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多败儿”,这个道理直到谢云清60岁的时候方才悔悟。可有些道理明白的太晚,有些错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当吹灭了那只生日蜡烛,在三个月后被押送刑场的时候,她给子女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你不戒,继续下去,戒不掉就垮了,真的垮了,我算白活了,也白死了。”

谢云清,四川人,曾有过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在几十年前她是一名标准的家庭主妇,操持家务,照料子女,燃烧自己奉献家庭。为了带孩子她无暇打扮,为了节省开销她已经好几年没买过新衣服。

这样全心付出的家庭主妇在外人看来非常辛苦,但对于享受到妻子付出的男人来说,却觉得习以为常。“做家务活能有什么累的?”抱着这样的想法,谢云清的丈夫是越看家里的这个“黄脸婆”越不顺眼,最终在1975年提出离婚。

此时谢云清的小女儿才刚3岁,需要负责4个孩子生活的她早已脱离社会多年,突然收到丈夫要离婚的消息,她无措极了。直到看到丈夫牵着公司里一个新来的小姑娘的手时,谢云清才明白过来,这些年自己的无私付出不过是感动了自己,男人最爱的始终还是那一抹靓丽的好颜色。

离婚后谢云清只带走了4个孩子中的一半,二儿子小波跟小女儿小萍,这两个孩子成为了她生命的全部。为了供两个孩子读书,谢云清什么脏活累活都做过,她先是卖菜,后面专门做起了水盆鸡鸭的生意,每天凌晨天不亮就起来处理鸡鸭,直到天黑才收摊。

就这么劳累了几年后谢云清终于攒下了一定的资产,她瞄准时机租了一间铺面,做起了服装批发的生意,之后又发展成为了开小饭馆。1988年的时候谢云清找到了新的商机,那就是家电市场,她靠着开设店铺攒下来的资金直接租了一层铺面,做起了家电生意。

谢云清的生意越做越大,资产也越来越雄厚,在离开了丈夫与家庭后她迎来了事业的疯狂成长。但一个人的精力始终是有限的,谢云清要赚钱养家,势必在教导子女上面会有所缺失,以至于等她发现的时候,儿子小波已经染上了毒瘾。

知道儿子染上毒瘾后谢云清瞬间感觉天塌了,她知道这种东西有多可怕,但面对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却始终无法狠下心来送他去戒毒所。谢云清以为自己能够让小波戒毒,但看到小波赌瘾发作后痛苦的模样,她先一步承受不住,最后主动给钱让小波去买毒品。

惯子如杀子,谢云清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自己一时对儿子的不忍,最后竟然让女儿小萍也染上了毒瘾,一对儿女全成为了毒品的奴隶。

毒品这东西一旦染上就难再回头,是个需要不断填补的无底洞,为了供儿女吸毒,谢云清开始变卖家产,偌大的电器城就这么败落了下来,谢青云一个白手起家的女强人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但就算把整个电器城赔了进去,在高昂的毒资面前也只是杯水车薪,很快小波跟小萍就因为没有钱买毒品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为了不让孩子继续受折磨,谢云清竟然想到了一个令人无法理解的“好办法”,那就是以贩养毒。没错,谢云清开始自己主动贩毒。

吸毒都犯法,更遑论贩毒,毒品这种东西在我国是绝对禁止的东西,每年有多少缉毒警察为了防止毒品流入国内,不让无数普通人受到侵害,牺牲在了缉毒第一线。这些最可敬可爱的人很多连名字都不能留下,因为要保护自己的家人不被毒贩报复。

一步错步步错,2002年9月1日,谢云清决定跟同伙一起干一笔大的,她跟其他人一起来到云南省边界,通过特殊渠道购入了616.48克海洛因,准备带回四川售卖。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1.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四)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616.48克的海洛因,远超条款中的50克的界限。

3天后早早就被四川警方盯上的谢云清被逮捕归案,并依法被判处了死刑。

2003年3月25日是谢云清的60岁生日,也是她生命中最后一个生日,这位“慈母多败儿”的母亲将在3个月后被押赴刑场,她的4个孩子来送她最后一程。

从某种方式来说,谢云清是个好母亲,她在物质上从未亏待孩子们;但实际上她也是位失败的母亲,因为她无法看着孩子们承受戒毒的痛苦,竟然让他们深陷毒品的旋涡,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知道悔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