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诺就业保障甭想收购,不作出承诺将封锁公司大门!在韩国大宇造船和韩华集团达成14亿美元“优惠价”出售协议后,大宇造船工会的强硬反抗也如期而至。在未最终完成收购之前,大宇造船依然可能面临最终破产的结局。

出售过于仓促?工会指责政府部门“暗箱操作”

9月26日,大宇造船与韩华集团签订包括2万亿韩元(约合14.06亿美元)有偿增资方案在内的有条件投资协议(MOU)。随后在9月27日,大宇造船工会在韩国总统府前召开记者会。工会负责人表示:“这是排除当事人(工会)的单方面出售,也是给予韩华财阀特惠(低价收购)的出售。请立即中止单方面出售!”

大宇造船工会指出:“向现代重工的出售失败后,我们一直将反对同行出售、反对海外出售、反对分拆出售、反对投机资本参与、保障当事人(工会)参与等出售5大原则持续传达给韩国产业银行(KDB)和政治圈。虽然大宇造船的所有成员都想摆脱韩国产业银行债权团管理体系,但这个过程不能因为仓促或特惠而实现。”

工会负责人表示:“经过反复甄选,出售最终的选择是国防产业财阀。虽然表面上还会给予其他收购竞争者机会,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韩国产业银行已经结束了与韩华集团的秘密协商,只要盖章就可以了。”

工会负责人对政府和韩国产业银行仓促出售大宇造船进行了指责。他强调:“出售大宇造船并不是新鲜事,多年来,历届政府都试图推进出售。但是,大宇造船并不是韩国众多企业中的普通一员,而是支撑韩国造船产业在世界造船市场地位的支柱之一。”

他接着表示:“大宇造船是通过技术和生产作为国防产业支柱的企业,也是肩负一个地区经济责任的重要乡土企业,更是即使想成功出售大宇造船的政权再怎么贪心,政治家和官僚也不能仓促出售的企业。”

他还公开抨击了韩国现任政府:“尹锡悦政权上台才100多天,韩国产业银行新任的董事长也是如此,上任都还不到半年。现任政府从来没有展现过韩国造船产业的前景是什么,制定了什么方案。如果是正常的政权,首先应该说明为什么韩华集团要收购大宇造船,并寻求理解。因此,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急于出售大宇造船。”

针对韩华集团,工会负责人则表示:“韩华集团不应该像军事作战一样,通过与政权的秘密协商就占据大宇造船,而应该先证明自己才是合适的收购人选,而不是筹措了收购资金就有资格。”

工会方面强调:“韩华集团是从未从事过造船产业的企业,能否顺利运营造船厂存在疑问。此外,韩华集团此次收购是否怀有其他想法也值得怀疑,还需要观察。但政府和韩国产业银行为了斩断这一过程,非常仓促地作出了出售的决定,对韩华集团的收购理由没有作出充分的说明。因此,这是一次强行收购,也是一次特惠出售。”

“雇用保障”是前提!如不作出承诺将封锁公司大门

不过,对于此次大宇造船工会的反对出售行动,韩国劳动界预测,与2008年韩华集团计划收购大宇造船以及2019年现代重工集团推进收购大宇造船时相比,工会的反对声浪应该会有所减弱。这是因为此前工会一直极力反对的是海外出售和分拆出售,但此次向韩华集团的出售是整体出售,也是向国内企业出售,因此从工会的立场来看,算是减轻了之前的忧虑。

韩国业界还有评论认为,此次出售给韩华集团与此前的出售给现代重工集团相比,还符合工会“反对同行出售”的原则,因此对员工进行结构调整的忧虑也随之减少了。此前,现代重工集团在推进收购大宇造船时,大宇造船工会以担心结构调整和廉价出售为由,组织约300名工人在玉浦造船厂门口设置路障,导致尽职调查团队无法进入,实地调查计划最终“泡汤”。

对此,大宇造船工会也表示:“这次确实与现代重工集团推进收购时的氛围不同。”但工会的立场也很清楚,即在出售过程中,“雇用保障”应该成为明确的前提。

有分析称,大宇造船因转包企业工会组织的长达51天的罢工造成巨大损失为由,在上个月以转包企业工会为对象提出了500亿韩元(约合3800万美元)的损害赔偿诉讼,这一点反而很有可能成为变数。从韩华集团的立场来看,政府正在推进制定的“黄信封法”等争议必然会让人感到负担。

