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7日,德云社总队长栾云平,做了一件“先斩后奏”的事儿。

那天晚上,老郭正在玫瑰园别墅的书房读《二十四史》,正读得津津有味,栾云平推门而入,直接跪下,咣咣磕头:

“爸爸,您得原谅我!我刚刚把您一徒弟给开除了!”

老郭收起书本,神情严肃起来:

“这么严重吗?平儿不着急,慢慢说。”

郭德纲栾云平

栾云平解释道:

“郭鹤某偷偷录下咱们德云社内部会议内容,被我发现了!问他原因,他不肯说实话,我把东子叫来了,然后他才老实了,他说要交给…”

老郭拍拍他的肩膀: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啊吧平儿,没事儿。为师我啥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咱们多么困难的日子都熬过来了,还有啥不能承受的!”

栾云平似乎难以启齿:

“听……云……轩……”

听云轩

老郭愣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喝了一口茶,叹了一口气。

“情况属实?”老郭追问。

“绝对属实。”栾云平语气坚定。

老郭当年的评价

“行,我知道了。”

老郭又叹了一口气,声音低沉:

“你是总队长,看着处理吧。你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但是,也要顾全大局,别弄得太难堪,给他留点面子。他还年轻,以后还要吃饭。我和他毕竟师徒一场,没必要做得太绝…”

栾云平听到这儿,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爸爸我明白了。我这先斩后奏,您不会怪罪我吧?”

郭德纲栾云平

老郭微微一笑:

“你说,我为什么总是当着德云社400多人的面称呼你为爱徒,为什么把总队长这个重要职位交给你?因为你最忠诚,最值得我信赖,也最懂我的心思。好了,忙你的去吧。”

栾云平站起身来,拱手道:

“爸爸您辛苦,我去处理事情了…”

“走吧走吧。我想静静……”

栾云平走后,老郭突然感觉心如刀割。

老郭

这是怎么了?心爱的弟子一个个离开,各种原因吧,就是留不住。

我对他们够宽容了,还要怎么好?非得把德云社的股份分给他们,他们才满意吗?

所谓的内部会议资料,其实没有多大价值,全部公开也无所谓!只是,这徒弟的行为明显就是憋着坏心啊……

老郭又想到:

是他自己主动干的,还是金子怂恿他干的?能给他什么好处呢?

八成是金子,他心眼多啊,退出之后挖墙脚的事情没少干啊……

挖了不少人

2016年出炉的德云家谱里,被郭德纲称之为“开场艺术家”的郭鹤某,正式被革字除名,理由是8个字:

“欺师灭祖,手段卑劣。”

40多名鹤字科学员里,第一个被郭德纲给字的就是郭鹤某。

虽然他的相声水平一般,但是精通各种乐器,吹、拉、弹、唱样样都行,曾经深得老郭喜爱。

每次开箱封箱,唱曲的时候一定会带着他。

老郭表演

周九良刚刚学习三弦的时候,有一次见到郭鹤某,恭恭敬敬地向他请教:

“师哥,啥时候有空,您点拨点拨我!”

郭鹤某鼻孔向上,敷衍道:

“最近我正在准备一部新评书,实在是很忙。这样吧,等着忙完这一阵,我主动找你去,咱们哥俩好好切磋切磋!

“反正你记住一点,只要你肯下功夫,以后在德云社的乐器演奏这一块,我第一,你就是第二!加油吧!我看好你……”

周九良

周九良喜笑颜开,又给他深鞠一躬:

“谢谢师哥提携我,我一定加倍努力!我等你的信啊。”

这一等,就是五年年。

周九良失望至极,直到郭鹤某被驱出德云社,小先生仰天长啸:

“弹弦的天才!可惜了……”

加入德云

说郭鹤某可惜,是因为不仅郭德纲器重他,德云社的创始人之一张文顺也非常喜欢他,“鹤鸣”二字便是张先生起的。

寓意:“精通乐器,寄予其小鹤声鸣!”

某一年,德云书馆开张,郭德纲接自己的西河门师父金文声到北京说书,专门安排郭鹤某负责接待和照顾金老先生。

这足以说明老郭对他的好感和信任。

金子

离开德云社后,郭鹤鸣投奔曾经的师哥曹云金,希望大展宏图。

据说当年曹云金在给鹤字科学员上课的时候,对其中三位师弟关怀备至。一是曹鹤阳,二是刘鹤春,三是郭鹤鸣。

可见,郭鹤鸣对曹云金一直是感恩戴德的,这就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吧。

但是,郭鹤鸣在听云轩也没干多久,因为那里的报酬还没有德云社高。

后来拜师评书名家贾庆华。

论起来,郭鹤鸣比郭德纲还要高一辈,再提起曾经的师父,就改口称:

“德纲啊……”

如今

个人看法:

离职很正常,偷录公司机密给同行这个性质就很不好了。而且这个同行还是本公司领导的痛点之一。

在正规公司,这种行为是可以报警抓人的。但郭德纲毕竟仁慈,开除了事,由他去了。

说实话,郭鹤某的伴奏的确很棒,三弦弹的错落有致,给郭德纲、张云雷、陶阳伴奏,是锦上添花,垮台的《画扇面》也能救得下来。

离开德云社,非常可惜。

老郭评价

当然,也有网友说:

离开德云社的弟子里,除了何云伟曹云金跟郭德纲有点嘴仗,郭鹤某没说过什么吧,你看不上人家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就行了,修个家谱还给人按个叛徒名号?

家谱这东西无非是传承的,顶多再给行内人看。可你非得拿出来让所有人看,明摆着就是你不听我的,我就断你财路么?这跟戏霸有啥区别?

郭鹤某的错和那位贾老先生也有一点点关系,作为老一辈艺人不可能不懂得改投师门的忌讳,老头能收就是错了。