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浩翔这次是想讲一个监制的故事,阐述一个监制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最简单的就是从头到尾讲述监制拍一部电影的前前后后,从找投资到最后上映。

同时还要贯穿这个监制的私人生活,所以中间穿插了他的前妻、女儿、新任女友,包括那个助理。所有这些事情串联起来,便可以轻松一窥一名香港电影监制的生活状态的全部。

但是就这么平铺直叙的讲一个人的故事太没趣,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每行每业都有自己的故事,用怎样的形式把普通的故事故事讲得有趣而引人入胜就是彭导发挥才华的地方。

他用了cult应有的伎俩:黑色,悬疑,幽默。
可能是去浸会大学给电影学院的学生做过类似的讲座,用监制本人自己讲故事给观众听,一边口头讲(实际上起到评论时事件、卖关子、转场、推进剧情的作用),一边用影像做插叙。

让影片主角站出来亲自充当讲故事的人,吸引观众,与讲座的观众对话就是在与电影观众对话。这种串联结构的线索的这种做法,我不知道西方哪部片子有过异曲同工的做法,但起码对我来讲颇具新鲜感。

这样的影片结构把一个普通的故事讲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充满铺垫、悬疑和惊喜,我在这里先给彭导一记掌声。

同时,作为一部电影cult片,片中很多小的桥段也很出彩。
印象蛮深的是拍驴屁处,两人抽完烟后“赶赴刑场”的悲壮场面,镜头慢放,配悲壮音乐,男主角再夸张的转身、甩甩下衣摆、大跨步······多么一幅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场面。

事实上,这种用法很多导演都用过,但依旧屡试不爽,效果不错。印象最深的就是姜文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一帮小孩儿要去找敌方小孩儿干架,大半夜的,一行男仔从大院城墙一个个慢动作走出,国际歌响起,把男孩儿青少年时期那英雄情结怀了一把大大的旧啊。

但事实上,cult片是很容易被烂导演拍成低俗非喜剧的,但这部低俗喜剧显然超出了它片名的期望。

影片借用插叙的方式讲述,但从头到尾都不突兀而显得很流畅高潮迭起,影片主要线索都围绕有没有x骡子这个问题都组织包袱,也讽刺大众心理追奇心理。却不知道被利用。“出淤泥而不染。

”还记得“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鬼才柳永吗?一个真正的文化人,不会因为他周围的东西而被掩盖的。低俗喜剧也不会因为粗口而被电影史遗忘的。

因为一部充满粗口的电影,好过一部只会用大道理去教条化电影。因为生活本身就没有那么道理。生活才是本质,源于生活又归于生活。广东话的粗口,广东人,就是这般乐观爽朗,对糟糕生活说句“叼你老姆”明天又是快乐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