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6日,浙江省开化县人民法院正在公开审理一起案件,案件的起因是由一个叫汪福根(化名)的人的意外死亡引起的,原告是汪福根的六兄妹,被告是汪福根的妻子。

原本是屋檐下的一家人,为何会因至亲的死亡对簿公堂?

意外身亡

汪福根从事公路养护工作,2019年1月7日早晨,他像往常一样准备去上班,妻子钟秀媛也早早地起了床,在厨房收拾东西。

汪福根人内向,不懂浪漫,平常出门时也就是和妻子打个招呼,说声我走了,那天不同的是,他竟然走到妻子身边,使劲地抱了抱她。

钟秀媛有点意外,她推了推汪福根,开玩笑地逗他:“你今天怎么像小孩子一样?还要抱抱。”

汪福根腼腆地笑了笑,离开了家。

每天下午五点左右,丈夫就该下班回家了,当天钟秀媛做好了饭菜,等来等去也不见他,就在她担心不已时,忽然接到了村主任的电话。

电话中,村主任焦急地连声喊她:“秀媛,秀媛。”

钟秀媛以为丈夫的癫痫病发作了,对村主任说:“是不是我老公的癫痫病发作了,赶快给他送医院吧。”

村主任更急了:“不是的,不是的,你赶快雇个车子到火葬场。”

这句话差点让钟秀媛晕过去。

原来,公司领导在汪福根出事后,第一时间联系了村委会,说汪福根在工作中,忽然一头倒在了地上的一块儿石头上,当场死亡。

钟秀媛正痛苦地迈不开脚步,村干部带着乡干部亲自开车来接她,让她赶往现场签字。

经过协商,公路养护工程有限公司最终同意赔偿汪福根死亡赔偿金、安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63万元。

争夺死亡赔偿金

由于当时公路养护工程有限公司说付款需要对公账号,于是村委会就代收了这笔赔偿金。

在汪福根的后事处理完毕三个月后,汪家六兄妹却把钟秀媛告上了法庭,以钟秀媛与汪福根没有办理结婚证,是同居关系,无权参与分配赔偿金为由,将钟秀媛起诉至法院,请求将汪福根的死亡赔偿款55万元由他们六兄妹平分,只剩余5万元他们再和钟秀媛平分。

2019年7月16日,浙江省开化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

浙江省开化县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承办法官徐春波认为:本案需要查明被告钟秀媛与死者汪福根究竟属于夫妻关系,还是非法同居,汪福根的六兄妹是否对他有过照顾,钟秀媛和汪福根的感情是否深厚,才能确定钟秀媛是否有权利参与汪福根的死亡赔偿金分配,比例应该是多少。

钟秀媛和汪福根是同村人,两人从小就在一起上学,一起玩耍。

2005年,钟秀媛远嫁到外地,2008年和丈夫因感情不合离婚后,回到娘家居住。

在此期间,汪福根由于家庭贫困,又有癫痫病,一直都是光棍一条。

听说钟秀媛的事情后,就常来钟家看望她,帮她和家人干农活,两人互相关心、互相照应。

特别是钟家房子装修时,汪福根更是出了大力帮忙。

汪福根曾提出要和钟秀媛在一起生活,都被她婉言拒绝。

钟秀媛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多方考虑,一是离婚后儿子跟了她,二是她身体不好,离婚的阴影让她对婚姻心灰意冷,只想凡事靠自己,独自度过后半生。

父母也不同意钟秀媛和汪福根结婚,老人是考虑到女儿有心脏病,汪福根家庭穷,有癫痫病,怕女儿嫁过去吃苦受罪。

汪福根求婚不成,就委托村委会帮他上门提亲。

看到汪福根对钟秀媛一片真心,两人互相依偎彼此相爱,钟父就答应了先让他们凑合着过。

两人住在一起后,像正常的新婚夫妻一样,添置了新家具,由于彼此感情好,对领结婚证的事就没有放在心上,从而一拖再拖。

谁也没想到,汪福根会以这样的方式这么早的去世。

在家里,每次汪福根癫痫病发作时倒在地上,钟秀媛就会扶起他,帮他按摩,掐他的人中,让他尽快恢复到正常状态。

法官从村委会那里详细了解了钟秀媛与汪福根的情况,认为他们两人在一起十来年,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尽管没领结婚证,没办酒席,按农村风俗来讲,他们早已成了夫妻。

