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贵今年四十八,他常年在外打工,一般一年回家一趟,但因为打工的地方太远,有时候买不着票,可能过年都回不来;儿子儿媳妇住在城里,刘贵的妻子帮着上班的小两口带孩子;而刘贵的一双老父母,则在农村老家住着。

原本热热闹闹的一家人,却分隔在天南海北三个地方,实在是写尽了普通人生活的艰辛和无奈。刘贵也盼着能停下来,和妻子回老家,陪着老父母,过悠闲安稳的生活,但是,生活却一直推着他,让他无法停下来。

“等儿子上了大学我就不干这苦活了”,“等儿子结了婚成了家我就不往外跑了,老家工资少点就少点”,“等把给儿子买房的外债还清就好了”,“我再多干几年,孩子们养娃娃辛苦”。。。结果一年又一年,快五十了,刘贵还在外奔波。

这天,刘贵从工地回到简陋拥挤的住处。工友们都累了一天,大家没说几句话,就纷纷进入了梦乡。

刘贵梦到了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农村老家,宽敞的院子里,刘贵的父亲躺在藤椅上,刘贵的母亲在给院子里的丝瓜秧浇水:

“今年雨水好太阳好,你看咱家的丝瓜、黄瓜、豇豆长得多好啊。”

“可不是,咱们在老家多得吃不完。贵子还有他媳妇、咱小孙子,在外头可没这新鲜蔬菜吃。年初咱孙子回来的时候还说呢,城里的蔬菜贵的很,炒起来一点香味都没有。唉,可惜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又没啥蔬菜了。”刘贵爹叹气。

刘贵妈说道:“我腌了几大缸白菜、冬瓜和豆角呢,他们过年能吃上!”

“腌的哪有新鲜的好吃啊~”刘贵爹摇头。

刘贵一下子醒了。他仔细地回味这个梦,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也许是馋地里的蔬菜了。”刘贵想。

然而第二天夜里,刘贵又梦到老家的父母了:

这次是在父母的卧室里。刘贵妈拿着两个存折,问身后的刘贵爹:“老头子,我把存折包在手帕里,放在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安全不?他能找到不?”

刘贵爹不耐烦地挥挥手:“哎呀,这房间就这么大点地方,你放心吧,你搁哪儿孩子都能找着。别操心,再说,你有几个钱啊?说不定最后孩子都给咱花了,还不够呢!”

第三天,刘贵梦到父母手拉着手站在院子里。

刘贵妈说:“老头子,我好想再拍一次全家福,咱只有跟孙子孙媳妇的全家福,还没跟小重孙拍呢!”

刘贵爹:“哪能全有你想的那么美?你还没说你还在等咱小重孙结婚了再跟你拍一张呢,你能等到那时候吗?”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刘贵都梦到了父母,而且每次都是不同的场景。每一次,都只有刘贵父母两个人,他就像一个看客一样,只能看着,而不能过去交流。

刘贵觉得,自己这是想家了。他拿出手机,拨打父母的电话。刘贵的父母已经快八十了,两个老人连那种老式的老人机都不怎么会用,给他们打电话,常常打不通。再加上刘贵每天都忙,也很少打。这一次,依旧没打通。

刘贵又给妻子、儿子打了电话,刘贵妻子说:“我两个月前给家里打过,通了。老两口正在家里腌酱菜呢。”

转眼到了第十天晚上,毫无例外,刘贵依旧梦到了父母,只是这次,让他感觉怪怪的:

刘贵爹和刘贵妈躺在床上,刘贵爹说:“老伴儿,我感觉我身上臭臭的。”

刘贵妈笑一声:“十天了,你不臭谁臭?”

刘贵爹叹气:“离过年还有好久呢,咱到时候得成啥样了,会吓到孩子们吧?”

刘贵妈说道:“放心吧,你再臭一个月,邻居刘大妈就得跟她儿子告状,她儿子肯定能说给贵子听。”

刘贵一下子惊醒了,他的心砰砰跳个不停,总觉得这个梦不吉利。旁边一个工友也醒了,递了支烟给刘贵:“老刘又做梦啦?你这段时间好像天天做梦呢?”

递烟的工友姓马,据他说小时候家里穷,他爹妈曾经把他丢在道观好几年,所以他也学了些本事。大伙调侃他,就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马道长”。

刘贵想到马道长平时说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就把这十天以来,每晚都梦到老家父母的事情说了。不料马道长听后,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他一拍大腿:“老刘啊!不是我吓唬你!你爹妈八成是出事了!你家里没别人吧?还是赶紧回家一趟看看吧!”

刘贵本来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又听这么一说,第二天就跟工头请了假,坐了火车回老家,而在火车的这一晚,他没有再梦到自己的父母。

两天后的傍晚,刘贵回到了老家:

“老刘啊,怎么突然回来了?”路上有村里人打招呼。

“我担心我爸妈,回来看看。你们这段时间有看到他们吗?”刘贵问。

“诶哟,这么一说,我好像好多天没看到你爸妈了。不过老人家也不爱出来多走动,我上班也忙。。。”那人说道。

刘贵连忙往家里走,到了家门口,他砰砰敲门:“爸,妈,我是贵子!我回来了!”

敲了好一阵,没有回答。刘贵只好去包里翻钥匙,打开门,屋子里静悄悄的。厨房的水池里还放着两个脏碗,已经发霉了。

刘贵快步走到老两口的卧室,接下来他看到的场景,终生难忘:刘贵妈倒在卧室的地上,刘贵爹就在旁边,上半身靠在床尾,下半身歪在地上。老两口的头发已经脱落了一半,卧室里弥漫着臭味。

后来经过鉴定:刘贵妈是死于脑梗,而刘贵爹则是心脏病发,老两口几乎是差不多的时辰发病的。根据推测:可能是刘贵妈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脑梗突发,倒在地上,刘贵爹看到了,或者是绊到什么,或者是一时心急,心脏病发作了,手边又没药,也去了。。。

刘贵嚎啕大哭。他本来还想着:自己再辛苦几年,再挣几年的钱,就回来一心一意照顾父母。没想到。。。

村子里的人见了也纷纷抹泪,大伙都说:“人老了,真可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