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就我和老板两个人,公司一年赚100万,我只有5000要撕破脸吗

首先你称他为“老板”,那就是说,他是老板,你不是,工资是他发给你,而不是你发给他,那为啥呢?因为是他聘用了你,而不是你聘用了他。做生意的结果除了赚钱,还有一种叫“赔钱”,即便是他一年纯利100万以上,可同时他也承担了风险,若你觉得这份薪资和你的付出不匹配,你心里不平衡,你完全可以和老板去谈,谈的结果也会是两种,一种是涨工资,甚至是拿分红,一种就是你放弃这份5000块的工资,撕破脸走人,要不要去谈,就看你能不能承担这个风险。

我老公当年在原单位工作的很不愉快,于是就辞职回家了,在这边遇到了后来的老板,那是一家比原单位还小的公司,小公司也想要发展,老板想要开拓市场,但是始终没有合适的销售,也没有有利的资源,我老公的出现给他带来了希望。我老公一个人去跑市场,是其他的炒货公司发报价单,拉客户,自己一个人既管销售,又管结账,还管送货,跑了一个多月,他一个人的业绩比那一个门市店的都多,老板为了支持他,特意跑到厂家去死缠烂打要货源支持,低成本价,加上阶梯制返点的货源供给,让他们这个小公司一下子在圈子里声名鹊起。老板特意成立了渠道部,我老公是部门经理,负责产品的选品,订货方案,销售方案的制定,整个部门在成立之初只有我老公一个人,老板把整个部门的招人用人都全权交给我老公负责了。

一年以后,他们公司发展壮大了不少,部门有十几个人,而且还成立了二部,我老公自知自己能力有限,不愿意争抢,只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好,把部门人员任用和与厂家订货方案制定的大权都交还给了老板,他说,老板信任是一方面,但是咱自己要有分寸,毕竟那是老板一个人的买卖,人家信任咱,咱自己不能不拿自己当外人。工作上大家都尽量做好自己的事,可是私底下,有人是真的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了,有一次周末休息,二部的那个负责人刘吉生提着酒菜去我家,说是趁着休息,想跟我老公喝点,他俩喝酒的时候,我也在旁,听着刘吉生的话头说着说着就有点不对味儿了。

刘吉生跟我老公说,他来得晚,但是他也听说了一些以前的事儿,在我老公来这公司之前,这公司连渠道部都没有,现在公司能发展到这个程度,有一半以上的功劳都是我老公的,凭啥我老公每个月除了多那几百块的管理底薪,其他的和普通销售一样按业绩提成呢?他都替我老公感到不公平啊!我老公呵呵笑了笑,说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掏钱压货的是他,承担风险的是他,难道赚钱的不应该是他吗?我出力干活,按照绩效拿钱,有什么问题吗?做人要知足常乐才好,还是喝酒吧。

送走了刘吉生,老公跟我说,真是人心难测啊,刘吉生是他一个朋友的战友,是通过我老公进的公司,刚来的时候很是憨厚,可一段时间之后,他毛遂自荐说能帮我老公分担一部分重担,私底下拉了一票人要求成立二部,保证业绩不输我老公,与此同时,他又私底下跟我老公说,老板慧眼识才,他盛情难却,让我老公别记恨他。

我老公才没那闲工夫把他放在心上呢,该干嘛还干嘛,为了刘吉生这事,他那个朋友,也就是刘吉生的战友找过我老公,说很抱歉,他没想到刘吉生是个两面三刀的人,也没想到刘吉生会给我老公找麻烦,他们老板也特意带着老板娘去过一次我家,说是我怀孕了,特意去探望,实则是专门跟我老公说刘吉生的事。老板本不想用他,可是刘吉生手里有几个客户实力不小,他还不想放弃,不过他已经安排亲近的人进了刘吉生的二部,至于我老公这里,老板只说了一句话,他说你放心,老哥不是个心没数的人。

第二年我生孩子的时候,由于事出突然,刚37周零三天,产检发现异常,必须紧急剖腹产,婆婆和妈妈都远在千里之外,我们身边没有亲近的人帮衬,老公那边还有几十万的货款必须他本人去收,住院那几天他是医院公司两头跑。那种情况下,他们老板娘亲自跑到医院去照顾我,刚做完手术,我还插着尿管呢,尿袋满了都是老板娘给倒的,我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可老板娘说没啥,都是自己人,应该的。

孩子满月酒的时候,老板娘一直帮我照顾孩子,老板一直陪坐在我婆婆身边,还特意举杯敬我婆婆一杯酒,说他公司能有今天,有一多半是我婆婆的儿子的功劳,尽管我知道我婆婆啥都没听明白,但是她知道那是公司老板,老板说话时候很是动容,我婆婆听的也挺高兴。老板说了他心里有数,也确实那么做的,年底的时候,他额外给我老公的卡上打了十几万,说那是根据渠道部全年为公司创造的盈利比例,给我老公的分红,是他觉得我老公该拿的。第二年转过年来,还没到五一的时候,刘吉生就离开公司了,听我老公说,是刘吉生找老板谈了,他想按年薪制拿工资,要拿全年业绩的总分红,老板没同意,公司每个月跟厂家订货,到年底是有年度业绩总返利的,走货量大,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呢,老板不愿意把这个也算做刘吉生的业绩,刘吉生不乐意了,直接开口跟老板借二十万,说老板就算看在私下兄弟的份儿上,也不该拒绝,可老板还真就拒绝了。

为此刘吉生愤然离开公司,他觉得公司离开他会是一大损失,毕竟他的影响力还是不小的,可谁知老板还真没把他当回事。后来因为家庭的原因,老板有了举家迁移的想法,公司也就顺势收了,临走之前,他把公司不少的资源都留给了我老公,也算是在我老公自己单干之初给了他一大助力。我觉得不管是自己当老板也好,还是给别的老板打工也好,都要明白一个道理,既然当得起“老板”这俩字,就势必要承担相应的风险,而那种只想要吃果子,不想一起担风险的人,还真不好深交,毕竟甘蔗还没有两头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