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三声巨大的爆炸,俄罗斯向欧盟输送天然气的“北溪-2”“北溪-1”管道接连爆炸,直接将欧洲靠俄气过冬的希望扑灭了。事发之后,虽然有关各方都觉得事出蹊跷、大概率是遭到人为破坏,但对于谁是元凶却相互指责,说法不一。

“北溪”泄漏为蓄意破坏,谁是幕后黑手?美国和波兰反应很反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北溪”泄漏为蓄意破坏,谁是幕后黑手?美国和波兰反应很反常

按照“谁受益最多谁的嫌疑最大”的逻辑分析,俄罗斯和对俄气依赖性最强的几个欧洲国家显然都是受害者,那么这背后的黑手简直就摆在台面上了。不过国际事务也不能用这么简单的逻辑来推算,到底谁才是元凶、甚至到底能不能查出真相,不妨等等再看。

老司机今天想聊点更细节的东西——这两条水下天然气管道到底是怎么被破坏的?

需要专用船只铺设水下管道

负责建造和运营“北溪”管道的北溪AG公司表示,两条“北溪”管道主要铺设在波罗的海水下约70-100米的海底,为了抵御巨大的海底水压和输送天然气时的高压,管道设计得非常坚固:它们通常由27-41毫米厚的钢制外壳构成,外面还有60-110毫米厚的特殊涂层。铺设时需要用专门船只将管道一节一节地焊接起来,再送入海底。一般而言,没有外部的巨大冲击,这种管道是足以保证安全性的。

“北溪”管道还是很结实的

因此问题就来了,在水下100多米的海底,会遭到什么外力呢?有专家认为,这个锅不太可能让“焊接故障”来背,因为焊接导致的泄漏,怎么也不会导致管道内部的压力降到零,更不可能在3个地方同时发生。

对于爆炸与“二战时遗留炸弹”有关的猜测,同样是外行话,因为在海底铺设管道之前,肯定要进行包括排雷在内的水域清理,然后才能铺设。况且真要考虑遗留炸弹的因素,相距甚远的三个地点也不可能分别有三颗遗留炸弹同时爆炸啊?

排除这些因素后,几乎就可以肯定这一定是有人(国家)故意而为之,德国方面更是得出结论——“只有国家行为体”才能做到这一点。

的确,从技术手段而言,虽然一般外力难以对百米海底的管道构成威胁,但要换成武装到牙齿的现代海军就不一样了。考虑到波罗的海的水深通常只有几十米到100多米,无论是潜艇、无人潜航器、自航式水雷甚至蛙人都可以执行这类任务。

“别尔哥罗德”号特种核潜艇可以执行多种水下任务

美国“动力”网站就将这口黑锅扣在俄罗斯头上。报道称,观察家此前就已经关注到俄罗斯对海底管道或线缆的攻击能力。“俄罗斯海军拥有数量众多的特殊任务潜艇、深海潜水器和无人水下航行器,它们除了可以监听和切断海底通信线缆外,也可能被用来破坏天然气管道。”报道还提到不久前服役的“别尔哥罗德”号特种核潜艇,它可以搭载多种潜航器执行复杂的海底作业。“但该艇目前在白海作业,而且波罗的海的水深过浅,并不适合这种大型核潜艇的活动。”

呃……有点尴尬的是,这种能力不但俄罗斯潜艇有,美国和英国潜艇也有。例如美国“海狼”级攻击核潜艇“吉米·卡特”号就设置了专门舱室,可以截断海底电缆、窃听他国通讯。当然,它们都面临同样的问题——波罗的海不适合这些大型核潜艇的活动。

那么可能是悄悄行动的无人潜航器或自航式水雷吗?

这倒基本是西方和俄罗斯一致的结论。

有分析人士认为,“北溪”管道的精确位置并不是秘密,破坏者完全可以设置定时沉底水雷,在船只经过目标上方海域时将其释放到海底预定位置。英国《卫报》称,一名英国军方消息人士推测,水雷可能是从一艘伪装的商船上悄悄布下的,并在数天或数周后引爆。“这是一项需要谨慎进行的行动,但不需要特别专业的军事资源。”

俄罗斯方面的军事专家也认为,破坏水下的天然气管道难度并不高,从任何船只的舷侧都可以将设置好爆炸深度和时间的自航式水雷投下。

美国和英国都有超大型无人潜航器项目

还有俄军事专家认为,该事件更可能是通过一次性无人潜航器引爆水雷。“现在,许多国家正在研发数百种潜航器,其中就有适合类似任务的潜航器。它们大多拥有人工智能系统,因此即使在离线模式下也可以进行破坏,很难确定罪魁祸首。”

