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深,无数国人心向往之,年轻人更是魂牵梦绕。

但北上广深的房价也是高得令人咂舌,即便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房子,房价也是十万八万一平米。除非家境优渥,一般家庭的孩子,即便毕业于清北复交名校的博士生,想要买下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无疑是天方夜谭。

在上海的年轻人,一般只有2类人可以住上自己的房子,一类是与上海本地人联姻,另一类是收入高的高级白领。绝大多数在上海工作的年轻人,都只能选择租房住。

女大学生无钱租房以身抵租

小李2019年7月大学毕业,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搬离学校宿舍,小李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住宿问题。

小李来自农村,家庭比较困难,大学刚毕业,没有任何积蓄,手头拮据。小李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工作和生活,举目无亲,无人可以依靠,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

小李公司附近的房屋租金都特别贵,月租金最便宜的也要三、四千元。对小李来说,房租不是一个小数目,她试着向房东提出分期付款,或者缓2个月再付房租,但均被房东直接拒绝。

与周边房子相比,小李所看中房子的租金已经算很便宜。房东看出小李很想租他的房子,他告诉小李,房租最低3000多块,如果没有钱可以用身体换房子。

小李起初有些犹豫,但如果不租这个房子,她将没有栖身之地。“百般无奈”,小李最后与房东达成协议,用身体换房租。

由于有男朋友,小李提出附加条件,男朋友在的时候房东绝对不能在她的房间过夜,也不能发生什么事儿。但她补充说男朋友不会经常来,只有周末才可能过来。

房东问小李:“只要男朋友不在就确定能过夜吗?”小李回答:“可以。”房东提要求说每周最起码都要做三、四次,房租一个月三千五左右,大概15次。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小李与房东最后商量,暂定一个月交易16次。

留在大都市得不偿失

小李作为一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为了房租出卖自己的身体,为了“二两米折腰”。

小李完全可以找亲戚朋友借钱,实在不行可以向银行贷款来支付房租。如果自己能力不够,她也完全可以选择离开上海这样的大都市,退而求其次,到二线甚至三四线城市工作和生活。

一个人勤奋努力拼搏,接受高等教育,目的就是为了过上更美好、更自尊的生活。而小李的选择却完全背离了自己的初衷,不仅是对男友的背叛,也是对自己人格尊严的背叛。

不过,换一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会有不一样的感悟。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一些人手里掌控着多套住房,而大量外来人口,同样为这座城市作出贡献,却没有容身之所。

小李的经历,更充分体现了“房子是用来住的”这一住房理念的正确性和重要性。

国内外女大学生以身体换房租事件高发背后的动因

英国住房慈善组织Shelter数据表明:在过去5年内,至少有25万名女性为了减免房租与房东发生了性关系。

以性换租,并不只是出现在国外,事实上,此类事件国内也并不少见。男女你情我愿,发生关系本来无可厚非。但如果为了一点房租,以性换租,不仅有违道德,也有伤风化。

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外来人员多,住房租金压力大,一些年轻女性就动起歪脑筋,打自己身体的主意,底线一再降低,让自己的身价变成一文不值,得不偿失。

你怎么看?欢迎评论、转发或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