如果此次韩华集团成功收购大宇造船,工会方面也就出售后的对策提出了意见:“韩国产业银行的任务不是出售大宇造船后就结束了。为了符合韩国产业银行‘守护和培育韩国产业’的存在理由,在出售后,韩国产业银行也要防止韩华集团财阀的越轨行为,在经营正常化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

工会方面还喊话韩华集团:“韩华集团应该对健全、稳固大宇造船的经营作出承诺,也需要遵守总雇佣和发展地区经济的约定。最重要的是,为了证明韩华集团的诚意,在宣布收购的同时,应放弃对转包企业工人的损害赔偿临时扣押申请。相生不是光靠嘴说的。”

工会表示:“这是大宇造船21年来的首次出售。经历过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事件’几乎导致韩国国家破产的年轻的工人们现在已接近退休年龄。21年前刚进入造船厂的工人现在已经步入中年。他们为大宇造船的发展献出了青春并一直守护着企业。因此,在出售过程中必须给予工人们雇用保障。”

工会最后强调:“大宇造船工人面对现代重工集团财阀的不正当合并行动,没有允许他们进行一次实地调查。如今,在出售给韩华集团财阀的现实面前,我们已经重新燃起了用铁链捆住身体封锁公司大门的斗争意志和觉悟。”

据悉,在9月26日签订有条件投资协议(MOU)后,韩华集团已经作出了积极姿态,表示将通过扩大投资、增加就业岗位、扩大出口等措施,实现与大宇造船所在的庆尚南道巨济地区社会共赢的目标。同时,韩华集团还计划与船用设备配套企业以及合作公司(转包企业)等地区根基产业建立可持续的合作关系。韩华集团相关人士表示:“此次收购不仅将集团的事业协同效应最大化,还将以对国家基础产业的投资,绝不懈怠大型企业社会责任的‘事业报国精神’积极推进。集团将通过与工会的积极对话,以信任为基础,建立合理的劳资关系。”

大宇造船员工已成为准公务员?收购失败将面临最终破产

在韩国产业银行的22年管理期间,韩国产业银行为大宇造船投入了约12万亿韩元(人民币约602亿元)的国民税金,但负债比率却高达676%,未能摆脱慢性亏损。最近10年来的累计净损失高达7.7万亿韩元(人民币约386亿元),去年也出现了1.7万亿韩元(人民币约85亿元)的亏损。

韩国媒体称,大宇造船虽说是企业,但实际上是个靠税金运营的地方,员工们就像准公务员,这样不可能顺利进行经营。

当然,大宇造船劳资双方都存在道德败坏现象。身为政权降落伞的管理层拿着国民税金过安逸生活。为了掩盖巨额亏损,经常进行财务欺诈,为此,船厂工会找到欧盟总部要求不允许与现代重工业合并,妨碍出售工作。

随着大宇造船不负责任地展开低价订单攻势,韩国船企之间展开了出血竞争,让所有人都蒙受了损失。7月份造成7000亿韩元(人民币约35亿元)营业损失的转包工会的非法罢工,也是开始于低价接单后通过多层转包结构来压缩成本的过程里。

虽然最近造船业长期的不景气结束后船舶订单大幅增长,但大宇造船由于过去的低价订单今年上半年还是出现了5000多亿韩元(人民币约25亿元)的亏损,经营正常化遥遥无期。在迎来新主人后,只有进行深入骨髓的结构调整和努力提高竞争力,才能实现独立生存。因此韩国人不能再容忍大宇造船成为“吃国民税金的河马”。

据悉,韩国产业银行将截至10月中旬接受投标意向书,今年底确定大宇造船的最终收购方。

这也意味着此次收购尚未最终确定。韩华集团目前仍为优先协商对象,如果未来不出现提出更有利收购条件的企业,韩华将被确定为最终投资方。

但大宇造船工会已经开始全面抗争。如果这次也因为工会问题等原因导致大宇造船不能恢复正常,那它就只能破产了。(王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