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郑敢言

美国外科医学院9月23日向中国香港分院会员发出电邮,声称由于他们居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拥有的美国外科学院院士头衔将被取消,更宣称此举是由于担心该学院身为一个外国非政府组织,“有可能抵触中国法律”,而此次取消院士头衔的决定是基于“居住地区”作为筛选准则云云。

美国外科医学院中国香港分院9月27日发表声明,强烈反对美国外科医学院基于个别会员的居住地作筛选。由于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香港会员将受此影响,故已就此事向美国外科医学院作严正跟进及反对。

立法会医疗卫生界议员林哲玄日前在Facebook上载一封来自美国外科学院的信件。该学院在信中称不再向中国公民提供院士或会员资格,并称是由于“要避免与中国有关外国组织在中国运作的法律出现问题”“尊重任何国家的法律”云云。林哲玄当时批评:“大美国说,我们尊重每个地区的法律,所以把你撵出会。我在立法会,没有一条相关的法例修订。尊重?把‘制裁’说成守法,虚伪至极。好!是时候划清界线了。”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8月初窜台后,中国已取消中美两军之间对话,并暂停双方在打击跨国犯罪、禁毒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的合作。目前看,中美双方博弈的范围仍在扩大,两国关系几乎不可能在短期内趋于稳定。在此背景下,美国外科医学院的行径,是美国启动中美脱钩的组成部分。

法国《世界报》评论指出,最近几年经济学家和跨国公司沮丧地发现,政治正确正在主导经济,而此前他们认为已经不存在障碍,就是全球已经摆脱了冷战和边界引发的不必要,而且代价高昂的竞争恢复,而且日趋尖锐。世界各国通过贸易和价值链进行互动,在全球范围内扩展工业、物流、技术和金融影响的黄金时代似乎正在结束。全球发生规范转变激进,各国企业现在需要为世界两大经济体进一步“脱钩”做准备,就是全球化经济即将分成两个对立的空间,一个由中国领导,另一个由美国领导。

“脱钩”成了中美关系近期的热词,美国参议院通过了一项法案,意在加强美国的科技和工业能力,更好地与中国竞争。《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与中国竞争,美国依然需要关税》,作者Robert E. Lighthizer认为,这项立法极为关键,因为赢得与中国的竞争对我们的未来至关重要。文章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拥有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和最有活力的科技生态系统,但中国正在用所能用上的一切手段试图超越美国。美国必须利用一切优势才能取胜。

自特朗普时期起,美国就开始推动贸易、投资、金融、科技、产业链等领域与中国的全方位“脱钩”或“半脱钩”。但从中美关系的特征和潜力来看,美国要想单方面推动和中国的完全脱钩并不现实。

多家智库预估,从经济规模来看,未来10年内,中国可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美、中两强未来在经贸上无法完全脱钩,将走上竞争又合作的态势,两国在国防相关的科技领域逐渐朝双元体系发展,其他无关国防安全的产业则可能汇流。

美国外科医学院的行径,既是美国启动中美脱钩的组成部分,也是美国启动美国与香港脱钩的组成部分。但是,美国在香港有巨大利益。

据资料显示,在香港营运的美国公司约有1400家,其中包括283个地区总部和443个地区办公室,数目为全球各国或地区中最多;在香港的外籍人士当中,美国人约有2200多人居于香港及每年有120万美国旅客访港等等。香港的美资企业总部数目仅次于中资企业,利用香港协调在内地及东亚、东南亚地区的企业运作。美国过去几年在香港的直接投资存量更接近1000亿美元。华盛顿在香港有巨大的金融利益,美国也利用香港作为跳板进入东南亚市场。

香港金融市场汇集了来自海内外的资金,美国由此分享到巨大的金融服务利益,涉及天文数目,华盛顿岂会随便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