但要老司机说,这种方法存在一定的弊端——用自航式水雷或无人潜航器引炸海底管道,可能会留下水雷和潜航器的残骸,外界有可能由此追溯“谁才是真凶”。

那么更安全的办法是什么呢?当然是直接让蛙人或潜航器将遥控或定时炸药安置在海底管道上——爆炸一响,人为操作的痕迹全无。

但蛙人理论也有缺陷。因为考虑到当地海域的深度,必须在爆炸地点附近部署特种船只,以便执行任务的潜水员能减压。因此有俄罗斯专家分析说,在这种情况下,掩盖破坏行动几乎是不可能的,同时也不可能迅速逃离现场。

俄媒注意到美海军直升机在事发前几天一直在“北溪”管道上空来回飞行

不过这位俄罗斯专家恐怕没有跟踪新闻——事故发生时,美国海军正在附近举行演习。从9月2日开始,美国海军MH-60S直升机开始在博恩霍尔姆岛以东的两条水下天然气管道上空密集飞行。“美国可能在演练如何把炸药放到海底”。报道称,美国直升机一直在管道上空飞行到9月13日。美海军舰艇于21日晚离开管道所在地区。“几天后瑞典地震仪就记录到巨大的爆炸。”

何况,美国《海上力量》杂志6月14日曾透露,美国海军反水雷部队在丹麦的博恩霍尔姆岛附近大规模使用无人潜航器,“这里靠近海底天然气管道”。

俄媒还认为,英国的嫌疑也很大。毕竟英国海军有着出动蛙人特种作战的传统,二战期间就曾用水下贴炸弹的方法重创德国和意大利军舰。此外,“英国海军特种部队基地位于挪威,他们拥有水下作战所需的一切特种装备,可能是通过无人潜航器远程引爆炸药。”

延伸阅读:

北溪两条海下天然气管道爆炸震动世界 给中国提了个醒

执笔/刀斧手&九命刀

北溪-1和北溪-2这两条海下天然气管道被炸,成了世界媒体关注的焦点。

现在各方已经一致得出的结论是:有人故意破坏。

那么,究竟是谁干的?

这个问题成为欧洲乃至全球媒体议论最热的话题。

欧洲作为“受害者”,还没给出自己明确怀疑的对象。但有不少欧洲媒体和分析人士指向俄罗斯,也有不少人认为北溪管线被炸对俄罗斯也没好处,反而是美国受益最大,所以,大声指责“俄罗斯所为”的美国可能是“贼喊捉贼”。

也有人认为,乌克兰在这里面脱不了干系。

这个“罗生门”一时半会很难有确凿的答案。

但这场爆炸,给中国提了个醒。

1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最新发布的声明称,现有信息均表明北溪管道泄漏系“蓄意行为”所致。

他表示“这不是巧合,它影响到我们所有人”,欧盟将支持任何全面揭示事件真相的调查,并会采取进一步行动提高能源安全复原力,任何蓄意破坏欧洲能源基础设施的行为都将受到“强有力的、统一的回应”。

要知道,北溪这两条管道都是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关键路线,连接着俄罗斯高产的天然气田和德国的工业中心区。

一旦发生故障,整个欧洲的天然气供应都会受到影响,而冬天马上就要来了。

据报道,这三个泄漏点在丹麦和瑞典的水域,互相之间的距离非常近。

资料图

北溪天然气管道公司27日发布声明说,北溪-1和北溪-2海底输气管道的三条管线一天内同时发生损坏的情况前所未有,目前尚无法评估维修时间。欧洲专家表示,同时且在同一区域出现三个泄漏点是巧合的概率几乎为0。

一时间,欧洲人心惶惶,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随之大涨,国际舆论场也开始“互扯辫子”了。

对乌克兰来说,这是“莫斯科领导的恐怖行为”的结果。乌克兰总统顾问米哈伊洛·波多利亚克在推特上大加指责,称“大规模的天然气泄漏,是俄罗斯策划的恐怖袭击和对欧盟的侵略行为”。

瑞典东边的波兰坚决认为是俄罗斯搞的。波兰外交部认为,在北溪管道中发现的泄漏点位,可能来自莫斯科方面的挑衅行为。波兰副外长马尔钦·普日达奇也表示,俄罗斯方面一直奉行“侵犯政策”。

但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议会议员、波兰前外长西科尔斯基27日却在推特上将这次爆炸和美国联系起来。他发了“北溪”管道发生事故的现场图,并配文“谢谢你,美国。”

