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莱芜战役,我军以伤亡6千人的代价歼灭国民党6万大军,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军事奇迹。

在这场战争中,军长韩练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违抗领导命令,推迟一天突围,导致全军覆没,可我们却该感谢他。

莱芜之战,“不战”而胜

1946年10月,国共内战爆发。

国民党高级将领韩练成因深受蒋介石的信任,轻而易举地便取得了全面内战的总体方针,以及蒋介石在山东地区的战略部署。

1947年1月,蒋介石正式对山东解放区发起进攻。

按照原定计划,韩练成率领的46师将跟随李仙洲,在临沂地区设下埋伏,一举歼灭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华东主力部队。

2月20日,山东解放军区的关键战役莱芜战役打响。

国民党军队正欲进攻之际,突然得到了华东野战军即将放弃攻打临沂、计划秘密北上,一举将李仙洲部队歼灭的消息。

李仙洲自知如果继续死守,将面临全军覆没的危机。

他通知自己的部下:在2月22日之前全部撤离,其中也包括韩练成率领的46师。

李仙洲

韩练成接到消息后不慌不忙,以部队撤离需要足够的准备时间为由,将国军的正式撤离时间拖延到2月23日。

李仙洲认为延迟撤退一晚没有问题,便同意了韩练成的计划。

2月23日凌晨,李仙洲率领部队前往约定地点准备突围时,却突然与韩练成失去联系。

李仙洲对韩练成十分信任,未发觉不妥之处。

他担心韩练成孤军奋战恐有危险,便一直等待着韩练成及其部下,直至超过约定时间。

此时华东野战军已经蓄势待发,随着粟裕一声令下,我军对国民党军队发起进攻。

韩练成46师突然失踪,国民党的兵力部署出现了缺口。

华东野战军抓住这一机会,一时之间,李仙洲部队仓皇逃窜,不久后便全线崩溃。

短短一段时间,就导致国民党的7个整编师均被我军俘虏,5.6万大军全线崩溃,而我军仅仅伤亡6千人。

同时,错失逃亡机会的李仙洲也被我军俘虏。

国民党高级将领王耀武在听闻莱芜战役惨败时破口大骂:

“5万多人,3天就被消灭光,老子就是放5万头猪在那里,3天也抓不完啊!”

莱芜之战我军获得胜利的关键,是国民党延迟一天撤离。

显而易见,国民党将领韩练成的故意拖延是缓兵之计。

王耀武

而韩练成为什么故意拖延时间,最终导致全军覆灭呢?

原来,在莱芜战役打响的前一天,韩练成就已经来到了华东野战军,与陈毅面对面聊天。

一直以来,国民党高级将领韩练成都深受蒋介石信任。

没有人想到,韩练成其实是潜伏在国民党内部的我军红色间谍。

深入敌营,孤军奋战

韩练成曾对蒋介石有救命之恩,也正因如此,他在国民党内部深受重用,地位崇高。

193年5月,蒋介石乘坐火车来到归德火车站。

却未预料到冯玉祥提前得到消息,他派遣一支骑兵部队突袭,蒋介石瞬间被围困。

正当蒋介石绝望之际,驻守在归德附近的韩练成率领部下紧急驰援,蒋介石转危为安。

韩练成救驾有功,蒋介石对他十分感激。

自此,韩练成作为蒋介石的心腹,逐渐走向国民党的权力中心。

正如中共特工郭汝玫所说:“在当时,很多国民党将帅都认为,韩练成从此前途无量。”

在此后3、4年的时间里,韩练成连升几级,从当初不起眼的团长一举晋升为中将。

起初韩练成对蒋介石忠心耿耿。

然而抗日战争爆发后,在对抗日本的态度上,蒋介石与韩练成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韩练成对蒋介石消极抗日的行为十分不满,便积极与中国共产党接触。

在他看来,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抗日的真正力量。

事实上早在1926年,韩练成就已经对国民党军队失望,产生了投靠中国共产党的想法。

1926年,韩练成曾经向我党成员刘志丹提交入党申请。

遗憾的是,刘志丹尚未向我党报告此事,就已经惨遭毒手。

尽管如此,韩练成却始终没有放弃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想法。

1942年,韩练成终于迎来了机会。

刘志丹

1942年6月,在我党地下联络员的帮助下,韩练成与中共领导人周总理取得联系。

韩练成向周总理表明了自己弃暗投明的决心,周总理思索一番,随后说道:

“你投身革命的愿望是很好的,我们党十分欢迎。”

