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黄赌毒”是法律明文规定严令禁止的行为,是国家重点打击的对象,任何人但凡沉溺其中,不仅将对自己与身边的人造成危害,还触犯了刑法,会受到法律的追责。

然而贪心不足蛇吞象,这世上永远都有人愿意为了利益铤而走险,“毒”的犯罪程度太过严重,“赌”又容易将自己坑进去导致血本无归,因此不少心怀不轨之辈便盯上了这个“黄”字,想借着网络社会作为掩护,通过拍摄、贩卖一些不雅视频来谋得利益,家住上海的沈某便是其中之一。

沈某并非寂寂无名之辈,他在演艺圈倒也有一定的名气,是上海叫的上名字的导演,正经的戏剧学院毕业,身材高大样貌也挺出众,曾出演过不少热门影视剧,自己在上海还开设了一家传媒公司,用沈某自己的话来说,最穷的时候“身上只剩一百多万”。

就连没钱的情况下沈某都能拥有普通人奋斗一辈子才能奋斗来的资金,可想而知他对生活水平要求有多高,这也是为何一场疫情下来立刻让他突破底线。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很多产业都遭受了一定的打击,沈某的传媒公司更是好几个月入不敷出,这让习惯了花天酒地的沈某很不适应。2020年的某一天,因迟迟赚不到钱而心生郁闷的沈某来到一家酒吧喝酒,偶遇了昔日好友金某杰。

金某杰一见沈某垂头丧气的模样心中便有了计较,几杯酒水下肚后提出建议:“既然大家正当生意都做不下去,不如我们开展点‘副业’,兄弟你懂拍摄也有人脉,我们拍摄点‘刺激’的视频怎么样?”

沈某一听拍摄不雅视频来钱特别快,立刻抛弃了自己作为导演的初心,与金某杰一拍即合,二人一个负责拍摄剪辑,一个负责销往海外。

沈某与金某杰的合作开始于2020年10月,他们的视频招聘了众多演员,但主要女主角有两位,其中一位名叫项某的更是公司的“头牌”。这位项某其实本身也不是做这行的,她也是一家公司的老板,自己开设了一家广告公司。但一场疫情让她的公司全面停工,不仅赚不到钱还亏了不少,可以说是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

一开始项某也犹豫过,拍摄这种东西被亲朋好友发现了怎么办,但沈某告诉她这些视频都是发往海外的,国内根本看不到,这才让项某放下心来。谁知道由于沈某拍摄手法比较专业,拍出来的视频整体质量比较高,在国外竟然火了,还传回了国内,项某也被身边的朋友发现,视频直接传回给了项某。

这个时候项某如果选择退出倒也算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但她却选择了最为错误的一种方式,那就是破罐子破摔,想着既然朋友们都知道了自己在做这一行,那还有什么遮掩的必要吗?竟又跟沈某合作拍摄了十来部视频。

从2020年10月到2021年6月这不到一年时间内,沈某靠着这十来部视频共赚得上百万赃款,如此低成本的暴利生意让沈某更加沉迷拍摄这些视频中。不过天要其亡必让其狂,沈某不知道自己在因为巨额报酬窃喜的时候,警方已经悄悄盯上了他。

让沈某进入警方视线的源头是一名12岁的少年。浙江丽水的一位家长发现自从2021年以来,自家孩子就天天抱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东西,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花钱还特别快,甚至偷偷转用自己账户上的钱。

这位家长一开始还以为孩子又拿钱去打游戏了,毕竟之前就有过这样的前科,孩子转走自己账户的钱买了一大堆“皮肤”,可等家长仔细一查才发现,孩子哪里是去买什么皮肤,他根本就是迷上了不雅视频!

为了观看这些不雅视频,才12岁的儿子就下载了一些不正经的网站,并在上面充值了好几千元的会员,每天专注看这些视频但他,学习成绩自然不会好。家长意识到这事很严重,已经不仅仅是孩子的教育问题了,于是带着孩子来到派出所报案,举报该视频网站。

丽水警方接到报案后对此案引起了高度重视,自从“净网”行动以来,国家就加大了彻查网络环境的力度,这种不雅视频网站自然在重点打击范围内。

经丽水警方调查发现,该网站背后的团伙就设立在上海,因此与上海警方进行合作,终于在6月23日被警方抓获。虽然在被抓前沈某已经有所预料,删掉了电脑里所有的不雅视频,但警方早已掌握了沈某的金额往来,再加上各种实打实的数据摆在眼前,沈某纵使想抵赖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低头认罪。

沈某落网后项某等团伙成员也没逃过此劫,接连被警方抓获。

案例分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YH物品罪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YH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YH物品牟利罪】,这条法规的重点在于是否以拍摄、传播YH物品进行牟利,很显然不论是沈某、金某杰、还是项某,他们都是抱着拍摄不雅视频赚钱为目的,因此触犯了该条法律。

而在该项罪行的量刑中,主要会考虑到拍摄或者传播的YH物品有多少,这些物品播放次数有多少,以及犯罪嫌疑人以这些视频所获得的非法收入有多少这几个方面。

在此案中沈某等人拍摄了十余部不雅视频,属于一般传播;但他们却以此牟利百万,并将视频进行了大量传播,还以此收取会员费等,已经属于情节严重的范畴,因此此案虽然尚未有审理结果,但沈某等主谋应当会被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