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霍某、王某乙诉被告平凉市某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基本案情

王某甲因头晕前往平凉市某医院治疗,入院给予降血糖、补铁等对症治疗,后因腹泻转入消化科治疗,被诊断为结肠癌,治疗时医生误将正常器官切除,未将癌变病发部位及时处理,导致患者病情恶化后去世,后王某甲妻子霍某、女儿王某乙提起诉讼,要求该医院赔偿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等各种费用105万元。

裁判结果

该案诉讼中,鉴定意见书认为该医院承担次要责任。崆峒区法院审理后结合具体案情,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违背常识常理的鉴定意见书不予采信,依法认定该医院承担主要责任,并经核算死者的各项损失费用共计94万元。依法判决该医院赔偿王某甲家属各种损失67万余元,上诉后二审维持原判,该医院在判决生效后已自动履行赔付义务。

典型意义

近年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呈现多发的态势,社会关注度高,且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因其专业性强、案情复杂又牵扯到医患关系等因素,导致该类型的案件审理难度较大,而法院作为国家审判机关,应当依托司法审判职能,通过司法救济给诉讼当事人提供尽可能的平等、合理的保护。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审理时,难点在于如何判断诊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及医务人员的过错,对于上述要件,一般根据鉴定意见来予以确认。而鉴定意见书是司法鉴定机构的医学专业人员根据医院的病历等材料,结合自身的知识及经验等作出一种主观判断,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导致不同的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意见存在差异,甚至完全相反。由于专业知识的匮乏、对鉴定意见书的盲目迷信等原因,部分法院或者法官对医疗过错鉴定意见书一律予以采信,导致部分裁判结果社会效果不佳。

根据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规定:鉴定意见是民事证据一种,必须经过完整的当庭举证、质证环节。因此法院应当对鉴定意见应该严格审查,全面、客观地对所有的证据进行审核判断,必要性可要求鉴定人出庭作证,这样才能尽可能的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案中,该鉴定意见书关于因果关系的界定明显违背了常识常理,故人民法院未采信该意见,判决医院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让司法判决有是非、有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