那时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斗争已经初露端倪。

于我党而言,第一时间掌握国民党高层信息至关重要,而韩练成的身份对我党意义重大。

最终,组织上决定派遣韩练成在国民党内部进行潜伏,成为一名红色特工。

因韩练成身份特殊,此后他一直与周总理保持着单线联系。

至于韩练成的真实身份,我党内部的知情人士也少之又少。

后来,韩练成在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担任高级参谋,接触国民党最高机密。

在此过程中,韩练成源源不断地为我军输送国民党军事机密,帮助我军在各大战场上赢得先机。

步步危机,逃出生天

李仙洲被捕后,韩练成再次同我党取得联系,请求回到国民党继续从事卧底工作。

考虑到韩练成有可能已经暴露,我党极力劝阻。

韩练成却早已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他说道:

“只要可以为人民做贡献,个人的安危不算什么。”

于是,韩练成长途跋涉一个月,终于回到南京。

李仙洲的所有部下全部被捕,蒋介石并不知晓莱芜会战中韩练成无故失踪的事情,依旧对他保持着信任。

韩练成宣称自己被共军包围,只能伪装成乞丐,一路乞讨才赶回南京。

蒋介石听后赞赏不已,说道:“你是莱芜会战唯一生还的英雄,如无过人的胆量和超群的智慧,怎能从陈毅的铁桶阵中逃出来呢?真是忠勇可嘉!”

尽管韩练成表现地天衣无缝,一人生还之事还是引起了国民党内部众人的怀疑。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蒋介石不再为韩练成安排领军职位,而是任命其为总统府参军,负责处理国民党内部的军事计划。

国民党所有的高级作战计划提交到总统府,均需通过韩练成之手传递给蒋介石,韩练成便因此掌握了所有的军事机密。

韩练成依旧与周总理保持着单线联系,将情报传送给我党。

在韩练成的帮助下,我军逐渐在各大战场上掌握了主动权。

韩练成潜伏之路十分坎坷,国民党高级将领杜聿明曾以韩练成“不贪腐,不近女色”为由,坚称韩练成是共产党卧底。

蒋介石听闻此事后自觉荒唐,加之对韩练成保持着绝对的信任,并未对此过多在意。

也正因如此,韩练成凭借着蒋介石的信任数次逃离“暴露”危机。

杜聿明

1948年,韩练成前往西北地区,担任甘肃省保安司令一职。

那时韩练成没有想到,自己也一步步陷入危机之中。

莱芜战役,原46师的一名士兵从我军战俘营逃跑,他知晓战役失败的关键是韩练成的“叛变”,遂向国民党举报韩练成通敌。

军统迅速介入调查,果真发现了韩练成同我党存在着某种联系。

军统颇为惊讶,紧急命令张治中将韩练成押送到南京接受审问。

然而张治中与韩练成关系亲密,他为韩练成通风报信,韩练成紧急前往香港。

1949年,韩练成多地辗转,终于回到了西柏坡。

毛主席、周总理等重要领导人亲自接见了韩练成,夸赞道:

“蒋委员长身边有你,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能指挥解放军,也能调动蒋介石的百万大军啊!”

革命特殊时期,韩练成虽为我党效力,却并未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成员。

为了弥补这个遗憾,韩练成向组织上申请入党。

周总理说道:“如果需要我当介绍人,就将材料给我!”

1950年,韩练成历经困难,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蒋介石听闻此事勃然大怒,又颇为无奈地说道:“他是潜伏在我身边最长、最危险的间谍,一个最隐秘的隐形将军。”

解放战争结束后,韩练成担任西北军区副参谋长、甘肃省副省长等职位,继续为新中国的建设做贡献。

1955年,因其在抗日战争、人民解放战争中的优异表现,韩练成也拥有评定军衔的资格。

然而如果从韩练成为我军效力开始计算,他应该被授予上将军衔;如果从韩练成入党之日计算,则为中将军衔。

中央军委不知如何处理,便询问韩练成的意见。

韩练成说道:“我不争什么名誉,也不想要什么军衔评定,再说我也不是什么起义将领,中将这个军衔已经是给我最高的肯定了。”

周总理对其高风亮节的精神表示了充分的肯定。

1955年,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

晚年的韩练成先后担任政协委员等重要职务,为维护祖国的统一与和平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孤身一人勇闯龙潭虎穴,不为名利,默默无闻,韩练成的一生,也是我党党员清清白白、正直廉洁的一生。

“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各族人民团结、幸福……”

这是韩练成的最后心愿,更是我党从未改变的奋斗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