资料图

这到底是指美国直接破坏了北溪天然气管线,还是美国激化俄乌冲突,导致欧洲天然气管线被瘫痪,西科尔斯基没有明说。

还有一些欧洲国家开始防范能源危机,担心这个寒冬没有能源供应怎么过。

挪威现在是欧洲的主要能源供应国,挪威能源部长就表示,在北溪管道发生泄漏之后,将提高该国所有石油设施的安全戒备水平。

欧洲媒体众说纷纭。据德国《明镜周刊》27日透露,美国CIA几周前曾警告德国政府,“波罗的海的天然气管道可能会受到攻击”。

也有媒体认为,这一事件将进一步加快欧洲向新能源转型的脚步,“这一事件表明,需要摆脱化石燃料,转而支持可再生能源,并减少欧洲的能源消耗”。

欧洲一台表示,俄罗斯凭借其“十艘非凡的潜艇”成为最大嫌疑者。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俄罗斯有罪,但它是世界上“唯一能够在任何深度和所有海洋中进行水下破坏行动的国家”。

英国《卫报》称,无论俄罗斯是否是北溪爆炸事件的幕后黑手,都没有什么危险。

法国新闻台则指出,近几个月来,这两条管道一直是地缘政治斗争的主题,这会是一场将地缘危机推向高潮的事件。

推特上更是“小作文”遍地,不少网友都认为这是美国作出的动作。

网友评论

嫌疑人待定,简直是一场别样的“狼人杀”。

2

美国方面姿态是,肯定不是我干的,我的CIA早就向欧洲发出警告,有人要破坏北溪管道。

欧洲不太可能把自己的海下天然气管道炸了,在冬天来临之前,给自己增加一个巨大的麻烦。欧洲也想调查,但是爆炸发生地点是在丹麦和瑞典的专属经济区,也属于国际水域。所以,调查起来难度非常大。

美欧都有人指责是俄罗斯人干的,但是理论上说,莫斯科没有这个必要。如果俄罗斯要影响对欧洲的天然气输送,直接找个借口需要维修就能停止燃气管道供气,什么时候恢复,主动权捏在莫斯科手里。

去海底炸管道,反而破坏了自己的主动权。所以,莫斯科也是受害者之一,在动机上没有足够的理由和利益驱动。

另外,虽然有人说乌克兰最愿意看到这个结果,但是从现实来看,现在的乌克兰还没有这样的实力去北欧破坏海底天然气管道。

资料图

于是,总体来看更大的怀疑就落到了美国人和英国人身上……

美国情报人员虽然可能给了欧洲提前预警,但是“贼喊捉贼”的戏码之前也不是没有上演过。而且,欧洲断了与俄罗斯的天然气联系,美国液化天然气在欧洲的销量只会大涨。怎么看,这个事情都是美国战略收益和经济收益最大。

而英国政治精英现在一面反俄,一面也不希望欧盟能过上舒服的日子。反正,欧洲今年冬天指望能够利用俄罗斯天然气取暖的人,应该是彻底绝望了。

而且从能力上来说,英国也有非常大的可能。

英国最知名的系列电影,恐怕要数《007》了。这个英国特工詹姆斯·邦德在很多时候都展示了自己高超的潜水本领。因为,在二战期间英国特种部队和特工人员一项十分出色的能力,就是潜水作战。

这也俗称“蛙人”。

媒体普遍认为,英国皇家海军最著名的“蛙人”、王牌特工莱昂内尔·克莱伯就是“007”的原型之一。

资料图

有资料显示,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于1956年乘军舰访英期间,军情六处曾派克莱伯秘密潜近“敌舰”侦察。不想,他入水后便神秘失踪。几十年来,克莱伯之死被称为“冷战最大悬疑”。

为什么说这次对北溪管线的破坏,更可能是“蛙人”所为呢?

因为如果是某个国家派遣自己的军舰或潜艇,以鱼雷或深水炸弹,秘密袭击了北溪管线,那么参与行动的军舰或者潜艇不仅很容易会被过往的船只拍到,而且还会被空中的监视卫星拍摄到,从而留下确凿的证据。

另外,如果以鱼雷或深水炸弹袭击,爆炸后留下的残骸,一旦被找到,也会指向是哪个国家所为。

因此,整体来看,最隐匿的做法就是通过民用船只或水下潜艇,行驶到距离北溪管线较近的地方,然后派遣“蛙人”特工通过潜泳,将炸弹装置安装在管线上,最后遥控起爆。这样才会神不知鬼不觉。

