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8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召开“打造全过程人民民主最佳实践地——地方立法积极践行全过程人民民主探索与实践工作汇报会”。刘永炜 图

9月28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召开“打造全过程人民民主最佳实践地——地方立法积极践行全过程人民民主探索与实践工作汇报会”,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会上获悉上海立法相关的最新情况。
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2015年7月设立的首批基层立法联系点,长宁区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七年多来已完成108部法律、地方性法规和政府规章意见征集,归纳各类意见建议2000余条,162条建议被采纳,其中全国人大采纳121条。
截至2022年9月底,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设立六年多以来,总共对97件法规提出12340条意见,其中1148条意见被不同程度采纳。
上海是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的首提地,正在把全过程人民民主融入上海城市发展的全过程,融入人民城市建设的各方面,努力打造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最佳实践地。
上海已建立比较完整的公众参与立法制度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首批10个基层立法联系点设立于2016年,在全面评估首批联系点的基础上,2020年上海将联系点数量优化调整到25个,点位也从街道、乡镇扩大到园区、企业和协会,并全覆盖布局在全市各区。
上海市人大法制委主任委员陆晓栋表示,联系点提出的立法建议数量和采纳数量呈逐年增长。例如,2020年,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提出建议数和采纳数分别为2770条和254条,2021年这一数据分别为3103条和354,2022年仅1月-9月底就达到了4467条和497条。
陆晓栋说,上海市人大已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公众参与立法的制度和形式,包括法规草案公开、立法调研座谈、立法评估和论证、立法听证以及基层立法联系点等,需要做的就是要进一步完善制度机制和程序,在加大实施力度,增强工作成效上下功夫。
例如,在编制立法规划计划过程中,要向市级、区级乃至街镇等基层单位和高校院所以及专家学者等多方面征求意见,认真研究各方面提出的立法建议选题,从立项源头上发扬民主、科学决策。
在法规草案公开征求意见过程中,坚持原有登报征求意见的同时,充分利用信息网络的便利性、及时性,进一步增强草案公布的知晓度,并注重加大反馈力度,在广泛汇聚民智、最大限度凝聚立法共识的同时,进一步提高公众参与的体验感和获得感。
在立法调研过程中,进一步完善立法调研工作方式,综合运用座谈会、实地调研等多种方式深入基层摸清悟透实情,围绕痛点堵点难点问题,梳理出各方普遍反映的制度体制机制瓶颈。
在陆晓栋看来,基层立法联系点要充分发挥接地气察民情聚民智惠民生的立法“直通车”作用,放大其深耕基层、联系基层的基层属性和联通属性功能,推进联系点参与立法从“立法中”向“立法前”“立法后”两端延伸。
采纳外滩交警、外卖员和初中生的建议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立法中,有来自各行各业普通人的声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黄浦公安分局交警支队的民警黄俊。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2021年,黄浦公安分局交警支队的民警黄俊因为参加脱口秀节目火了一把,比起上节目,他更关心市民的交通安全。2021年,上海最新出台的《上海市非机动车安全管理条例》中,就有来自黄俊和一线交警的建议。
黄俊说,从警九年多,工作中他难免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故,有些很惨烈。一次非机动车与小轿车的事故发生后,促使他认真思考电瓶车是否应该要求驾乘人员戴上头盔才更安全。
较真的黄俊通过公安内部数据以及互联网进行调查研究。他发现,在摩托车、电动自行车驾乘人员死亡事故中,约有80%为颅脑损伤致死,而正确佩戴安全头盔能够将交通事故死亡风险降低六到七成。
2020年,上海市人大将《上海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纳入立法计划,广泛倾听社会各界意见。黄俊通过黄浦公安交警支队、市公安交警总队积极献策,建议将 “电动自行车驾乘人员佩戴头盔”纳入立法。
2021年2月26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上海市非机动车安全管理条例》。此时,黄俊欣喜地看到,“电动自行车驾乘人员佩戴头盔”的规定被明确写入法规第二十二条第五项,基层执法人员的呼声得到了回应。
黄俊感慨,如今,上海电动自行车的戴盔率已达到95%以上,大街小巷各色各样的头盔甚至形成了上海街头特有的一道靓丽风景线,而涉及电动自行车死亡交通事故数则显著下降。
90后美团外卖小哥黄涛的呼声也在这部立法中被采纳。
外卖小哥为了跑单赶时间,时有交通事故出现。黄涛说,2020年底,上海市人大立法人员来到外卖企业调研、听取意见,他和同事们就交通安全提了建议。
“后来,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法规条文中囊括了我们提出的意见。”黄涛说,《上海市非机动车安全管理条例》的法条明确了企业的安全管理责任,也强调了驾驶人责任等等,特别是第三十三条中,要求公司要根据交通状况,合理确定配送时间和路线,避免引发交通违法或者交通事故。
在《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中,则有未成年人傅裕的建议。
傅裕是上海市延安初级中学的学生,得知上海对未成年保护条例修法时,他和身边的同学们积极参与了条例草案的前期调研。“我与另外四位同学观察到身边同学沉迷网络游戏、盲目追星的现象,因而在意见中特别提到网络保护,以及对网络产品和服务提供者的责任要求。”傅裕说。
2022年2月18日,《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修订案正式表决通过。傅裕等几名初中学生的建议都被采纳在条例第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三条中。傅裕兴奋地说,加入了“少年声音”的《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更贴近青少年。
“我没有想到市人大如此重视我们稚嫩的声音,没有想到少年的建议真的被吸纳入了法条,更没有想过我们可以为青少年群体争取权益。”傅裕说,他感到很荣幸和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