一代战斗机开发出来;不然以解放军小步快跑的装备开发能力,很快就能获得自己的六代机了,就像他们在现在那些现役先进战斗机上所做的那样。

这次美军的司令倒是没有大谈我军的歼-20与歼-16两款先进战斗机,大概是之前太平洋空军的司令已经讲的太多了,而是将目光放在了我军现役装备数量最少的先进战斗机苏-35身上。表示中国人在装备发展上小步快跑的能力非常强,能够将一些装备通过不断的改装升级变得非常强大,像苏-35就是一款非常棒的战斗机,有着强大的机体设计,具备五代战斗机的速度与机动性,在升级了雷达航电,用上中国技术之后,也有了五代机的水平,这对美军来说非常的头疼。

需要说明的是,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掌握的是驻扎在美国本土各空军基地的空军力量,并不承担一线对抗的任务,负责在亚太地区与我军互动的是太平洋空军,负责欧洲中东等地区的则是驻欧非空军;所以凯利上将拿出来说的结论并不像太平洋空军的威尔斯巴赫上将那样源自于一线飞行员的反馈,而更多的是经过汇总之后在美国国内以及空军高层对于情况的一些总结,作为一种概览性的论述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我军装备的苏-35对美国海空军来说确实是个相当熟悉的对手了,毕竟装备苏-35的南部战区空军某旅长期战斗在南海的第一线,美军每次有什么大行动,各种战斗机,轰炸机与特种机来南海;又或者是航母打击群进入南海,某旅都会出动他们的苏-35战斗机,去与美军的各路先进装备进行‘亲切而友好’的切磋。从某旅自己的一些公开材料,以及美国海空军的一些披露来看,苏-35对阵包括F-18E/F以及F-35各型号等在内的美军战斗机的时候,就没吃过什么亏。

这种和平时期的切磋和实战当然是不太一样的,双方一般不会搞什么火控雷达拼互锁之类的行为,而是接近到一定距离上展开视距内格斗,以某一方被咬尾失去对抗能力,离开切磋空域为结尾。在这场南海上空的较量当中,那苏-35确实展现出了其作为终极苏霍伊的优秀气动设计水平,坐镇后方的凯利上将在综合自己能见到的资料之后,认定苏-35是一架好飞机,一架有着优秀性能,让美军飞行员们倍感头痛的飞机,那是一点都不让人意外的。

不过有一点还是要澄清的,那就是苏-35真的没升级什么我军的自用设备,基本是几年前俄罗斯人飞过来是什么样,我军现在用的就是什么样,甚至连国产武器的兼容都没有做。当然其实我军也认真考虑过要不要给苏-35进行一定规模和幅度的升级,尤其是更换一些国产的相关组件,让其更好的融入到我军的作战体系当中来;当年也专门拨出过一架飞机和部分技术人员去莫斯科进行过一些试验,但后来因为成本以及急等着飞机用等因素,还是放弃进行大改装大升级,换用中国内核的打算。

毕竟装备这个东西很多时候还是要讲究需求和性价比的,既然最后发现升级要花不少的钱性价比算不上高,一共就24架的规模也不太值当,性能上虽然对抗干扰水平以及电子战能力有不满意的地方,但是也还没有到不能忍受的地步,比起花大价钱去如何改进,现在这种状态,能够在我军体系的支援下在南海承担起一片天,让美军留下深刻的印象,那就已经非常好了。

其实从更多的方面来说,这还是体现出我军现在飞行员的能力提升以及实战化能力的增强,归根结底能让美国海空军都对苏-35留下深刻的印象,让美国海空军的先进战斗机能够在与我们对峙的时候反复丢脸吃亏,这其中固然有苏-35机体性能好,以及我军体系强能够扬长避短的因素在,但更多的还是体现出我军南部战区空军某航空兵旅的飞行员们技战术水平高超,能够发挥出水平来,做到对美军先进战斗机的压制;就好像之前威尔斯巴赫上将评价的,比起歼-20来,中国飞行员给我留下的印象还要更加深刻。

同样的其实体现的还有我军的体系,凯利上将认定我军对苏-35进行了大升级,让它的雷达航电水平达到了五代机的水准,大概是因为觉得苏-35所具备的对美军战斗机,尤其是复杂电磁环境下的发现追踪能力超过了他们的认知;其实那是我军的预警机与地面雷达网组成的整套体系强大,能够给足够的引导与支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