根据多国军事专业人士评估,这次北溪通道被炸的地方,位于水下230英尺的“可潜水”的水域,专业潜水员可以轻松到达,然后可以放置炸弹。

当然,美英也在把嫌疑往俄罗斯身上引。

一些西方军事专家称,俄罗斯特别行动破坏小组的潜水员完全有能力在北约的眼皮底下炸毁北溪天然气管道。

资料图

他们声称,来自一支神秘的俄罗斯特种作战部队的潜水员可能是袭击北溪天然气管道的幕后黑手。蛙人小组是俄罗斯军方的一个秘密分支,而且俄罗斯的水下无人潜航器也可以部署用来袭击海下天然气管线。

美国水下战争专家萨顿(Sutton)说,俄罗斯GUGI 海军部队可能使用间谍船执行了这场攻击。他宣称,俄罗斯海军拥有当前世界上最大的秘密水下潜艇舰队,这些潜艇位于北极。“他们有能力破坏波罗的海的管道。”

萨顿说,GUGI是神秘的深海研究总局——肩负着向西方带来灾难性打击的使命,并以征用海军的顶级舰艇而闻名。

丹麦皇家国防学院研究员安德斯·帕克·尼尔森则称,俄罗斯的蛙人可以轻松地将遥控炸药提升到管道上。“从技术上讲,这并不难。它只需要一艘船,以及一些知道如何处理爆炸装置的潜水员”。

英国也在全力洗脱自己的嫌疑。据英国《卫报》报道,据英国军方消息人士称,一个可能的情况是,俄罗斯特种部队可能从一艘伪装的商船上偷偷布下沉底水雷,并在数天或数周后引爆。

资料图

瑞典地震学家比约恩·隆德探测到了在北溪管线被袭击时有100公斤 TNT 的爆炸力——挪威监测组织 Norsar 记录到事发地点当时大约2.2级的地震。管道附近发现了两起爆炸,一场在凌晨2点,另一场在晚上7点4分。

管道的运营商Nord Stream AG目前表示,无法估计天然气管线何时能修复。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亚历山大·格鲁什科28日表示,如果欧洲国家提出请求,俄罗斯有意考虑对“北溪”输气管事故原因进行联合调查。“但目前据我所知,还未收到申请。”

3

北溪-1和北溪-2是两条平行的天然气管道,全长1000多公里,从俄罗斯经过芬兰、瑞典、丹麦的领海到达德国,堪称欧洲的天然气“大动脉”。

据国际能源署(IEA)统计,2021年,“北溪-1”天然气的输送总量达到了592亿立方米,占当年欧盟进口俄天然气的近40%。由于俄乌冲突的爆发,“北溪-2”管道至今尚未启用,但管道内仍含有压力气体。

因此,这两条重要天然气管道,在海下部分遭遇爆炸破坏而陷入瘫痪,一下子引起了全球的担忧,因为这与很多国家如何保护自己的能源安全直接相关。

毕竟,如今世界上能够靠自己自足,解决自身能源需求问题的国家只有很少数的几个。绝大部分国家,都需要靠从外部采购、引进能源。如果能源供给出了大问题,将会直接影响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运转。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告诉“补壹刀”,北溪天然气管道被炸向全世界提了一个醒,当初认为最安全的能源供给方式,也会存在风险。因为过去欧洲认为,油气管道在海面下200多英尺是非常安全的,普通人和一般的恐怖组织没有能力破坏。

就中国的能源输送安全而言,我们现在主要有陆上油气管道,基本没有海下的油气管道。而陆上油气管道主要是三个方向,中俄管道,中亚管道和中缅管道。

资料图

陆上油气管道实际情况比海下更加复杂,理论上出现破坏情况和各种问题的因素会更多一些,尤其是在中亚地区。但是,因为中国和俄罗斯、缅甸以及中亚国家都对各管道安全运行高度重视,所以风险整体可控。

为了维护管道的安全运行,中国和相关国家投入了一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所以一旦有异常状况,可以点对点发现而且容易及时切断,处理难度比水下要低一些。

林伯强认为,这次北溪管道遭遇爆炸袭击,让我们不得不思考三个问题:

第一,能源供给安全已经是全球最重视的问题之一,我们也不例外。而且我们的能源对外依存度比较高,石油进口量每年大约占总量的73%左右,天然气进口量每年大约占总量的45%左右。

我们如何维护好自己的能源安全,这是一个迫切的问题。

第二,现在大家的经济水平提高了,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和标准也随之提高了,而且我们正在投入更大的努力,去改善我们的空气质量,我们的生存的环境。在这一背景下,我们的能源战略和能源政策该怎么调整。

第三,从目前看,我们的绿色能源技术要加快发展。比如说,现在中国电动汽车的数量大大增加了,这就减少了我们对化石能源的需求,对我们的能源对外依存问题,以及生态保护问题都是有益处的。

那么从长远看,我们还要投入更大的资源,去提高我们的绿色能源技术和相关的资源储备,这对我们维护战略安全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