然而,法律是要讲事实和依据的。

我国婚姻法规定:夫妻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继承法第十条,把配偶间相互继承遗产列为第一顺序继承人。

钟秀媛尽管与汪福根同居多年,因为没有领结婚证,就不能按照合法妻子的身份来继承丈夫的遗产。

那么,汪福根的赔偿金到底是什么性质,钟秀媛作为同居者的身份能分割吗?

钟秀媛认为汪家六兄妹太过分,赔偿款一共63万元,除去3万元的安葬费,他们自己就想分55万元,剩下了5万元还要和她平分。

丈夫活着时,跟着自己,死了倒成了汪家的人了,这钱要分,就必须分给她一半。

汪福根的姐夫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是有亲戚关系,理应得到这些钱,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就不能拿这些钱。

丈夫刚出事时,写赔偿金分配协议的时候,汪家兄妹还说过要分给她钟秀媛10万元,现在却出尔反尔,拒绝承认他们说过的话。

这笔死亡赔偿金到底该如何分配呢?

法院调查

根据雇主赔偿协议书规定:雇主公司赔偿死者家属,汪家六兄妹以及同居女友钟秀媛死亡赔偿金、安葬费、精神抚慰金等,一切损失共计63万元,汪福根后事办理费3万元,还剩余赔偿款60万元,都在村委会存放。

公路养护工程有限公司,不参与死者家属及同居女性,对本赔偿款的分配,由死者家属与同居女性自行分配。

根据法律规定,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失费不属于遗产,是属于对死者亲属的一种补偿,不能作为遗产继承。

按照继承法规定,被告钟秀媛不能参与死亡赔偿金的分配,对于原告所主张的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丧葬费,一分不给钟秀媛的做法,法院认为也不符合法律依据,违反了公平、公序良俗的原则。

为了公平公正,法院准备根据汪福根生前,钟秀媛对他的照顾,以及汪福根生前和他兄弟姐妹的关系亲密度进行走访调查,根据调查结果,再合理地分割赔偿金。

庭审中,钟秀媛拿出汪福根吃的药,问对面的汪家兄妹是什么药,结果六兄妹没一个人能回答上来。

钟秀媛又拿出汪福根的身份证、存折、医疗手册等,证明他们的“夫妻”之实。

并说汪福根和自己在一起生活之前,不但没有存下什么钱,还借了高利贷,出来打工仅有的钱,也由他姐夫保管着。

当初钟秀媛和前夫离婚后,分了5万元,后来全部贴补给了汪福根,汪福根去世后,还留下了一些外债。

“你们是人吗?知道人字怎样写的,善字怎样写,恶字怎样写的吗?我今天不是为了钱,就是给我老公争口气,我不能让他死不瞑目。”

钟秀媛越说越气,一番质问下来,汪家六兄妹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答。

也许觉得理亏了,六兄妹又提出60万元他们和钟秀媛七人平分,遭到钟秀媛的果断拒绝。

钟秀媛提出,汪福根留有债务,她本身还有病,即使作为保姆,十年来和汪福根患难相帮,她也应该得到30万元的补偿。

法院经过缜密思考,最终根据《继承法》第十四条: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抚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抚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这个规定,加之钟秀媛多年来对汪福根的悉心照料,判决她应得到汪福根的死亡赔偿金20万元。

对此法官寄语:因多种原因没有办理结婚证在一起居住的男女,面对自己的身后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立遗嘱,通过立遗嘱的方式,就可以完全避免由财产、遗产等多种民事纠纷。

以上故事来自《法治天下》,对于这个案件及判决结果,智者如你,有什么想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